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八十八章 开始

第八十八章 开始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韩御史话音刚落,就被旁边的西夏人扯着领子提了起来,“你不是说,我们来之前粒米不出镇江吗?”

    韩御史被勒的喘不过气来,用手扒着西夏人粗壮的胳膊,半晌才挣扎着重新踩回地上,“两军交战不杀来使,你们若是这样,我们合作就再无可能,你也知道韩璋的志向是主动攻打西夏,耗尽你们的军力,将你们永远关在大漠,只要有韩璋在,你们就休想在边关抢掠半点财物。”

    西夏人脸上顿时露出狰狞的表情,这就是他们痛恨韩璋的原因,所以他们才愿意借助这次机会,帮助大齐杀掉韩璋。

    韩御史道:“那些小小的反贼一定不是韩璋的对手,等他平叛成功定然会被加官进爵,让他手中一旦握住了权利,那以后……”说着顿了顿,“如果你肯依附我主,我主答应将来会分划城池供你们使用。”

    韩御史看到西夏人眼睛里闪烁着渴望的光芒。

    韩御史道:“夺敌一份粮,相当于节约二十份粮,诸位大人若是想要自己手下军队毫发无损,不如想想我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在韩璋军粮没有送到之前抢了粮食,也不枉我们从贺兰山下开了一条口子放你们兵马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御史刚想得意襟口又被西夏人揪起来,“你们放我们出来,还不是为了让我们对付韩璋,别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当了****还想立牌坊不成?”

    几个人顿时笑出声。

    韩御史的脸涨成猪肝色,忍字头上一把刀,太子委任他此事时,他就知道这件事不好做,但是只要办好了他就会成为太子身边的心腹能臣,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完成太子交代的任务,韩璋的人头就是他的仕途。等到利用完了这些西夏人,他一定会将今日所受之辱还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别跟他废话,依我说,一路向南,杀几个肥羊,抢了他们的细软,我们就回贺兰山去,”其中一个西夏人大声喊道,“这几天从镇江城里出来的那些人……马车压出的印子可比米粮沉,可见带的都是些好东西,有了银子还愁不能买粮食和马匹,只要熬过了今年冬天,明年咱们部族就能活过来,还怕他个小小的韩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旁边的人哈哈大笑,“当年兄弟被杀了,却夹着尾巴逃走的人是谁啊?听到韩璋的名字掉头就逃的人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羞臊地低下头不好意思再说话。

    领头的西夏人把玩着手中的圆刀,那些大户离开镇江时,马车就有上百辆,也怪不得兄弟们看着眼馋,如果不是要跟韩璋打仗,他们自然早就下手去抢了,如果能将那些银钱带回西夏,别说熬过今年冬天,还能向其他部族换几匹上等的战马。

    这样大的利益在面前,需要多大的克制力才能压住他们天生抢掠的性子。

    只有对付韩璋。

    韩璋这座大山倒塌之后,带来的利益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,既然下定决心要对付韩璋,眼下最要紧的事显然就是军粮。

    西夏人伸出手来,“将你们的舆图拿来给我,军粮走到哪里,韩璋如何布置兵力,要给我清清楚楚地标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御史脸上露出笑容来,这就相当于奉上了韩璋的人头,就看西夏的刀快不快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趴在舆图上与韩璋下棋。

    闵江宸不禁觉得又是枯燥又是无聊,她不明白韩璋和琅华怎么能为了几颗棋子折腾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比如琅华将白棋放在镇江外,无端地就拿走了镇江城韩璋的两颗黑棋,又用剩下的白棋将常州团团围住,问韩璋如何解局。

    韩璋仔细看过去,根据军报,叛军没有这样的兵力,本来只想与琅华随便摆一摆旗子,琅华果然也像小孩子一样,手底下没有什么章法,说的也都是不明不白的话,不像他那些在军营里冲锋陷阵的副将,几句话将情势分析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韩璋想到这里,捏碎了手中的小核桃,自然而然地放到琅华面前的小碗里。

    可是琅华这随手摆的棋子又有几分的道理。

    江浙的局势可不就是这样,随时随地都可能陷入困局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这次来镇江是个不讨好的差事,满朝文武能躲的都躲了,武将更是能病就病,皇上看好了元伯侯,可就在刚要下旨的时候,元伯侯却与自己的寡嫂有了首尾,元伯侯夫人进宫向太后哭诉,太后一怒之下让人打了元伯侯一百板子,元伯侯屁股开了花,自然就不能领兵前线打仗,只能坐镇杭州。

    再后来他的名字就出现在题本之上,哥哥也去为他争取,却被皇上扣了满门忠烈的帽子,他不是不能躲,想要缩着不出头,他身边的幕僚也有千种方法万种手段,能让他得偿所愿。他可以比元伯侯做的更极致,但他不能这样做,因为他曾许诺过。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    他能做到的只有两个字:值得。

    他韩璋今生所做的事,要配得上那些死在他手中的人命,他要为那些鲜活的性命去偿还,唯有此才能坦坦荡荡活在世间。

    否则就算大齐江山,死去的百姓能饶了他,他也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琅华看着神清气爽的韩璋,岁月还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沉积的痕迹,有着久经战场的老练又透着锐利的锋芒。

    这样的韩璋绝不能被王仁智和李成茂那样的蠢货陷害。

    韩璋围着舆图转了两圈,脑子却快速地转起来,战争并不是在两军对峙时才开始,而是早早就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韩璋将所有的黑棋都投进了镇江城,不管是顾家还是闵怀,或者是镇江的百姓,他都一定要将反贼杀死在镇江城外。

    放下了棋子,韩璋看向下属,“李成茂还没有来吗?”

    下属道:“李大人遣了人来说,援军本就是从地方布防上调人,人员杂乱,无法立即点兵开拔,恐怕还要过些时日,他已经上奏朝廷禀告他的难处,朝廷已经准了再给他十天时间,也请将军宽限几日。”

    韩璋不由地冷笑,李成茂这是拿朝廷来压他。

    韩璋道:“那就照李大人的意思办,只是……我也有我的章法……李大人一日不到,李公子只怕就要受些苦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”琅华拉住韩璋的衣角,“这事要慢慢办。”板子要慢慢地打,才能打出滋味儿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今天不同时段都会有更新,大家只要多投月票,就是更新不止哦~

    月票,月票都砸过来吧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