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诈

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诈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,五个字,就像是救命稻草一样,被许氏牢牢地攥住。

    她的眼前仿佛有一道的金光,在那道光里她看到了前世的自己,是那么的可怜,那么的无助。

    所以与其说顾世衡不肯照她说的去做而让她心冷,倒不如说她恨,她恨前世那些踩在她头上的人,所以她不能让他们好过。

    许氏呵呵笑起来,她不能死,她绝不能死。

    许氏那痛苦又决绝,恐惧又不甘的目光,让沈昌吉松开了手,在备受折磨的时候,人的神情是很难遮掩的。

    沈昌吉冷冷地道:“东平长公主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是本朝唯一一个远嫁外邦的和亲公主,当时先皇用了个不太光彩的手段,以和亲骗了西夏,夺回了边疆重镇。大齐和西夏的关系也就从此闹僵,东平长公主的命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皇上继位之后,多次让皇城司入西夏打听东平长公主的情况,派人两次入西夏,希望能接回寡居的东平长公主。

    西夏却将东平长公主归齐,当成了条件,向大齐讨要金帛岁币。朝臣一听喧哗,大齐就算是送出钱物,那也叫岁赐而不是什么岁币,只能是代表大齐施与外族的恩典,如果就这样答应西夏,大齐的颜面何存。

    所以太后最讨厌酸儒,认为他们的脸面之争断送了东平长公主的归齐之路。

    一晃又是这么多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皇上和太后还能通力合作,也就是在东平长公主身上了。

    许氏头发散乱,眉骨上鲜血直流,“太子如果促成东平长公主归齐的事,太后……也不会……再抓着通敌卖国之事不放,如果大人能借此促成西夏与大齐和谈,一定会得到皇上的嘉许和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是前世沈昌吉做的事。

    许氏努力地瞪圆了眼睛,终于在沈昌吉脸上看到惊诧的神情。

    沈昌吉相信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相信了。

    许氏试图继续向沈昌吉示好,沈昌吉却伸出手来重重地掴在许氏的脸上,许氏顿时摔在地上,眼睛一翻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站在他面前,仿佛对他所有一切都了如指掌。如果被人掌握了心思,就如同被人握住性命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许氏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他都要想方设法从这女人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沈昌吉看向陆文顕,“这件事我不想让旁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陆文顕几乎从椅子上爬起点,然后摔在地上,哆哆嗦嗦地道:“我……我不会说的……沈大人……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道:“许氏我带走了,许家那边你要想方设法应对,如果走漏了风声……”

    陆文顕看到沈昌吉阴狠的神情。

    许氏被带走,皇城司的人也去了个干干净净,除了地上的一滩鲜血,一切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,陆文顕几乎要认为方才只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“来人……”陆文顕喊着,他的牙齿抖作一团。

    小院子里都是他最信任的下人,当然可以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,但是……许家那边要怎么隐瞒?

    陆文顕望着许氏的丫鬟紫嫣,“让人将马车赶去灵顺寺,就说你家姑奶奶要在那里挂单参禅,然后再送消息去许家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许家应该就不会怀疑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又能瞒多久,许氏如果就此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陆文顕想到皇城司刑讯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可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许氏……一定不会原谅他了。

    陆文顕忽然“呜呜”哭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里。

    太子这些日子又是高兴又是彷徨。

    高兴的是在幕僚的商议之下,对西夏之事终于有了对策,彷徨的是,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能成功。

    朝廷动荡,龙颜大怒。

    他这个太子就像是一只落水狗,即便是在难得的家宴上也要受皇上的训斥,他不免心中郁郁难平就多饮了几杯酒,迷迷糊糊中,有人端了杯茶给他,然后提醒他太后娘娘这些日子心里不舒坦,因为西夏那边传来东平长公主的消息,长公主身下的两个孩子得了瘟疫先后去了。

    在先皇大行的时候,太后还怨怼先皇,做的最错的一件事,就是仿照前朝与突厥、回鹘结亲求和,将东平长公主嫁去了西夏。

    每个子女都是母亲的心头肉,太后一只记挂着那个流落在外的女儿,想要将她接回大齐,特别是平安长公主薨了之后,太后对东平长公主的思念愈加强烈。

    人老了就是如此,特别是女人,这也正是太后的弱点。

    酒醒了之后,太子立即明白,宫中有人故意在向他传递一个消息,于是他马上召集东宫的幕僚商议了一条对策。

    要为东平长公主铺上一条归齐的路,这样一来他也可以从与西夏密谋这件事上脱身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多好的计谋。

    太后不会拒绝,父皇也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可是太子更想知晓,那日给他送消息的人到底是谁?模模糊糊中,他仿佛记得是一个嬷嬷,宫中的嬷嬷太多,他一时之间没有了头绪。

    “太子爷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正思量间,内侍进来禀告,“宫中传来消息,太后娘娘连夜去了长乐殿,要在那边歇下。”

    “长乐殿从前是东平长公主的住所,虽然每日有宫人打扫,但是殿中的用具早就已经不齐全,太后娘娘移驾至此,宫中上下都乱作一团,此时连皇上都被惊动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眼睛顿时亮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讯号,太后娘娘在促成东平归齐之事,这样一来大齐和西夏就不能闹僵,一旦两国和谈,谁还会整日将通敌卖国之事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太后这样做,宁王也不敢不从,韩璋、闵怀等人也就要屈从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走进长乐殿,太后娘娘躺在东平长公主出嫁前的闺床上,这几年,太后头上长了许多白发,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皇帝来了?”

    不等皇帝说话,太后便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皇帝已经好久没有在太后眼睛中看到这种慈祥的神情。

    皇帝立即道:“母后,您要好好保重身子。”

    太后摇了摇头,“人年纪大了早晚都要走上那条路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”说着顿了顿,脸上浮起一丝笑容,“我听说,西夏那边吐了口,要用那个枢铭换东平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太后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,“太好了,我的东平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”内侍忽然喊了一声,“皇城司的吕遇从西夏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的眼睛立即亮起来,“是不是带回了东平的消息?”

    吕遇第一次被传进了长乐宫,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东平长公主曾经的寝殿,太后和皇上都端坐在哪里。

    吕遇吞咽了一口上前行了礼,稳住了心神将后面的话说出来,“禀太后、皇上,微臣在西夏边境收到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是先帝时编撰的《切韵》注1,为对应音调,以明矾水写就的密件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得这话不禁动容,这是皇城司培养的察子才会用的传递军情的方法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上面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吕遇低下头,“勿和谈,有诈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章改了好几次。因为想要用一个章节说清楚一件事,字数不好控制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完工。

    注1:解释一件事。古代已经有密码本用来加密信件,对照一本书的音调编上号码,将声母韵母合成一个字用来传递消息,即便落入敌人手里,敌人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佩服古人智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