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配合

第一百四十七章 配合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穿着黑色的衣裤,潜入钱塘江,悄悄地扒在大船边将冯师叔说的话,一字不漏地听到了耳朵里,然后急忙游回岸边禀告给沈昌吉。

    沈昌吉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又是他,又是冯师叔来坏他的事。

    皇城司每次离京办事,最重要的就是几个字:秘密、低调、冷静、准确、迅速。

    所以在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他们已经将大局稳定下来,不会给任何人准备和反悔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他来到这里却遇到了冯师叔。

    这个四处坑蒙拐骗的老东西,经常为了提高他的身份和江湖地位,将师门卖出去,现在又为了能继续住在裴家,让裴杞堂借了他师弟的名声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沈昌吉咬牙切齿,当时他只顾得抓捕赵翎,竟然没有看到那老东西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去,”沈昌吉吩咐,“准备好船只,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再这样不理不睬,一个冯师叔,一个裴杞堂,不知道要将他的名声败坏成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还知道一件事,冯师叔不会水,所以冯师叔小心翼翼从来都是绝不乘船。

    这次冯师叔居然会在大船上。

    沈昌吉有些纳闷,不过很快他就想清楚了,冯师叔爱酒如命,这样热闹的场面他怎么能忍得住不去。

    他早知道,这老东西早晚会死在酒色上。

    这是捉捕冯师叔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不管是将顾家和裴家下大狱还是捉捕冯师叔,只要成了一件事,他这一趟就值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杞堂躺在软榻上不说话,仿佛还没有听够冯师叔和顾大小姐的斗嘴。

    冯师叔说的越多,船上的人对裴家越是尊敬,很多人干脆躲去了船舱,一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的模样。

    裴杞堂微微弯起了嘴唇。

    陆瑛还站在船边,他怎么也没想到顾琅华会带着人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闵子臣低声道:“顾大小姐……胆子可真大……就算裴家不动手,用大船来撞,她掉进水里……就是九死一生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是春天,钱塘江的水已经冰冷,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,掉进水里不死也少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陆瑛心里忽然很紧张,他转头看向裴杞堂。

    “裴四公子,如果你想在这里动手的话,”陆瑛顿了顿,“我给你提个提议,最好一把火将整条船都烧了,让所有人都死在这里,否则这里的事传出去,就算是杭州府衙会不加以追究,皇城司的人也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船上的人,可都是杭州的才俊,这些人里不知将来谁会封侯拜相,今日的事不知道哪日就会捅进朝堂之上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笑得春风拂面,陆瑛能看透这一点,说明他不是一个庸才,他如今是碍着一个庶子的身份,又没有功名,假以时日真的搏了个进士出身,在家中有了说话的余地,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,所以他不能对陆瑛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陆瑛当然也有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裴杞堂看过去,“你这样为顾家争取,难不成你事先知晓顾家今晚会来,所以在船上与他们互相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陆瑛的心一沉,如果不是裴杞堂说起来,他还没有想到这一层,他并不知道顾琅华到了杭州,也不知道顾琅华今晚会来找裴家。

    这里所有事顾琅华都没有与他提及,是因为不信任他,还是觉得他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裴杞堂目光中饱含深意,“兴许顾家早就安排了退路,如果你在这里破釜沉舟,将来可就无路可走了!”

    陆瑛感觉到身后的程颐轻轻地拽了拽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陆三爷刚刚要走仕途,我看你还是不要冒这么大的险,万一搭上了身家性命还没有帮上忙,未免太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陆瑛听着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为了能掌控自己的命运,他已经做了太多的努力,姨娘对他那期望的眼神就印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方才想要保护顾琅华的心思太过强烈,就将这所有的一切都压了下去,屈从了他内心深处最渴盼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裴杞堂就像是泼了一盆冷水,将他生生地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顾琅华准备怎么做,也不知道韩璋是否在附近,更不知道裴杞堂在打算着什么,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做了决定,如果救了顾家也就罢了,万一得到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结果,他这辈子岂不是就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现在正确的做法,就是站在一旁静观其变,然后做出最好的应对。

    江面上又有船向这边靠过来,冯师叔站起身,忽然大喊大叫,“小姑娘,你还有帮手,”说着挥了挥手,“还等什么?拿下顾家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裴家先动起来,几个人准备登上顾家的乌篷船,只听“噗通”几声响起,裴家下人被萧邑扔下了水。

    冯师叔笑道:“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两下子。”

    顾家另外几条船上也遭遇了裴家下人,两伙人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落水声不停地传来,江面上变得更加的热闹。

    冯师叔道:“小姑娘,你怎么这样想不开呢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是死,明日也是死,与其被人算计了,倒不如问个清楚。”琅华淡淡地道,目光始终瞧着裴家管事和那如同跳蚤般的冯师叔,并没有向裴杞堂看过去。

    裴家管事大喊大叫,“别听顾家人说,我们可什么也没做,是他们前来寻仇……”

    萧邑道:“维纳已经在城头唱了那么多天的佛曲,就是为冤死的人超度,你们现在要将说出去的话收回,未免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两群人打得正欢,冯师叔忽然道:“哎呀呀,是我的师侄来了,”说着看向顾琅华,“方才让你走你不走,现在可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住手,”沈昌吉的声音从船上传来,“将所有人给我绑起来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整个人从船舱上顺下来,满脸笑容,“你们瞧瞧,这就是皇城司的沈大人,我的师侄,你们快快向他行礼,他可不喜欢没礼貌的人,”说着向沈昌吉谄笑,“我的师侄,你怎么这么晚才来,白白让这小姑娘搅合了半天,将顾家人清理干净,我们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请大家继续投给教主月票吧~谢谢大家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