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五十四章 伸冤

第一百五十四章 伸冤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许崇智憋足了力气,才说出一句话,“你胡说些什么?谁做了内应?谁串通外人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垂下眼睛,“本来是家丑不可外扬,许家非要黑白颠倒,无奈之下,我才要将这件事说清楚,许氏当时被捉了正着,人证物证俱在,我们早已经送去了镇江府衙,各位大人随时都可以查看。”

    许崇智脸色铁青,“闵大人与顾家是故交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惊讶地抬起眉眼,“许大人意思是闵大人为我们顾家篡改证据?许家为了脱身,还要陷害朝廷命官不成?”

    闵怀是要来杭州任职的,他的考绩要送到闵怀手中,他当然不能得罪闵怀。许崇智差点气得晕厥过去,现在他是前有狼后有虎,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怎么会突然闹成这个样子,本来这件事与他并无关系,他来的时候还想着高台看戏,随机应变,谁知道这里的一切就像是为他准备的一样。

    仿佛地面上裂开一个大坑,他直接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许崇智立即想起那个噩梦,也许梦中的事真的会实现,想到这里,他已经汗透了衣襟。

    琅华看了看屋子里的众人,难得杭州上上下下的官员都凑得齐,她准备好的状书也算有了用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不由地看了看肩舆里的裴杞堂。

    裴杞堂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,她每向前走一步,他都在前面铺好了桥,等着送她过河。

    这人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会不会是一早就知道顾家会对付沈昌吉,想要将顾家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前世里,每次遇到什么事,陆瑛都要和她一起分析利弊,陆瑛总说上到朝廷里的大人物,下到内宅里的女眷,不论做什么总是有迹可循的,尤其是这个裴杞堂,只要与他沾上边的事都会被人议论纷纷,有一个正七品的司谏知道裴杞堂喜欢半夜里吃“得月楼”的阳春面,竟然买下了“得月楼”只希望得到裴杞堂的青睐。

    他还是赵翎的时候,她就知道此人心机颇深,现在他成了裴杞堂,更可以肆无忌惮的谋算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角流出一丝笑意,琅华冷冷地瞧了他一眼,不愿意理睬他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人,”琅华从萧妈妈手里接过告状,“昨日来这里的时候,民女以为必死,顾家的冤情也会随着沉入钱塘江,没想到裴大人会伸手施救,如今民女大胆向各位大人诉冤,我父亲顾世衡之案另有疑点,请各位大人重审此案。”

    重申顾世衡的案子?

    杭州知府将手里的茶碗放在矮桌上。

    许崇智沉着脸,“顾世衡在湖州出了事,与杭州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湖中在杭州的南边,当时顾世衡死在湖州,那些盗匪却是在杭州抓到的,因此是湖州派人来杭州连夜过审,结了这桩案子。

    祖母说过,当时的许家还去打听了消息,确定了盗匪招供的全都属实,但是那些盗匪却没有招认出:父亲在山里人家养病,而后却又遭大火之事。

    显然这里面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琅华不想与许崇智多费口舌,直接将告状交到裴思通手中。

    裴思通看完了告状,抬起头来吩咐杭州知府,“将与顾世衡有关的案宗找出来,今日我去衙门里翻阅,”说着顿了顿,“让人去趟湖州,让主审此案的官员整理好文书,一并送来。”

    杭州知府没想到裴思通这样痛快地答应了顾家大小姐的请求,也许裴家是要对顾家有所补偿,只要裴大人接着这桩案子,顾家也就不好死咬着裴家不放。

    裴大人不愧是只老狐狸。

    杭州知府下意识地看向旁边的沈昌吉。

    沈昌吉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件事与皇城司无关,皇城司自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沈昌吉正在打量顾琅华,不过十岁的年纪已经锋芒毕露,说起顾世衡案子时目光灼灼。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吧,冒险前来,想要见到裴思通,为顾世衡诉冤。说起许家的时候满眼恨意,那么她是在怀疑谁呢?怀疑许家与顾世衡的死有关?

    沈昌吉对顾琅华增添了几分的兴趣,他那鹰鸷般的眼睛仿佛要将顾琅华看透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闹得满城风雨,他暂时不能向顾家下手,那就且留着他们一阵子,他一定会将整件事弄清楚,到时候他们一个个都逃不出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真可怜,”躺着的裴杞堂看着顾琅华悠悠地道,“你比我更可怜,爹死了,娘不爱,舅舅还要帮着我一起陷害你,我只是被裴家逐出家门自生自灭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裴思通听到这里火冒三丈,“你这个逆子,还敢这样说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并不惧怕来自父亲的怒气,而是对顾大小姐突然生出些怜悯之情来,本来猖狂的态度一下子变了,像是个感怀心事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如果不是我自己逃出了福建,只怕早就被裴大人打死了,裴大人为了自己的官声,连亲生骨肉都可以舍弃,你呢?你母亲为了什么连你也不要了?有这样狠心的爹,竟然也有这样狠心的生母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着摇了摇头,“早知道,我就不会那样对付你,”说着看了看沈昌吉,“冯师父说,沈家和顾家在太祖时就结下了恩怨,顾家祖上因沈家投靠了太祖对沈家口诛笔伐,这次沈大人来到江浙,还特意去了顾家讨债。”

    “冯师父知道顾家不肯将胡仲骨送来给我治病,就主动去找了沈大人,说沈大人已经答应了要与顾家算算这新仇旧恨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冷笑一声,“那都是姓冯的胡乱说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惊讶地看向沈昌吉,“大人上次去顾家原来是这个意思,怪不得祖母闹着要绝食,说只要她死了顾家就太平了,我还以为是我连累了祖母……所以我才会偷偷跑到杭州来,我愿意用一条命换整个顾家平安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扶住了肩舆的把手,眼神如刀锋般,嘴唇也凶狠地弯起,就要去摇手中的铜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知道那只铜铃。

    铜铃声响,皇城司到,只要听到铃声就知道皇城司在抓人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前世抓住了西夏奸细之后,沈昌吉才得到皇上信任,所以现在的沈昌吉一定会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可如果她错了呢?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昨天月票榜前进了一名,好开心。这是教主第一次这样关心月票榜,现在与前一名还差十几票,大家投投票帮助教主每天前进一小步吧~

    谢谢大家啦,下一章更有料哦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