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处

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处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想要仔细回想这个人的相貌在哪里见过,却偏偏所有一切都仿佛被一道纱阻隔,让她想看却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就是梦吧。

    会出现奇奇怪怪的人,奇奇怪怪的事,就像在前世,她瞎了眼睛,偶尔会在梦中见到光明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的梦又和平日里十分的不同。

    面前的人满眼笑意地看着她,倾国身来低声与她说话,那些话在梦中像荷叶上的露珠断断续续跳进她耳朵里,让她无法分辨其中的含义,她只是听到自己清脆的笑声,很是高兴很是开怀。

    她的手滑下来落在了他的腰间,冰冷冷地兽头带扣铬着她柔软的掌心,但她还没来得及感受到上面散发出来的寒意,他指尖轻弹,那看似固若金汤的甲胄就纷纷落地,那声响大约闹出了动静被人听到了,他伸出手指轻轻地压在她的口唇上,然后他俯身过来轻轻地亲吻她的唇角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声像潮水般起起伏伏,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他那安宁又静谧的笑容,就像是留在岁月中的一幅画,会变黄发旧,却永远都会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个唱圣诗的藩国教士进宫,唠唠叨叨说了许多,将所有的命妇都讲的没了耐性,就她听得兴致勃勃,因此也就记住了其中一句话: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,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来缠住了他的脖颈,将他搂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风吹过桂花树,花瓣翩跹地飞来,染出满室清香,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忽然有了扣了扣窗棂,琅华豁然醒过来,她习惯性地抬起头看到了淡青色的幔帐,轻轻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阿莫还没来得及披衣服去查看,一个影子已经闪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阿莫差点惊叫出声,赵翎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琅华皱起眉头,穿上外衣,好在赵翎规规矩矩地站在屏风后,等到阿琼将她的衣服整理好,就不请自到地进了内室,然后躺在了软榻上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过来的?出去。”

    阿莫的灯凑近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琅华近而也看到赵翎的脸,面颊上染着的仿佛是血迹。

    赵翎也凑着灯看过来,幽黑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的疲惫,就像是染了一层雾气,可是豁然又清楚起来,“你的脸怎么那么红?病了?”

    旁边的阿莫也才发现,“小姐,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”说着伸出手去抚琅华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琅华忽然别扭起来,稀里糊涂地做了个梦,醒了之后忘记了七八分,然后赵翎就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她跟这个赵翎一定是命里犯冲。

    听说她没事,赵翎闭上了眼睛,“让我睡一会儿。”他依旧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剑,仿佛随时随地都要拼命似的。

    “扬州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安好。”

    琅华松了口气,吩咐阿莫,“去找萧妈妈来,给他找个房间住下,不要惊动家里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赵翎翻了个身,侧过来,睁眼看着定定地看着她,然后微微一笑,“我倒是不怕,你恐怕会更麻烦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赵翎这话的意思是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他一定还会惹出别的事来让她善后。

    她真是拿这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按照她的意思,这人早就被她一脚踹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    萧妈妈快步进了门,不由地捂住了鼻子,“这么大的血腥味儿,”急忙吩咐阿琼,“快点些熏香来。”

    琅华这才发现地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。

    打仗怎么可能不受伤。

    萧妈妈仗着胆子向前走了两步,赵翎似乎感觉到了有人靠近,握紧了手中的剑,剑身在剑鞘里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萧妈妈不禁缩回来,“这可怎么办好,都是萧邑惹的祸。”若不是萧邑,小姐也不会认识赵翎,更不会要处理这些麻烦事。

    萧妈妈想了想,“要不要找胡先生过来?”

    天还没亮,胡仲骨没有住在顾家,这样出去将找人,恐怕很快就会闹得人尽皆知,看赵翎的样子也没有什么重伤,否则他知道胡仲骨的住处,一定会直接奔去疗伤,怎么会到他这里来。

    这人素来精明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琅华想了想准备不去搭理他,留他到天亮,就让萧邑将他弄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这血可是一直淌着,您瞧瞧这一会儿功夫就将被褥浸湿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凑过去看,果然从赵翎腰间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萧妈妈倒抽一口凉气,“就算是现在去请胡先生,恐怕也要半个时辰才能到,这血也不知道流了多久了,会不会有什么闪失。”

    琅华却反而镇定下来,快速地吩咐,“阿莫你去将胡先生放在屋里的药箱拿来,阿琼你去找一套干净的衣衫,我记得四婶正在给四叔做中衣,应该还没有做完,就放在侧室笸箩下面,”然后看向萧妈妈,“您去灶上要点热水,就说我饿了要冲藕粉吃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吩咐下去,屋子里顿时动起来。

    琅华将灯放在矮桌上,伸出手去拿赵翎手中的剑,赵翎掀开眼皮看了一眼竟然就将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血是从腰上来的。

    琅华想要查看,却发现解不开最外面那层蹀躞带,蹀躞带上原来有短刀,长刀,弯刀,现在这些物件儿都不在了,留下的是几道深深浅浅的刀痕,以赵翎的身手,最终不过剩下一把剑傍身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这一仗打的有多凶险。

    赵翎一路从扬州回到杭州,竟然都没有找地方疗伤?

    琅华没空在这上面思量太多,伸出手推了推赵翎,“自己将皮带解下来。”

    赵翎修长的手指一动,那皮带轻巧地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琅华利落地扯开赵翎身上的衣服,一条伤口顿时出现在眼前,沿着腰横向划过,看起来力道很大,如果不是及时躲避,说不定会被生生剖开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伤口不是很深。

    琅华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在胡先生那里学到了不少治疗外伤的法子,这种伤口琅华自认为能应付的过来。

    冲洗过后,撒上止血的药粉,用桑皮线简单地缝了两针,然后重新用布条将伤口裹好,琅华将这些做完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赵翎一直闭着眼睛躺在那里,不知是不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阳光已经透过了窗棂,阿莫在整理赵翎换下来的外衣,迎着光上面清清楚楚地印着两个半圆形的印记。

    阿莫不禁觉得好奇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琅华端详了两眼,忽然看向软榻上的赵翎,“赵翎,你给我滚起来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正常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今天是12月1日新的战役打响了,手里有保底月票的同学将月票给教主吧~

    庆祝11月教主新书月票榜第一名,感谢所有的同学,没有你们的支持教主和《覆手繁华》得不到这个荣誉,这是属于大家的成果。

    教主有你们的支持真是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12月份怎么过呢?V群月底依然会有答题抽奖活动,12月的月票我们也一定要守住,教主也会尽我所能地去更新。

    总之所有一切,我们携手度过。

    永远爱大家~

    请大家爱教主爱覆手繁华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