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到来

第一百一十二章 到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扬州被西夏人攻打的消息传到了镇江。

    韩璋一掌落在了舆图上。

    这么多西夏人,一定是有人打开了西北的布防,将这些西夏人放了出来,否则要怎么解释如今的情势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会做这样的事,谁有本事做这样的事?

    太子?

    众所周知,他是宁王妃的母家人,早早就被打上了太后党的烙印,所以他尽量远离朝堂,不管皇上和太后怎么内斗,只要他牢牢护住大齐的门户,大齐就不会出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可是却在这样的关头,被人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就算再怎么争斗,也不该引贼入室,这样荒唐的太子如果做了皇帝带给大齐的只会是灾难。

    从来不想插手内政的韩璋,忽然之间从胸腹中涌出一股的怒气。

    他不能不管了。

    如果太子通敌的事坐实,他就要好好打算一下,怎么将太子从储君的位置上拉下来。

    太子下来了,扶谁上去才好?

    宁王?

    他真的要变成太后党?除了这条路之外他还有没有别的路可走?

    韩璋正想着,一只小手忽然推了碗药过来。

    韩璋看着黑漆漆的药。

    他好像好久没有尝到药的滋味儿了,上一次他连夜回京,淋了一天一夜的雨,大哥见了吩咐府里的郎中给他开了一碗驱寒的药,药是苦的,喝到心里却是暖的。

    大哥数落他,好歹也是手握重兵的将军,怎么将自己过的这么糙。

    家不回,身下孩子没有一个,看样子就算是在边疆,屋子里也没有个伺候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整日里对着一群汉子,哪里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韩璋想到这里笑了笑,就又要去看舆图。

    “先将药喝了。”

    小手又将药碗向前推了推,稚嫩的声音中居然带着几分的威胁,“胡先生开的防暑瘟的药必须要按时喝。”

    韩璋只能探口气,伸出手揉了揉琅华的头,然后将药碗拿起来一咕噜喝了下去,放下药碗时,韩璋扫了一眼账外的士兵,个头有些矮,面目也有点生,他招招手将士兵叫过来,随口问道:“哪个营的?跟着谁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从泰州布防下来的,徐百户带着昨天进的镇江,今天来跟镇江的兄弟换防,郑千户这边缺人手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时辰的口令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余辉。”

    韩璋点了点头,让那人回去了。

    琅华却睁大了眼睛,她在这里这么长时间,竟然没有看到他,这个人行动竟然如同鬼魅一般,在杭州放了一把大火就跑的无影无踪,竟然躲进了韩璋的军队里,他胆子也真大,虽然有一身的好武艺,别忘了此时此刻面对的是韩璋。

    大齐最会打仗的韩璋。

    万一露出什么马脚来,这军帐之中都是韩璋布下的好手,只要听韩璋一声招呼,无论是谁都很难从这里逃脱。

    他现在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他可真会演,将自己脸抹的微黑些,脸上少了青涩,甲胄一穿,看不出身苗来,加上朝廷给韩璋留在地方上的人,一多半是新兵,还真就让人难辨真假。

    赵翎在这里,肯定是要有事发生的。

    琅华刻意多留了一会儿时间,可是韩璋误以为琅华这些日子跟着胡仲骨四处散药累了,伸出手将琅华抱上了旁边的小塌,吩咐婆子去给琅华煮一碗甜汤。

    琅华急忙摇手,“不用,我家里有的,一会儿我就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韩璋笑道,“那婆子别的不会,惯会做甜汤,你来尝尝。”说完话就跟着副将又去瞧舆图了。

    琅华看了一眼萧妈妈,萧妈妈这才想起来,忙去后面帮婆子。她是来照应韩璋的,不是让韩璋来照顾她的,其实胡仲骨那里还有许多事等着她,只是……她实在想知道赵翎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琅华不由地向赵翎的方向看过去,赵翎也向她看过去,一双眼睛闪烁,好像有些心事。

    琅华心里一凉。

    难道是赵翎被人发现了,迫于无奈才躲到这里?

    不过转瞬她就心中嗤笑一声,那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琅华吃起面前的胡桃来,不等她吃完,韩璋又捏了一碗放在她面前,她不由地抿嘴一笑,韩璋这个哥哥对她实在太好了,前世在陆家,就算她是个瞎子也没有被这样爱护过。陆二太太生病的时候,她还要在床边侍疾,结果陆二太太嫌弃她笨手笨脚,就将药直接泼到了她手上。

    当时她是很生气的,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,站起身将陆二太太骂一顿,她虽然是个瞎子,却并不是下人,不能让人这样折辱,如果陆家不喜欢,就将她这个媳妇退了,但是要写正式的文书,因为她是陆家三媒六聘正式娶来的正妻。

    她这样暴风骤雨的一骂,倒让陆二太太无所适从了。但是等陆二太太回过味儿来立即将陆家折腾个翻天覆地。琅华记得那天顾大太太先来她房里说话,先是问她情况,又劝说她去给陆二太太道歉,她不肯过去,她觉得做的每件事都没有错,不能一味地低头伏小,她虽然是个媳妇,可也有做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就算陆家要休了她,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她的底线,就算她被养成了笼子里的金丝雀,她也可以为了尊严触笼而死。

    顾大太太听了这话十分惊讶,这次倒没有说什么,只是与她聊了许多小时候的事,她当时急怒,有一搭无一搭的应和着。

    后来陆瑛回来了,先去安抚了陆二太太,然后看她手上的伤没事才松了口气,最终陆瑛到了陆二太太房里,指着一个下人骂了半个时辰,骂她明知道三奶奶眼睛不好,却将热药交给了三奶奶,将三奶奶整只手都烫伤了。

    琅华知道那是指桑骂槐,陆二太太在陆瑛面前也不敢做声,这件事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那一天,她感觉到陆瑛有心事,不是因为陆二太太,而是因她的脾气而起,她很了解陆瑛能猜透他的心思,她告诉陆瑛,她觉得这就是她,并不是唯唯诺诺一味服软的小妇人,她的尊严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更新第三章。

    教主这样勤快地加更求票,大家就将票投给教主吧~

    召唤大家的月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