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算账

第一百三十九章 算账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许崇智一下子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这话让他怎么接下去?

    刚好叶家下人端了茶进屋,叶老夫人看了看丫鬟,“小姐还没起来吗?”

    丫鬟低声道:“还没有,可能这些日子乏了,睡得很沉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嘱咐,“谁也别去叫她,让她好好睡一觉,动不动家里就闹个鸡飞狗跳的,累坏了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许崇智第一次与叶老夫人这样说话,从前只是听说叶老夫人的名声,叶老夫人虽然从宫中出来回家养老,但是叶家一直保持这高高在上的姿态。他一直以为叶家已经退出了政治中心,但是妹妹一番话点醒了他。

    妹妹说,叶家将多年积攒下来的政治资本都握在手里,这么多年半点没能消耗,并不是叶老夫人看淡了权利,恰恰相反,叶家是有更大的报复,想要将多年筹集的资本都投在一处,一击必中。

    对于叶家来说,能够值得他们这样大费周章的也就只有储君之位了。

    皇上和太后周旋太久,早晚都会爆发出来,到时候朝局混乱,谁能扶正新的储君,谁才会成为大齐真正的栋梁之才,也会被写入大齐的史册。

    那一刻,许崇智才发现顾大太太的政治才能,顾大太太将一只暖炉放在他手心里,嘱咐他好好对待叔叔和婶婶,许家才是他的依靠。

    这句话许崇智一直记在心里,他想要拉顾世衡一起在东玉先生那里进学,东玉先生与太子府的一位幕僚江先生是好友,几个人一直在为太子选拔青年才俊,能够被东玉先生举荐,就相当于接近了太子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顾世衡却一心做个乡绅,百般推脱,顾大太太劝说了几次不但没有用,还被顾世衡冷落在家。

    顾大太太是命不好,早知道他就不该与顾家结这门亲。

    “话说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的问话让许崇智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许崇智刚要开口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道:“有件事我还想要请你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许崇智忙摇手,“您千万不要这样说,您有什么事只管差遣小子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清了清嗓子,脸上露出几分的不愉快,“昨天一伙人砸了百草庐你可知晓?这可是发生在临安,你的眼皮底下,你怎么能不管不问?”

    百草庐?

    那是顾家的药铺。

    许崇智惊诧,“老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道:“百草庐的胡仲骨先生一直都在为我老婆子看诊,这两日胡先生心里不高兴,都没有来应诊……你去……想想办法,将胡先生哄得开心了,就算是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让他去哄胡仲骨?一个小小的郎中?

    他堂堂一个县丞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乜了许崇智一眼,“做不到还提什么情分,”说着站起身挥挥手,“送客,带来的东西也拿回去,那些瓷器……摆件儿……我不知道得了不少,看着也不稀奇,更没法拿来转送给别人,放在这里也是赏给下人。”

    口气一下子就硬起来。

    许崇智不懂,他到底是那句话说错了才得罪了叶老夫人。

    许崇智稀里糊涂地回到了许家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下人就来禀告,“老爷,衙门里传来消息……那裴家仿佛又去了百草庐,这……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方才叶老夫人已经动了气,如果他再不处理,只怕日后再也别想登叶家的门。

    “让人带着差役过去,不准裴家再接近百草庐。”

    下人应了一声,急忙跑出去送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杭州城门口,听完了维纳佛曲的人逐渐散去,一辆马车也跟着人群进了杭州城,马车到了一处偏僻的宅院停下,高高大大的裴思通从马车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脚刚落了地,裴家下人就跑过来,“老爷,都打听清楚了,四爷真的来了杭州,才几天的功夫就将杭州城闹得……”

    鸡犬不宁几个字被下人硬生生地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,没有人不知晓我们裴家了。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也苦起脸来,四爷别的本事没有,惹祸的本事一年强似一年。

    裴思通皱起眉头,“那混账又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道:“砸了人家的药铺,逼着人家的先生给他治病……还说,谁若是敢得罪他就会被皇城司追杀。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话音刚落,不远处一群人向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抬起头望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,裴家管事以为是要问路,摆了摆手,“我们也是刚到杭州,想要问路去前面找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刚到杭州,”那人眯着眼睛笑起来,“你一定是来杭州查案的裴大人家管事。”

    裴家管事不由地惊住,转头去看旁边的裴思通。

    那人顺着裴家管事的目光上前去给裴思通行礼,“裴大人果然与传言中的一样,一心为朝廷办事,否则也不会这样静悄悄地来到杭州城,又选这样一处宅院住下。”

    话说得虽然顺耳,但是这些人的来意却让裴思通目光深沉起来,“你们如何得知我就是裴思通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”那人笑道,“我们在杭州住了几十年,街面上来来往往的人不会全都,但是杭州城里的达官显贵我们还都认识,否则万一在街面上不小心得罪了谁,就会引来杀身之祸,更何况您的随从还操着福建口音四处打听裴四少爷的事……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下意识地去摩挲腰间的玉佩,“你们准备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”那人道,“我们大小姐让我给裴大人送份账单,还要问裴大人一句,皇城司什么时候去拿顾家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那人从怀里掏出两摞纸递给裴思通,“裴大人回去慢慢看,我们这些兄弟说不得以后就要指望裴家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了话,转身挥了挥手,一群人呼呼啦啦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裴思通的脸色有些难看,当他打开手中的账单,头上冒出了冷汗,“两万两银子。”顾家开出了两万两银子的账单。

    裴家下人也打听到了方才那些人的来历,“从前都是江浙一带无所事事的人,镇江起了战事之后,顾家请他们帮忙发放防瘟疫的药材,后来他们中一部分人就留在了顾家,帮忙运送草药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顾家借了战事,还收拢了一群这样的人为他们办事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算有了正经的活计做。

    万一顾家药铺真的关了门,这些人上门来向裴家讨饭的话……

    裴思通的头忽然大了,额头上青筋浮动,“让人去将四爷给我带来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感谢水墨雪成为教主的第六位盟主,谢谢你支持教主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