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复仇

第一百二十四章 复仇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之前听了吴桐的话还没有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现在胡荣来了交给她这些东西,就像是赵翎将全部身家都送到了她的手上,她才确定赵翎肯定是要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琅华将鱼鳞薄拿起来一张张看过去,上面土地的位置一览无余,越看她的心跳的就越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江浙最好的土地,就算是整个顾家倾尽全力也不可能买到这么多的土地。

    琅华冷静地将鱼鳞薄重新放进布包,看了一眼旁边的萧妈妈,萧妈妈立即带着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琅华望着胡荣,“这些土地是赵翎的?”

    胡荣摇摇头,“不是……是大小姐吩咐我去京城买来的,就在江浙起战事的时候,田地卖的十分便宜,我们顾家变卖了一些首饰才凑了钱买下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这个胡荣的嘴怎么这样严。

    琅华的目光微深,“这里没有别人,你可以跟我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胡荣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,“大小姐,我知道的也只是这些而已啊。”

    琅华将手中的鱼鳞薄拿起来,“如果这些东西我不收呢?”

    胡荣冷静下来,弓腰下去,“那就只能照大小姐的意思,不管这些田地,任它们荒废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赵翎厉害的地方,他知道她一定不会眼看着田地荒芜,因为大战过后,江浙太需要这些粮食了。

    赵翎真的就这样走了?

    既然沈昌吉能来,那么皇城司就是有了些把握,能够在镇江抓住赵翎。

    琅华高声喊萧邑,“去韩将军那里问问,是不是有了那个西夏人枢铭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胡荣不禁抬起了眼睛,没想到顾大小姐这么快就猜到了,怪不得公子会将所有一切都交给顾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不要去问了,”胡荣道,“莫说韩将军不在杭州,就算是韩将军在这里,您现在听到消息能怎么样?也已经晚了,这件事就因为凶险,我们公子才不让您插手,您记着我们公子这份心……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她曾对赵翎说过,不管他做什么事都不要牵连到顾家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眼前,心里不舒服的人反而是她。

    琅华的心豁然乱跳,可是转眼之间就如湖水般平静下来,既然赵翎准备了这么久,她贸然插手,很有可能会反而破坏赵翎的计划,再没有十足把握会帮到赵翎之前,她只能安心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琅华沉静地将鱼鳞薄展开,“胡管事这两日就留在家中,我们来商量明年该如何在这些地里播种粮食。”

    胡荣再一次惊讶,顾大小姐竟然这么快就想通了,不吵不闹也不再追问,而是做起眼前的事来。

    顾大小姐果然是难得的聪慧。

    他郑重地向琅华拜下去,“任凭大小姐差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昌吉连夜赶往泰州。

    韩璋将西夏的枢铭堵在了泰州,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一战。

    西夏人借助朝廷和叛军的战争逃窜,有斥候说已经出了江浙去了中书省,事实上,这些西夏人就蛰伏在江浙,等到韩璋大军回到岭北之后,再想方设法回去贺兰山。

    韩璋军队已经离开了镇江,这些西夏人才重新活动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被韩璋捉了个正着,西夏人仓皇之间逃到了泰州古城内。

    沈昌吉有一种敏锐的直觉,如果情报准确的话,庆王余党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江浙大乱,一般官员都下了大狱,西夏人乔装打扮混在流民当众,能将他们抓住,除非是在江浙遍布耳目。

    这,唯有曾掌控江浙的庆王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,既然他闻到了味道,就不能放过这次机会,镇江和顾家都没有查到半点蛛丝马迹,那么韩璋那里一定会有玄机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在韩璋抓住枢铭之前赶到泰州,就有可能会抓住那个他想要抓的人。

    沈昌吉全力的赶路。

    枢铭也带着人藏匿在空荡荡的古城中。

    他们握紧了身边的弯刀,准备连夜冲出城去。

    月光洒下来,周围一片安静,枢铭抬起头几乎想到了贺兰山上的天空,也是这样的清澈,这样的冷。

    只要熬过这一晚,他们就能全身而退,等到休整好了,再次卷土重来。西夏人不会忘记仇恨,他们一定会让齐人加倍偿还。

    西夏人推开了城门,枢铭长长地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空气中有股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像是滚滚乌云压上了头顶。

    枢铭的脸色古怪起来,他还没有下达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马蹄声已经响起来,骑兵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,将他们团团围住,铠甲撞击的清脆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这是——韩璋骑兵。

    这威势,这阵仗,如同奔腾的波浪,无坚不摧的利器。

    打赢了胜仗的韩家军,比往常更加勇猛,枢铭已经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,比塞外的风沙要冷上几百倍,让他打着寒噤,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这是大齐军队的力量,如天雷地火般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一阵擂鼓声起,枢铭惊惧地爬上了城楼,向火光处大喊过去,“韩璋,你带着岭北的骑兵在这里围堵我们,未免胜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枢铭的声音仿佛被黑暗吞噬了,城墙下有数不清的火把,数不清的人影。

    韩璋的两万大军仿佛都在这里,他们在黑暗里蛰伏,随时随地都会冲将出来,将一切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是的,韩璋有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血洗叛军,守卫了江浙,只要他站在那里,所有人都要向他臣服。

    这就是让人畏惧的韩家军,枢铭的眼睛火辣辣地疼痛,“韩璋……”他愤怒地竭力大声喊起来,“有胆量你就放我回去,我们贺兰山见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忽然响起震天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江浙,不是贺兰山,我们也不是岭北的骑兵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地方,你想要回贺兰山,也要问问我们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枢铭的脸色忽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这不是韩璋的骑兵?难道只是留在江浙的军队?他们也能有这样的威势?

    枢铭愤怒的情绪豁然变得恐惧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大齐的军队都如此,那么贺兰山很快就会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忽然远处响起了嘹亮的歌声。

    “江南好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吴酒一杯春竹叶,吴娃双舞醉芙蓉。”

    那歌声引得所有人都唱起来,仿佛是连绵不绝的浪花,一波波捶打在西夏人的心上。

    西夏人中顿时起了哽咽之声。

    他们忘了,这是齐人的家乡,他们不该来到这里,不该将别人的家乡变成了战场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最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齐人不是他们的仇人,他们才是齐人的仇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齐人复仇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害怕,应该颤抖,应该在死前忏悔他们所有的过错,这是他们的错。

    西夏人正颤抖着,豁然之间无数支火箭飞过来,从天而降,落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枢铭眼睁睁地望着身边的不忘记了躲避,被火箭射中倒地,而他快速地挥着手中的弯刀,才能勉强保全自己。

    在一片惨叫声中,枢铭丢下所有人准备逃跑,他越过下属的尸体,如同一只被咬掉了三条腿的狼,狼狈地在黑暗中躲藏,他悄悄地溜下了城墙,在黑暗中快速向城的另一个方向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遇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挡在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奉上。

    请大家为教主多投月票,谢谢大家的帮忙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