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求助

第一百二十八章 求助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还没有仔细去琢磨裴杞堂的事,萧妈妈快步走进来道:“大小姐,一位沈大人来拜会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赵翎的事应该有了准确的消息。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吩咐胡荣,“胡管事先别急,既然他们抢了我们的粮种,就一定会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如果这个人是裴杞堂,那一切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人,但是对他的丰功伟绩相当了解,裴杞堂绝不会做没有用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最关键的是应付沈昌吉。

    琅华看向阿莫,“阿莫,我的新衣服呢?”

    阿莫道:“昨儿刚刚做好,小姐这就要穿?”

    琅华颌首,看向外面的天气,“今天天气好,你们也穿起来吧!”

    阿莫和阿琼不禁面面向觎,她们还以为这些新衣服是要在小姐生日的时候穿起来,却没想到随随便便就在今天穿了。

    不过穿新衣服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琅华不忘了嘱咐,“还有荷包,也要戴起来。”

    因为今天,她们要迎接一个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老太太有些不舒服,自从胡仲骨开始给她诊脉治疗之后,她的病已经好多了,好久没有这种胸口憋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知道不是旧病复发,而是见到了皇城司的沈昌吉。

    老太爷去世之前跟她说过,只要不遇见皇城司,顾家就不会有什么大事,万一皇城司找上门一定要好好应对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上门来了,而且来的是沈昌吉。

    对于顾家来说,沈家并不陌生,那是因为在前朝时,两家私下里一直来往密切,后来沈家投奔了本朝太祖皇帝,而顾家一心避世,从此约定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顾家不会羡慕沈家的富贵,沈家也不会将顾家的秘密透露出去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微微抬起眼皮,桌子上的礼物灼着她的眼睛,“沈大人,您这是何意?我们顾家哪里敢收大人的礼物,大人想要我们做什么只管开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一脸笑容,“老太太您这话言重了,晚辈早就应该来拜见老太太,只是因为家祖立下规矩,晚辈不敢上门,可如今……晚辈遇到了难事,不得不来求助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落下了眼皮,回忆着老太爷交代给她的话。

    当年,就在她的新婚之夜,老太爷将顾家的秘密告诉了她,让她不要害怕也不要难过,只要顾家照组训远离朝堂就不会有任何事发生。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老太爷对她的信任,她发誓无论到时候什么都会挺起脊梁来,成为顾家的支柱。

    所以,当这件事来的时候,她心中没有害怕,只是感怀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半晌才道:“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自从本朝开国以来,我们顾家的子弟就不曾入仕,守着田地过日子,而今顾家已经人才凋零,不过就是个小小的乡绅,不知还有什么事能帮到大人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一脸的坦然,仿佛是在说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,从她脸上看不出半点的害怕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不得不佩服,顾家竟然压着这个秘密过了几十年。

    沈昌吉道:“顾家帮助韩将军和闵大人度过难关,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乡绅能做到的,老太太您说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话音刚落,就听门外传来声音道:“是朝廷派人来了吗?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探口气吩咐姜妈妈,“让大小姐准备些饭菜,一会儿也好招待沈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维护顾琅华的意思,不想要顾琅华被卷进来。

    都说顾老太太十分宠溺顾琅华这个孙女,现在看来一点不错,可见顾琅华是顾老太太的软肋。

    沈昌吉最喜欢用刀子捅别人的软处,因为那样流血最多,也最疼痛,他要的就是这种疼痛的感觉,格外的精致,格外的奢华。

    人生总要不时地拿到这些,才会觉得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让大小姐进来吧,我也给大小姐准备了礼物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的脸色立即变了,“沈大人,那都是老辈子的事,不要牵连家里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沉着眼睛仿佛没有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这时帘子撩起,琅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脚步声由远至近,沈昌吉抬起头看过去,这一眼却让他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顾大小姐穿着一件鹅黄色褙子,褙子上满是梅花图案。

    沈昌吉只是随便看了一眼,立即就觉得哪里不对,仔细望过去,再也挪不开眼睛,情不自禁地去找每朵梅花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看起来仿佛是一模一样的梅花,却总有细微的差别,左襟上本来是三朵五朵花凑在一起,到了右襟却偏偏突然少了那么一朵,有的枝桠长一些,有的枝桠只短了那么一点点,有的梅花里面竟然没有了花蕊,就连领口也做的怪异至极,左边的领口用蓝色做边,右边的领口是粉色的边衬,左边的袖口上有两道花纹,右边就变成了三道,花纹里面的梅花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顾大小姐耳朵上戴着的耳环,一只是两朵梅花,另一只是三朵。

    再看顾大小姐身边的两个丫头,也是一样怪异的装束。

    左边的丫头那好好的褙子上画着一片片翠竹,竹叶总有细微的差别。

    右边的丫头褙子上的菊花花瓣就像故意被人掐掉了两片一样,他不禁想要找到那两片花瓣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在跟他找茬。

    他是最在意细节的人,只要有半点的不同他都要仔细地找出来,在家中他常数梅花,那是在公务不忙的时候,放松下来练眼力。

    多年的习惯,让他根本无法忽略她们褙子上的图案……

    顾大小姐故意在跟他作对,分散他的精力,让他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沈昌吉的怒火顿时烧到了眉毛上,可是目光落在那稚嫩的脸颊上,不禁又一怔。

    一个十岁的女孩子,怎么可能故意这样做,她根本没有见过他,更不知道他的习惯,怎么可能故意做出这样的装扮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闭上眼睛,想要稳住心神。

    外面豁然传来一阵鞭炮声响,然后还热热闹闹地吹起丝弦打起锣鼓来。

    琅华笑着上前给沈昌吉行礼,“这位是朝廷派来的大人吗?那正好了,我请了乐班子准备在院子里唱《万花灯》和《满庭芳》,将庄子上的管事也都叫了来,大家正好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最讨厌的就是热闹,他豁然站起身,“让他们都给我停下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乐班子根本听不到沈昌吉的呼喝声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不禁叹了口气,“沈大人不要生气,我们乡下人就喜欢这些……您方才说什么?有什么事要让我们顾家帮忙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奉上。

    求月票,求打赏,求留言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