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坦白

第一百一十五章 坦白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赵翎坐下来点点头,“我会等到李成茂的援军抵达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由地有些意外,按照她的判断,赵翎顶多就是去杭州闹事逼得李成茂出兵,或者从一旁给西夏人和叛军制造些小麻烦。

    这些事最容易做,也最容易赢,因为都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,对于赵翎来说,家中遭受灭门惨祸,到现在头上还盯着谋反的罪名,压在他心头最重要的事应该是给庆王翻案,而不是为了朝廷而拼命。

    所以,她没想到赵翎还会赶过来,更没想到他要去扬州。她总在赵翎身上失策,是不是因为前世她根本不知道赵翎这个人,或者是赵翎的想法本就让人难以猜透。

    但是她清楚的是,赵翎不会轻易向任何人臣服,他虽然跟着韩璋的副将去扬州,也会想方设法地影响副将的判断,将战局控制在他手心里,不要妄想一个连皇权都不惧的人,能够乖乖顺从地只做一个冲锋兵。

    她明知道赵翎的想法,该不该去提醒韩璋?也好让韩璋知道赵翎的存在,对全局有个判断。

    赵翎看出了琅华的心思,他的目光中有股淡淡的倨傲,“你放心,就像去杭州一样,我会提前盘算好,既然是武人,平日里拿刀动枪,到了现在总是免不了迎头一战,或者胜或者败都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会不放心赵翎,她不放心的是现在的局势。

    好像话跟谁都能说明白,就跟赵翎说不明白似的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都能歪曲她的意思,所以每次她才会被扯动情绪。

    赵翎道:“这次的赢面更大,如果赢了这场仗,王奉熙也不用再躲躲藏藏了,尤其是韩璋已经拿到了韩御史通敌的证据,太子总要推出个人来顶罪,王仁智死咬着庆王余党不放,无非就是要借此排除异己,现在为了针对韩璋,韩御史又闹出通敌叛国的丑事,太子不会因小失大死抓着庆王余党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江浙也会太平下来,这不是很好的事吗?你也看到了这些年朝廷四处抓人,将江浙弄成了什么样子,今天有反贼惦记着江浙,明日说不得起了叛军,这么好的地方,再这样下去别说三五年,就是十几年也恢复不到从前的兴旺。”

    赵翎见琅华没有反感接着说:“你帮了韩璋,闵怀这些人,与王仁智交恶,已经与太子那些人越走越远了,顾家将来不一定会做一辈子的乡绅,族中子弟总有人会入仕的,早晚都会在时局中做选择。如果你是个寻常女孩子我不会跟你说这些,如果这件事成了,挫挫太子的锐气,太子就要安分个三五年,到时候情况就会更加明晰,相信你们顾家也会和现在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赵翎每一句都说到了她心里。

    没有明着说让她帮忙,但是已经在说服她。

    这个人很厉害。

    陆瑛是心里想着什么不肯透露,不会那么轻易地相信别人,将自己的底牌露给别人看,总为自己留有退路。

    赵翎恰恰相反,他会将所有事都说清楚,让你无法拒绝他,心甘情愿地入他的局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如果将来对起来会怎么样?

    前世她不知道有赵翎,也就无从判断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形是,将赵翎的身份透露给韩璋,对韩璋也没有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赵翎忽然道:“你认了韩璋为义兄?”

    琅华没有说话,面对局势她没办法,必须要跟赵翎谋皮,其余的她不想跟这人沾上关系。

    赵翎半晌才道:“怪不得你处处维护他。”

    赵翎这话好像怪怪的,琅华抬起头看到的是赵翎清澈如水的眼睛,所以方才那话为什么听起来怪,也就无法追究了。

    赵翎走了,阿莫刚好将闵江宸领过来,闵江宸看到琅华笑,“找你可真不容易,一会儿说你在大营,一会儿说你在卫所,现在跑惯了,过几年锁在屋子里学针线,定要憋坏你。”

    琅华拉着闵江宸坐下,“阿宸,你找我有急事?”

    闵江宸点点头,“本就是要跟你说说话,刚好遇到陆家族里的长辈……他们去拜访顾老太太,拿了不少的礼物,看样子是要重新修好两家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陆老太爷一家去了杭州,找上门的应该是留在镇江的陆家族人,前世里只要陆瑛和陆文顕有了分歧,陆家族中总会站在陆瑛这边,她知道陆瑛是在族里下了功夫的。

    琅华正想着,闵江宸推了推琅华的手,“我父亲说,别看你年纪小,比我更有主见,平日里让我照顾着你,但是要多听你的意见,可你跟陆瑛的事我就弄不明白了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要嫁给陆瑛,不妨去跟陆家族中的长辈说说话,将来嫁过去还可以依靠族中与陆老太爷抗衡,陆家族中长辈这次上门,我看也是这个意思,听说陆瑛去杭州之前在族中帮忙,将长辈们哄得赞不绝口,说不得这件事也是他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也许她应该回顾家和陆氏族中长辈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可前尘往事一幕幕让她对陆瑛起了猜忌之心。

    她又不想这样去做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琅华道,“跟我去胡先生那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平日里端庄淡雅的闵江宸顿时苍白了脸,“唯独不能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发笑,“原来阿宸也有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璋军帐里在紧锣密鼓地安排着出兵扬州的事宜,杭州的李旭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在床上躺了几天,李旭就觉得吃什么都没味儿,干什么都无聊,往常这些时候他应该在酒楼里吃着酒听着曲儿,逗逗花娘,会上几个朋友说说各家的闲事。

    算起来他也是皇亲国戚,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捧着,所以无论到哪里都别提多舒坦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李旭就恨起韩璋来,但愿那些叛军能够将韩璋大卸八块,以解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画完了没有?”李旭不耐烦地看向旁边的画师。

    画师战战兢兢地将画作捧过来,“画……画完了……只是不知道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画卷上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女孩子,穿着淡粉色的褙子,头上梳着双螺髻,明眸流盼,说不出的动人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旭将画卷打到一旁,“你这是胭脂俗粉,胭脂俗粉,我要的不是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画师沮丧起来,“我的小爷,您到底是在画谁啊,我没有见过,光凭您说的那几句话,怎么能画得像。”

    他画的是顾琅华,那个顾大小姐,开始看的时候只觉得她美,见不到之后愈发心中发痒起来,他躺在床上养伤,迷迷糊糊中她就入他梦来,让他又求之不得,他就喜欢稚嫩的小姑娘……

    “大爷,”管事捧着帖子进门,“刘家二爷递了帖子,请您一会儿去翠金楼做宴呢,您看怎么回刘二爷。”

    “去,”李旭伸出手,“我自然要去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正常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手里还有月票的同学,就在今天投给教主吧,月底就会作废了,而且正在关键时刻,两军交战,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拜托大家了~

    求月票,推荐票,打赏和留言。

    看完书留言也很好啊,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剧情,让评论区活跃活跃,教主也会知道大家的想法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