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对上

第一百四十六章 对上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家管事笑呵呵地站在那里,“陆三爷没听过我们四公子的名声吗?”

    陆瑛明白裴家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裴四公子能和别人讲道理的话,他就不是纨绔子弟,更不会被裴家人追打了。

    如果裴家说什么都要针对顾家,不是谁一两句话都能够化解的。

    裴家管事道:“我们四公子是很讲道理的,既然是开药铺,就不能将病患推出门,本来是一件好事,如果胡先生治好了我们公子的病,我们公子会准备几百两黄金酬谢。”

    顾家也不在这里,不能跟裴家辩驳,裴家当然怎么说都行。

    陆瑛目光明亮,“顾家不会将病患拒之门外,江浙打仗的时候,百草庐都是施药给那些百姓们,谁都知道大战之后必定会有时疫,但是这次江浙没有流行时疫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百草庐帮着军队一起,用石灰掩埋死去人的尸体。如果裴家以礼相待,好生相请,胡先生一定会为裴四公子医治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从船舱里传来,“如果顾家不像陆三爷说的那样,今天非要跟裴家闹到底,陆三爷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是出自裴四公子之口。

    短暂的安静后,众人不禁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我相信顾家不会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半晌才道:“不过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陆三爷能说,不论怎么样都会站在顾家那边。”

    陆瑛一怔。

    谁会这么说?这根本就是无赖的说辞。

    裴杞堂接着道:“陆三爷,你显然还不够了解将要结亲的顾家。”

    船舱的门一动,裴家下人将软榻直接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望过去,榻上躺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,他穿着淡蓝色的长袍,头戴玉发箍,皮肤白净,细长的眼睛如寒潭般,目光灼灼逼人,面色却沉静如水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不禁诧异,这就是裴杞堂。

    裴杞堂不应该是目光混沌,一脸轻佻吗?

    他虽然静静地倚在软榻上,却有如平静的湖面,高耸的山峦,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不禁让人猜测,这个人站起身来会怎么样?

    陆瑛正想着,裴杞堂微微一笑,“在这种时候,陆三爷若是还下不定决心,是一定会输的。如果这是我,只要是认定的事,无论是谁都改变不了,一定会做到底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的眼睛忽然变得深邃,仿佛意有所指,陆瑛觉得自己明白了些什么,可是一时又捕捉不住。他还没有来得及深思,身边的人已经喊起来,“船到了,船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看了一眼身边的管事。

    管事一声吩咐,裴家下人立即又点燃了几十个灯笼挂在了船上,顿时将江面照亮了。

    江面上划来了几艘乌篷船。

    陆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船头的萧邑。

    萧邑望着众人大笑,“裴家是怕打不过我们,才找来了这么多帮手啊,”说着向船上张望起来,“裴四公子呢?你不是说要取我们顾家上下几十条性命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忍不住冷笑,“你们不要逞能,有本事一会儿就不要逃走。”

    萧邑道:“放心,既然来到这里,我们就会奉陪到底,你们准备怎么打?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挥了挥手,立即有小船将萧邑的乌篷船围了起来,小船上的裴家下人站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看着顾家人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船上开始有人议论,“顾家真是疯了,竟然这样撞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乡绅们汲汲营营多年,只要一步走错就会面临灭顶之灾,就是因为头顶上没有一个“官”字。

    裴家不同,那是世家大族,就算是裴杞堂仗势欺人,裴家也会想方设法将一切抹平,更何况还有皇城司可依仗。

    所以,顾家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声音从众人头顶传来,“我说你们……还是回去吧,本来是个好日子,闹出血来可就不好看了,你们顾家只要交出几个人,让我们四公子出了气,再将胡仲骨送过来给我们四公子治好了病,我们四公子就会放你们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好心劝说你们,你们不要不领情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抬起头来,看到了船舱顶上坐着个邋遢的小老头,那小老头正一边喝酒一边向萧邑那边看去,“我可是皇城司沈昌吉沈大人的师叔,你们可知道皇城司的手段?”

    萧邑几个人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冯师叔“啧”一声,“你们从镇江来的,应该知道那个活捉枢铭的人吧?我可是亲眼看到,那人被皇城司逼得走投无路,从山顶上跳了下来,那座山……又陡又高,从上面跳下来一定会摔的粉碎,死得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那人为什么宁愿那样死,也不愿意落入皇城司手中呢?你们想一想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正屏住呼吸听故事,没想到会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那女子的声音是从顾家的小船上传来的。

    陆瑛不由地脸色一变,忙向下望去,果然看到顾琅华从乌篷船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顾琅华,顾琅华怎么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冯师叔看到出来了一个小姑娘,更来了精神,“当然是真的,那具尸体我见过,身上的骨头都摔碎了,整张脸……已经没有脸了,小姑娘,你见过没有脸的人吗?哎呦别提多惨了。如今皇城司已经将那具尸体的头砍下来,准备带着进京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杀他?”顾琅华扬起了脸,“皇城司为什么要杀他?”

    “皇城司杀人还用得着找理由吗,”冯师叔笑道,“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琅华看着远方,目光散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“我得罪了你们家公子,也会被皇城司抓起来杀死吗?”

    风吹过来,乌篷船如同水上的一片落叶,船上的人也像无根的浮萍般随着波浪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传来裴家下人嘲笑的声音,“那当然了,得罪我们公子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顾琅华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,“也就是说,我们这些人没有死在叛军手中,躲过了西夏人的屠杀,却要死在皇城司的手中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争了半天,不是要争怎么活,而是要争怎么去死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改了又改,删删减减没想到就晚了。

    明天继续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