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章 预言

第一百四十章 预言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大太太总觉得整件事透着一股的蹊跷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竟然也为顾家说话,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要请胡仲骨看诊?

    本来她以为镇江战事结束了,皇城司来到江浙杀了赵翎,她可以好好喘口气了,谁知道目前的情势让她看不清楚起来。

    顾大太太知道自己必须要静下心,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前世会怎么发展的人,虽然一件事没有照她安排的进行,不代表所有事都脱离了她的掌控,一条路走不通,她可以走另一条路。

    陆文顕风尘仆仆地赶进了小院子,仰头喝光了一杯茶,立即道:“我已经将王仁智押送到了杭州,也是他命大,吃了我送的药就挺了过来,不过那条腿是完全废了。”

    王仁智见到他之后,立即将他当成了救命菩萨,对他毕恭毕敬,哪里还有半点丈人的模样,现在就算是他提出将王氏休弃了,王仁智也会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顾大太太掏出帕子抽噎起来。

    陆文顕看着不太对,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顾大太太将百草庐中发生的事说了,现在她就是别人口中的笑柄。

    陆文顕“腾”地一下站起身,“岂有此理,顾家真是给脸不要脸,竟然敢这样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那些话有什么用,”顾大太太道,“我问你,你有没有和王仁智交代清楚?”

    陆文顕点了点头,“王仁智以为我会想方设法营救他,所以一定会将我告诉他的话传达给皇城司的沈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沈大人相信了,就会见我,我们攀上了皇城司,一切就都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陆文顕想到这里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,这样一来他的仕途就会越来越顺。

    顾大太太看着陆文顕,只觉得心中恶心至极,本来想着靠上了叶家之后就不用依靠陆文顕在暗中操纵,没想到她会失策。

    说到底都是顾家挡了她的路,如果这次能用沈昌吉清理了顾家,那么往后不管她做什么都会顺利许多。

    不要怪她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这都是顾家自找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昌吉坐在椅子上,看着牢狱里的王仁智,上次与王仁智见面的时候,王仁智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。王仁智不但规规矩矩地按照他的吩咐做事,还将镇江地界儿发生的一切,事无巨细地写在一本册子上。

    他愿意提携这样的人,有了他们在,他才能手眼通天。他算计着,两年之内会帮助王仁智坐上镇江知府的位子。谁知道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王仁智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,浑身漆黑,骨瘦如柴,浑身散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以为王家已经在镇江根深蒂固,却一眨眼的功夫就被人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沈昌吉忍不住问,“闵怀还是韩璋?”

    王仁智摇了摇头,“都不是……是顾家……是顾琅华……是她联手闵怀在害我,沈大人,你可不能……再上当……那个顾琅华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想起顾琅华,对她的面目没有什么印象,她身上穿着的衣衫却牢牢地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每次想起来,他都说不出的烦躁。

    不过,再怎么说顾琅华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姑娘,她怎么可能将王仁智害成这个模样,只怕是王仁智现在已经失了心智,才会一通乱说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,您还记得赵翎吗?”王仁智忽然道,“您可捉住了他?”

    赵翎的消息就是王仁智递给他的,能在江浙的地界儿打听到赵翎,王仁智也算是一个人物,只可惜被闵怀一口气弹劾了二十条罪状,这次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沈昌吉道:“回京之后,我会将此事禀告给皇上,希望皇上看在你有功的份上,能够对你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眼见沈昌吉说完话就要离开,王仁智忽然着急起来,“沈……大人,沈……大人……那赵翎……并不是我……找出来的……是……是……一位通玄学的大人告诉我的……是他推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并不相信什么玄学,对于他来说,生死没有什么天命可遵循。

    可是赵翎的事,他又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留下半点蛛丝马迹的人,怎么就能被王仁智找出来,这是他始终想不通的。

    沈昌吉重新坐下来。

    王仁智道:“那位通晓玄学的大人让我跟您说,这几日内,您家中恐怕会有丧事,让您不要太难过,两年之后,您身下就会另有嫡子继承家业,不过……您要小心顾家,顾家是您这辈子最大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不由地一抖。

    江湖术士说什么命理从来都是含含糊糊,这样一来就容易蒙混过关,可是王仁智这些话却说得那么清楚,让他不得不仔细揣摩这些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真的会是这样?

    他要小心顾家?

    王仁智说完了话,整个人又瘫在地上。

    沈昌吉吩咐狱卒好好照看王仁智,然后快步走出大牢。

    他要小心顾家吗?这些日子杭州的确传出一些不好的留言,但是很快他就要回京复命,这些事都会被压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这些事都会被人抛诸脑后,没有人会记得那个捉住了枢铭的人。

    他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这些事对他来说,根本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不管是被皇上派下来的裴家,还是什么闵怀、韩璋,他们都会按照朝廷的命令行事,不会闹出多大的风浪。

    倒是王仁智的话提醒了他,也许他应该解决了顾家,永除后患。

    沈昌吉道:“去打听一下顾家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瑛也在打听顾家的消息。

    程颐道:“都是因那胡先生而起,不知道裴四爷从哪里听说胡先生医术了得,从京城赶路到了杭州,径直就去了百草庐去请胡先生上门医治,结果……胡先生根本不在药铺内,听说是去卫所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卫所这两年挤满了伤兵,胡先生经常会去帮忙,这是陆瑛知道的。

    镇江战事未平息的时候,不光是胡先生,琅华也带着人在卫所,那时候伤兵都称呼她为“顾小先生”,他听说了赶过去,琅华满手鲜血,拿着桑皮线低头忙碌着,听到他的声音,抬起头粲然一笑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他那些嘱咐的话一下子就吞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她也许就该是这样,无拘无束,高高兴兴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是更喜欢她静静地陪着他,那样一来他就会觉得心里踏实许多。

    这一年半的时间有了太多了变化,她的脸庞也经常出现在他脑海中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~

    谢谢铭宝是懒洋洋同学的和氏璧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长评支持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