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逼迫

第一百一十六章 逼迫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杭州被西夏人袭击之后,街面上就冷清的很,大户人家都闭门不出,许多酒楼也都关门歇业。

    有人想要搬迁离开杭州,又怕遇到流寇,镇江陆家的悲惨下场大家都见到了,引以为戒。还好杭州城内,几个有名的达官显贵都没有什么大动作,这才将整个气氛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表面的平静,背地里大家都知道,那些达官显贵没闲着,杭州城内的信鸽和快马几乎都奔京城去了,李家每天都要迎来几拨客人,都是打听李成茂什么时候会出兵。

    李旭被韩璋打伤,本来是个丢脸的事,李家不愿声张,但是杭州的大户人家还是收到了消息,用各种名目将药膏子和补品递进来,以期讨得李旭的欢心,让李旭不但没有了羞臊,反而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次刘家请他赴宴,一定会在酒席上捧着他,这是李旭最喜欢的场合,就算是身上的伤没有完全痊愈,他也要过去。

    管事有些担忧,“大爷,您的伤……老御医交代过,是不能饮酒的。”

    李旭瞪圆了眼睛,“谁说我要喝酒了?我就是听听小曲儿。”

    管事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,“要不要和老爷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李旭忙挥手,“别说,”如果让父亲知道了,肯定不会答应,“父亲公务繁忙,不要让他为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管事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旭让丫鬟拿了一身宝蓝色的长袍,打扮的十分精神,偷偷摸摸坐了轿子去翠金楼。

    刘家二爷仗着祖父是杭州守备,平日里一起参加宴席,刘二爷从来不跟他说话,李旭心中一直憋着这把火,今天总算能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他刘守备家里也有这一天。

    推开包厢门,李旭就瞧见立在屋子里的花娘,红粉堆里面的头牌,一个女妓硬是被老鸨子养得想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望着与大户人家的女眷没什么不同,却浑身上下都是宝,能唱能笑,灭了灯更是能让人浑身酥软,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李旭不禁吞咽了一口,现在他就已经觉得欢快起来,但是这件事不好让家里人知晓,他转过头吩咐小厮,“下面等着去,没有我召唤不准上楼。”

    小厮应了一声规规矩矩地走了。

    花娘轻手轻脚地为李旭斟茶,身上那淡淡的脂粉香气,让李旭顿时神魂颠倒。李旭一杯茶下肚,所有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,正准备再对花娘上下其手,忽然之间就觉得眼前一阵模糊,整个人也提不起力道来,再看那花娘的神情已经变了,本来满脸的笑容突然之间就冷峭起来。

    李旭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从角落里已经闪出几个人,一个用布团堵住了他的嘴,一个用绳子将他缠成了粽子,见到这种情形李旭已经吓得魂飞魄散,想要挣扎身上却没有半点的力气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局,有人布置好了等在这里,等他喝下了加了蒙汗药的茶,就来动手。

    这些人到底是谁,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他正觉得被人捆得窒息时,他看见了一张脸,一脸刘显的脸。

    为什么?刘显和父亲有些交情,为什么要害他。

    李旭眼睛中充满了哀求,然而满屋子的人都是冰冷的神情,他们沉着脸提着刀,仿佛随时都会在他脖子上抹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屋子里又进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李旭惊诧的发现,这些人他几乎都认识,都是杭州城里常来常往的大户人家子弟,大家没事的时候一起喝酒,一起胡闹,而他们现在都站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刘显拿出一张纸,“今天的事,大家都是自愿参加,无论到了哪里我们都会互相作证,谁也没有见到李家大爷。”

    李旭瞪圆了眼睛,看着众人鱼贯上前拿起了笔。

    投名状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他面前写了投名状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没有人会告发对方,无论到了哪里他们都会众口一词,即使他死在这里,官府也查不到任何证据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敢这样,李旭眼睛一翻几乎要晕过去。

    刘显的脸到了他面前,“没办法,这是规矩,你们李家为了前程可以不顾我们死活,我们为了自保就要痛下杀手,这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李旭恐惧地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刘显道:“我们不能让西夏人攻进杭州城,如果你们李家解不了我们的难,我们只能自己动手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不想像扬州城的百姓一样,我们一家老小,产业都在这里,你的命不值那些钱。”

    李旭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他们可能会杀了他,一定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刘显忽然道:“你还想活吗?”

    李旭眼睛里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,不停地点着头,想,他当然想活,只要能让他活。

    刘显又恢复了慈祥的表情,“那好,只要照我说的写,你可能就会活下来,因为这次我要带你去扬州,西夏人正在攻打扬州城。”

    李旭翻了个白眼,彻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成茂这两天心情很好,虽然杭州城出了点乱子,但那是刘显的事,与他无关,一切都在按照他原定的计划进行,李成茂将陆文顕叫来商议,到底什么时候去镇江好,陆文顕刚到李家,李家下人就惊慌失措地拿着一封书信进门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老爷,大爷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茂心顿时一沉,看到了管事手中的书信,信封的一角已经被鲜血染红了,李成茂只觉得耳边嗡鸣作响,他立即将信展开,里面是李旭的字迹。

    只有一行字:我去扬州了。

    扬州。

    “他去扬州做什么?西夏人正在那里,他不可能去扬州。”

    陆文顕凑过去看了一眼,不禁也诧异,“难道是被西夏人掳走了?”

    李成茂摇头,不可能,西夏人绝不会来掳走李旭,逼他出战,这一定是个圈套。是谁给他下这种圈套。

    一定是韩璋,韩璋逼他出战才会这样掳走旭儿。

    李成茂刚想到这里,管事来报,“守备大人来了,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见老爷,请老爷出门相见。”

    李成茂皱起眉头,刘显好端端的为什么让他出门相见。

    李成茂耐着性子大步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李家门前,刘显穿着官服神气地骑在马上,下颌的胡子经过了修剪,只留下薄薄的一绺,手扶腰间长剑,脸上容光焕发一改往日老态龙钟的模样,他的身后是穿着甲胄的杭州守军。

    李成茂有些惊讶,没想到刘显竟然穿着这样正式。

    刘显看着微微发呆的李成茂,“李大人,听说贵公子已经去了扬州,您什么时候动身?扬州城被西夏人围困,贵公子单身前往恐怕会遭西夏人毒手,您若是担忧他,就要立即发兵前往,晚了……恐怕贵公子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李成茂瞪圆了眼睛,是刘显。

    是刘显抓了旭儿逼他去扬州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您的几万援军在杭州城外住了半个月,我们城中百姓供吃供喝,您什么时候去打仗啊?”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,紧接着四周围的百姓都纷纷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去打西夏人就滚出我们杭州城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奉上。

    求月票,求打赏喽。

    为了回馈大家的支持,明天晚上八点,VIP群有抽奖活动,具体见书评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