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赖皮

第一百五十八章 赖皮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没有太阳,屋子里有些暗,但是更显得水天一色的幔帐十分的靓丽。

    裴杞堂就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奄奄一息的模样,见到琅华过来,粲然一笑,“我还没冻成冰?”

    琅华淡淡地道:“现在这个天气,想要冻成冰不太容易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有些发红,目光却仍旧是那么的清澈,“我怎么会觉得那么冷呢!”

    他已经换了干燥的衣服,盖了锦被,萧妈妈让人在床上几个角都压了暖炉,怎么可能会冷。

    琅华走过去伸出手摸向裴杞堂的额头。

    火炭一样滚热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由地一惊,不知道是因为着凉还是身上的伤严重了,不管怎么样都要先退热。

    琅华想起屋子里有胡先生留下的药,吩咐阿莫撑伞,转身走了出去,再回来的时候裴杞堂已经晕晕沉沉睡着了。

    阿莫将药化开,却怎么也叫不醒裴杞堂。

    琅华只好走过去推了推裴杞堂的肩膀,“先将药吃了再睡,一会儿胡先生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迷茫地睁开了眼睛,向琅华笑了笑,“我梦见你走了又回来了,”他双手垂在身体两边,因为发热眼睛红彤彤的,嘴唇有些干裂,“你别走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这人换了身份之后,好像脾性也变了。

    变得更加厚颜无耻似的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装模作样,”给他治了一年多的伤,她最清楚他的身体情况,就算是有伤病,也会保持清醒,现在明显的是在跟她耍赖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真的从山崖上跳下去了?伤到了哪里?裴家应该给你请了郎中吧?”

    裴杞堂叹了口气,躺在这里,他就眼皮发沉,好想就这样沉沉地睡过去。

    “沈昌吉没有那么好骗,我当然是跳下去了,只不过有冯师叔接应,但还是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一个受了伤的人,却在地上走来走去,一副没事人的模样,活该让他受罪。

    “腿还能动吗?”琅华伸出手来碰了碰裴杞堂的腿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完全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将手从被褥下伸进去,放在他的腰上,细数着他的骨节儿,腿不怕,就算断了骨头也可以接起来,真的伤到了腰上,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好了,被说带兵打仗,将来能正常行走都要佛前一炷香,感谢神佛保佑。

    但是在她的记忆里,裴杞堂并没有什么伤痛,只是传说他的肩膀有伤,拉不动太重的弓。

    上次她会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一闪而过,就是因为关于裴杞堂的这个传言,正好印证在赵翎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赵翎是化名,但是却没想到一个庆王之子竟然寄养在裴家。

    这样思量间,琅华的手就微微停顿在那里,轻轻一动,裴杞堂的额头顿时冒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琅华皱起眉头,果然这里有伤。

    望着琅华严肃的神情,裴杞堂笑着道,“你不是给我看腿吗?怎么就看到了腰上。”

    琅华抽出手来,却忽然被裴杞堂拉住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滚烫,让她一颤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别生气了,我不是让吴桐跟你说,暂时作别吗?”

    琅华本不欲理睬他,听得这话却扬起了眉毛,吴桐说的是如果他不回来就算是诀别了。这两个人不愧是主仆,总要给别人找一堆麻烦出来。

    从琅华的表情中裴杞堂看出了端倪,“难不成是吴桐传错话了?”

    已经过去的事,琅华不愿意拿出来讨论,不过既然话说到这里,琅华道:“吴桐和那些田产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那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琅华抬起眼睛,“就算是你准备要回去,我也不会给。”为了那些田产不被人查出端倪,她在家中上上下下都打点过,如果现在再给出去,就又会惹出一堆事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田产值多少钱,我心里有数,每年赚多少银子,我会分给你,直到两清为止,至于吴桐,要不要跟着我,那要问他自己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年纪,处理起事务来是那么的利落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阖起,他忽然声音很轻,就像是在呢喃,“你能不能别把我处理的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话刚说完,阿琼走进来凑在琅华耳边,“小姐,陆三爷来了,就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这个院子并不大,一会儿胡先生还要过来,如果让陆瑛进门,势必无法解释裴杞堂为什么会躺在她家的西院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你跟陆三爷说,我回来之后就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阿琼点了点头,刚走出去。

    琅华又叫来萧妈妈,“您也去看看,下着雨,天又冷,让三爷早些回去。”

    看到萧妈妈之后,陆瑛应该就会放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瑛上了马车,回到陆家之后及跟程颐两个人进了书房说话。

    程颐道:“三爷做到这个份上,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在人前为顾家说话,又听说顾琅华为父伸冤被裴大人同情之后才离开,才被父亲盘问了昨晚的事,就冒着雨去顾家探望。

    该做的事,他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还觉得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就像是顾琅华突然出现在杭州,突然与许家彻底闹开,还递了诉状。

    从父亲的表现来看,父亲应该走的是太子的路子,与许家同出一辙。

    顾琅华与许家作对,与韩璋等人交好,难不成真的投奔了宁王。

    程颐知道陆瑛在想些什么,“三爷……如果顾家和老爷那边不对付,将来您要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,”陆瑛哂然一笑,“以我的资历,没有的选择,不论是太子还是宁王都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程颐忍不住道:“宁王真的可以吗?宁王是个傻子啊,怎么去跟太子争储君之位,我看顾家说不定已经被韩璋利用,将来不一定会有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瑛哥呢?”门口忽然响起陆二太太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瑛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陆二太太让人搀扶着走到门口,脸上都是惊惧的神情,“瑛哥,方才你去顾家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?是不是顾琅华也告了你父亲?”

    陆二太太的模样像是要吃人,“你父亲与我刚要出门,就被衙门里的人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,接着码下一章。

    继续呼喊月票,昨天的月票好给力啊,教主好欢喜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