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前来

第一百一十四章 前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现在扬州战事不利,换做别人都会想方设法地躲开,赵翎倒好,就这样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是谁?

    永远都会打胜仗?

    之前能够顺利杀死那些西夏人,是因为事先设下了圈套。现在西夏人早就到了扬州城外,以逸待劳,赵翎带人杀过去,就是背水一战,人数本来就占了劣势,还要正面与西夏人交锋,根本就没有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她早就觉得,赵翎这个人早晚要败在他的自大、狂妄上。

    就让他受点罪也好。

    可这不是挨板子,不是撞钉子,这是打仗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人。

    琅华想到这里,抬起头不知不觉地就望进了赵翎那双眼睛里,那双眼睛深如潭水,里面却映着一轮皎月,然后微微一弯带出了笑意来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个人遇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琅华不由地觉得奇怪,这个人在高兴些什么?

    门口传来闵怀的声音,“将军在吗?”

    韩璋抬起头来,正好迎上闵怀焦急的目光。

    大帐里没有旁人,闵怀低声道:“我收到消息,恐怕有人暗中通敌……”

    韩璋微微有些惊诧,“我也是刚刚收到扬州来的军报。”

    闵怀望着韩璋的目光,心中咯噔一下,也就是说这件事是真的了,“那么扬州城岌岌可危了?”

    闵怀的表情复杂起来,仿佛有件事让他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韩璋挥挥手让人带着那伤兵下去,“请卫所的医工好生照看。”

    副将应了一声也跟着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韩璋从闵怀眼睛中读懂了几分危险,立即看向萧妈妈,“带着小姐出去透透风。”

    萧妈妈颌首,陪着琅华准备走出大营。

    韩璋不忘了叮嘱萧妈妈,“外面起风了,护着点小姐。”

    琅华走出营帐,转眼望见赵翎还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,仿佛就是个新兵,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的破绽,琅华不知怎么的心中有些恼火,趁着没人注意一脚就踢了过去,赵翎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眼睛上的睫毛都没颤一颤。

    琅华本想要低声与赵翎说上一句话,迎面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孔。

    是那位给她指过路的王大叔。

    她能够顺利地进入叶家,都靠这位王大叔帮忙。

    这位王大叔之前还在躲躲藏藏生怕被人发现行踪似的,而今他却这样正大光明地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琅华转身看了看赵翎,又瞧了瞧王大叔。

    曾经是庆王手下,姓王的人,有这般的风度和气节,她只能想到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崇明县县丞王奉熙。

    仿佛看透了她心中所想,王奉熙向她躬身一揖。

    琅华不禁惊诧,王奉熙现在还是朝廷通缉的要犯,闵怀随时随地都可能将他投入大牢,然而现在他就这样来了,脸上没有半点的惧怕。

    赵翎那群人都是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坦坦荡荡,仿佛干净而来,干净而去。

    琅华忽然沉默了,她原本不想跟这些人有半点的牵连,可是经过了那么多事之后,她却不由自主地为这些人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些事没有照她预想的那般进行,这显然就是其中一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奉熙走进了军帐,琅华也坐在院子里等着结果。

    她很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韩璋和闵怀会怎么选择,是选择朝廷还是选择相信王奉熙。

    大帐里,韩璋和闵怀也在想这些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他们会直接将王奉熙投入大牢,但是这个被朝廷当成谋逆之臣抓捕的人,却在这时候不惜露面送来消息。

    而那个被朝廷委以重任的御史却与西夏人串通。

    韩璋忽然笑起来,这就是现在的朝廷,就是他一直都在守护的大齐,多亏现在他远在镇江,否则如果此时此刻站在金銮殿上,他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走上前将皇帝从宝座上拽下来。

    忠国忠君的匾额挂在荣国公府,他们韩家世世代代都守着这句话过日子,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这句话根本就是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什么是国?什么是君?

    闵怀看着已经有些癫狂的外甥,他心底也是一片冰凉,如果不是有镇江的百姓帮忙,他恐怕也早就被王仁智那口大锅烹了。

    有谁真的在意镇江的战事吗?

    谁真的在乎那些百姓的性命吗?

    他们想要的都是权柄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他们为了这样的朝廷,将王奉熙下了大牢,他们和韩御史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闵怀拿定了主意,将王奉熙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奉熙向韩璋和闵怀行礼,定定地看了两个人一眼,然后道:“韩将军,我有方法可以解扬州之急。”

    没等闵怀说话,王奉熙道:“等到战事过去,二位再发落我不迟,这一次我一定不再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事,可以笑对生死了。”

    韩璋向闵怀点了点头,示意王奉熙指点舆图。

    王奉熙道:“我知道一条小路能直接包抄到西夏军身后,泰州有两尊多年不用的火炮和火弹,我们连夜将它运送到扬州,西夏军多为骑兵,骑兵最怕的就是火器,只要我们指挥得当,就一定能拖上两日,以保杭州大军抵达扬州。”

    韩璋皱起眉头,“泰州有大炮?府衙呈上来的清单里,并没有提及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哂笑,“那是庆王在时用过的,当年朝廷大肆查抄时,将这两尊大炮漏下了,官员们后来发现错误,上报怕被责罚,不报又怕受了牵连,干脆就将它们丢进了护城河中,火弹也藏进了米仓。”

    明明有可以救命的武器,却没有人敢拿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镇江见识到这些,韩璋真不相信朝廷已经腐败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账外,琅华等到了赵翎换完岗,示意萧妈妈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琅华下意识地从荷包里取出核桃仁来吃,边等赵翎边思量扬州的战事。

    “核桃吃多了会上火。”赵翎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琅华收起了荷包,这些核桃仁都是韩璋之前捏好的,萧妈妈装进了她的荷包里,她开始只是随便吃吃,没想到时间长了,还真是吃习惯了。

    赵翎看着她的荷包,“这只荷包是谁送给你的?怎么不用你父亲买的那只?”

    琅华以为赵翎会直接说正经事,没想到他的话题竟然直接奔着她的荷包来了,“不过是一只荷包,还非得是别人送的吗?”

    赵翎仿佛很满意这个答案,“让人买些果饯子放进去吃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赵翎什么时候操心起她的事来了。

    琅华皱起眉头,“你要去扬州吗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更新的第五章。

    继续求月票,加更,发红包,发单章求票,我都做了,因为也要奋战到底,最后几天守住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大家能帮忙,也请伸出援手,这是关键的时刻,请多多帮忙教主吧!

    教主拜谢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