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五十章 问责

第一百五十章 问责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思通正准备说话,冯师叔一个躲闪不及被沈昌吉打中,然后脚下一滑,就像一颗石子“噗通”一下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裴杞堂仿佛被眼前发生的一连串变故吓倒了,忙招手让人搀扶着回到软榻上,然后吩咐下人,“冯师父不会水性,快,让人下去找一找。”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和裴家人都纷纷跳入江中寻找,找了半晌却都没有发现冯师叔的影子,裴杞堂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沈昌吉也是面色不虞。

    一个不会水性的人,这么久没有得救,八成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闹出了人命。

    裴思通上了大船,眼看着十几个人在水中扑腾,却没有带回冯师叔的消息,沉下脸,“将杭州衙门的人叫来,出了人命就是重案,谁也不能离开这里,等到衙门的人盘查清楚,再放那些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一场宴席,却闹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些宾客与此事无关……想必方才沈大人也不是故意的,”裴杞堂还在狡赖,“让江边的渔佬儿都叫起来,只要他们能找到冯师叔,我赏金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这样大言不惭地一掷千金,将裴思通气得暴跳如雷,“要不是你,怎么会出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什么啊?”裴杞堂撑起身子,“父亲就算想要大义灭亲,也要找到证据,我虽然跟顾家有恩怨,顾家人也是安然无恙啊,冯师叔是与沈大人有了争执才落入钱塘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沈大人之前也没见过面,皇城司那些事都是冯师叔告诉我的,我想既然我与沈大人是同门,也许沈大人能卖我一个面子来宴席,这样也能给我壮壮声势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笑着看裴思通,“如果朝廷有什么事要找我询问,我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不过跟我无关的事,不要问到我头上。”

    说那些话的是冯师叔的确跟裴杞堂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沈昌吉本来想要杀死冯师叔,如今却期盼那老东西没有死,只要那老东西死了,今晚的事他就再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裴思通疑惑地看着沈昌吉,“那个人……真的是沈大人的师叔?”

    沈昌吉板着脸,“那人作恶多端,早已经被我师父逐出师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逐出师门了?”裴杞堂忽然道,“那为什么冯师父身上还有你们心意门的信物,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请他来做我的武功师父。”

    被逐出师门的人,信物当然要收回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淡淡地道:“逐出师门需要本人到场,师父一直没有找到冯师叔,所以还没有正式执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不足以服众。

    果然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方才沈大人应该活捉你师叔。”这话已经说得很婉转。

    谁都能看出来沈昌吉方才一心想要将冯师叔置于死地,因为人死了就再也开不了口,那些事赖在他身上,他也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沈昌吉显然是仗着皇城司的身份,拿了冯师叔做替罪羊。

    周围安静下来,船上的人低声议论着,这样的气氛让沈昌吉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裴思通本来与他一样都是皇上的心腹,来到江浙之后最应该同仇敌忾,他还准备提醒一下裴大人,不要将通敌卖国之事闹大,逼迫皇上处置太子。

    谁知道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与裴思通见面。

    皇城司如今成了众矢之的,裴思通很有可能为了撇清干系公事公办,如果他真的要询问赵翎和顾家的事,他手中没有确切的证据,一定会陷入被动。

    是有人故意设局?

    还是他不巧遇到了冯师叔这个损人不利己的老东西。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皇城司提举,竟然要被地方衙门的人盘查不成?如果是这样,等他回到京中一定会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裴思通显然已经做了决定,吩咐下人,“将公子给我关起来,谁也不准去见他,也不准他再踏出门。”

    老爷这样说,裴家下人不敢怠慢,立即要动手将裴杞堂抬走,裴杞堂当然不肯就范,“你凭什么关我?我不是已经被你逐出家门了?”挣扎着要起身,好不容易从软榻上起来站在地上,却被下人轻轻一拦就又倒下来。

    细细的汗珠出现在裴杞堂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琅华正好被裴思通让人客客气气地请上了大船,她听到裴杞堂闷哼了一声,好似被人伤到了痛楚。

    琅华不由地想到那陡峭的山崖,或许裴杞堂从上面跃下来的时候真的伤到了筋骨,他请胡先生上门诊治不仅仅是在演戏,琅华想要转头看过去,抬起头看到了沈昌吉的目光。

    沈昌吉也在打量裴杞堂。

    这是裴杞堂第一次出现在人前,那些对他感兴趣的人,都会从各个角度去观察他,以佐证之前关于裴杞堂的传言。

    能不能真正的变成裴杞堂,就看今晚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赵翎,不,应该说裴杞堂八成是故意装得体弱多病。

    琅华上了船之后,没有向这边看一眼,裴杞堂心里不由地苦笑,看来他不辞而别,又装模作样的演戏,真的惹恼了琅华。

    裴杞堂被关在小船舱里,裴思通吩咐裴家管事,“将客人都请进船舱休息,”说着顿了顿,“那些请来助兴的花娘和女先生另行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船行到桥边,等着府衙的人登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杭州知府谢长安听到了消息,他边穿官服边询问,“是真的吗?又闹出了人命?”

    镇江死了一个人,就引来大和尚天天念经,如果再死人,还不知道会引来什么风波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年景儿,是越少出事越好,太子殿下特意写信给他,让他伺候好了皇城司和裴大人,只要两个人顺顺利利离开江浙,后面的事也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他也的确是这样做的,衙门装聋作哑对所有的事不闻不问,只等着将皇城司这尊瘟神送走。

    裴四公子在钱塘江上设宴他不是不知道,裴家还请了皇城司的沈大人,所以他愈发肯定裴家和沈家是穿一条裤子的,只要他顺着皇城司的意思,裴大人这个钦差也不会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皇城司杀了人,裴大人命府衙派兵前去问责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该不会闹起来了吧!那他要站在哪一边才好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,为了答谢大家投月票,晚上教主还会接着再写一章,不过时间可能会晚了,大家可以晚点看,也可以明天看。

    请继续投月票给教主吧,谢谢大家~

    求月票,求打赏,求推荐票,求留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