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风流

第一百二十六章 风流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太阳慢慢升起,天空渐渐被照亮。

    皇城司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大动干戈围捕一个人,他们用出了浑身解数,却还差点被那人逃脱,幸亏有沈昌吉带队,才能将那人堵在了深山。

    沈昌吉祖上在前朝武德司任职,常年在外将刺探来的各种消息密奏给皇帝,发现本朝太祖有起事之意进宫禀告,前朝皇帝不但不信还加以重责,沈家对前朝彻底失望,干脆投靠了本朝太祖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沈家一直在本朝的武德司被重用,直到先帝将武德司改为皇城司,命皇城司掌管宫城内守卫,荒废了武德司刺探、监察的职司,沈昌吉的祖父一身本领也就没了用处,只能致仕回家。

    本朝皇帝登基之后发生了惠王谋反案,皇帝才想起来,应该在各地广设耳目,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掌握所有情报,于是朝廷重新开设探视司,并将沈家请回来主持大局,沈昌吉就此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沈昌吉是沈家最出挑的后辈,不但继承了祖父的本领,为人更为细致,他能将所有细微的线索拼凑起来,近而找到他想要追寻的人。他与地方官员都有往来,就是要借他们的耳目第一时间掌握各种消息,几年前王仁智带给他一张字条,上面提到,庆王可能有一子尚在人世,那人化名赵翎,就隐藏在江浙。

    他开始并不当真,但是随着探视司的调查,他渐渐拼凑起赵翎这个人来。

    赵翎大约也发现了探视司的存在,做事也越来越谨慎,探视司几次深入江浙都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这样反而让沈昌吉越来越兴奋。

    抓到一个难抓的犯人才是他沈昌吉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显出他的不同。

    来江浙之前,他已经将王仁智所说的禀告给皇上,在皇上面前他承诺必然抓到赵翎。

    这是沈昌吉的性格,只有将自己逼入绝境才能爆发出更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镇江战事过后,赵翎和那些人一下子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崇明县丞王奉熙走到了人前,仿佛江浙所有的事都集中在了他一人身上,但是沈昌吉知道,这是赵翎的脱身之法,打出王奉熙,自己隐藏在其中。

    王奉熙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绝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浪,真正会成为祸患的人是赵翎,只要他在这时候抓住了赵翎,就等于将庆王一党清除干净。

    这场对决,值得他带着皇城司的精英赶来江浙,而现在,就是他收获的时候。

    沈昌吉吩咐着所有人有序地缩小包围圈,将赵翎逼上峰顶,而在那里赵翎将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韩璋赶过来,“沈提举这样大肆围捕一个人,可有什么凭据?”

    沈昌吉脸上带着笑容,一双阴柔的眼睛悄悄地观察着韩璋,“韩将军,捉不到这个人,我们兄弟也无法回京复命,若是方才将军抓住了他,或者他能停下来与我们说几句话,也不至于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这个人恐怕有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大问题?韩璋目光中透出几分的疑问。

    沈昌吉像是得到了讯号,舒展了眉眼,看来韩璋对赵翎也是一无所知,“将军……这就是我们该操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韩璋冷冷地道:“这人武功高强,帮助朝廷抓住了西夏人,就凭这个你们就不能随意伤他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道:“韩将军放心,大家都忌惮皇城司,我们也不愿处处留骂名,”说到这里他直起了腰,“但是受君上所托,任何有疑点的人我们也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韩璋微微抬起了眉毛,沈昌吉真正要说的就是最后这半句话。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直接向皇上复命,没有谁能够阻止他们。

    沈昌吉下令所有人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脚步踩过地上的枯枝落叶,惊了林中的鸟儿“扑棱棱”地飞起来,山顶的绝壁上挺立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看着盘旋在空中的鸟儿入了神,风吹过他的衣袂,在众多人面前却没有露出半点虚弱之态,他的身上散发出齐氏血脉中豪迈、刚毅、骄傲、勇敢的性情,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品格,齐氏才能从众多枭雄中脱颖而出,一举夺得天下。

    太祖爷被前朝围剿时大败,带着仅剩的十几个兵将,站在绝壁上,立下誓言:今日虽大败,他日定然夺取天下,得胜而归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豪壮。

    赵翎如今也是站在悬崖上,他却没有败,他赢了。

    庆王死了那么久,他留在江浙,护住了庆王一脉最后的火种,太后和皇上明里暗里争夺江浙,却最终谁也没有得胜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记得谁是太后谁是皇帝,他们记住的只有庆王和赵翎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百姓的维护,赵翎不可能在江浙藏匿这么多年,让他逃过了官府,甚至逃过了皇城司的眼睛。

    没有王仁智那张字条,皇城司绝不会花大量人力来寻找一个叫“赵翎”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这么多年,江浙还是属于庆王一脉的。

    而今天,庆王一脉也给了百姓回报,他们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来保护江浙,在朝廷官员各有心思纷纷退缩的时候,庆王一脉坚守在这里,冒着被朝廷抓捕的危险,在战争中身先士卒,竭力扭转江浙的局面。

    终于,赵翎不带一兵一卒抓住了西夏的枢铭,为镇江之战划伤了最后的句点,因为有了枢铭,韩御史难逃通敌之罪,江浙大部分的官员都会被替换。朝廷因为追查庆王余党引来这样的祸患,此后的几年,不会有人敢在朝堂上再提起庆王余党之事,王奉熙等人也会因此保得平安。

    赵翎为江浙的百姓赢了,他给百姓们换来了从此的安居乐业,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然而他自己呢,是不是已经想好了结局?

    沈昌吉的脸色豁然变了,他还没见过赵翎,不论生死,他都要见到赵翎整齐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。”沈昌吉豁然喊起来。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纷纷向峭壁上扑去,而峭壁上的赵翎却依旧负手站在那里,仿佛不准备再躲藏。

    终于赵翎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沈昌吉的呼吸几乎停顿了,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,想要去抓住赵翎的衣服,将赵翎拖到跟前,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探查一遍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有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在赵翎活着之前,他失去了与赵翎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赵翎从峭壁上一跃而下,衣衫在他身后高高扬起,仿佛化作了天边那飘忽不定的云朵,他的一切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有人知晓,他的面容将碎裂在河山中。

    但也许,这反而是最整齐的死法。

   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。

    最体面、骄傲的死法。

    是那般的肆意。

    是那般的风流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章节奉上。

    为小赵翎求月票啦~

    不要太难过哦,好戏还在后面~所以,挺住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