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八十七章 爱恨

第八十七章 爱恨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看向陆瑛,“你觉得呢,我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陆瑛观察琅华,她平日里看人是静谧而平和的,现在却故意垂着眼睛,仿佛拿不定主意,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也难免会如此,“权衡利弊吧,毕竟是你的生母,无论犯了什么错都会连累到你,能私底下解决的就不要放到明面上来,否则将来出嫁,进了夫家也要落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陆瑛做事向来稳妥,他会将前前后后都想清楚,然后权衡利益关系,琅华突然想知道,她在陆瑛手心里会有多少分量。

    陆瑛放轻了声音,“最好这件事交给长辈处理,这样你就可以置身事外,对外只是说让你母亲去庄子上养病,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不会深究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很稳妥的方法。

    说到底,陆瑛的法子,只要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,就可以替那些坏人做遮掩。

    不要一时意气。

    忍耐,找到机会,扳倒敌人,这才是陆瑛制胜的法则。

    琅华忽然发现,她已经腻了这样的算计。

    “陆瑛,”琅华忽然问过去,“如果我没有发现母亲是这样的人,将来……有一****带着母亲投奔你家中,你会不会察觉出我母亲的异样?”

    琅华明显的是意有所指,陆瑛想到探究琅华这句话背后的意义,她却垂下了眼睛,遮挡了她的心绪。

    陆瑛犹豫起来,“这毕竟是没有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对一个进退有度,左右有局的人来说,也许听到的永远都是标准答案,她明知道答案,却要奢求什么。

    眼见着琅华眼睛里出现了疏离的神情。

    陆瑛心中不由地有些焦躁,“不过,如果我发现了,一定会告诉你,这件事发生在陆家,我就可以用我的法子帮你处置,不会让你左右为难。”

    陆瑛向来聪明,她知道陆瑛有这样的手段,可是她心里仍旧像是被绑了结,说不清楚怎么才能解开。

    前世,也许陆瑛已经发现了,不理不睬就是他的处置手段。

    迎上顾琅华那种淡淡的目光,不安和痛楚又在陆瑛胸口扩散开来,为什么他总会在她眼睛里找到自己那个小小的影子。

    从无例外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害怕,怕她一眨眼,那个属于他的影子就会不见了。

    陆瑛忽然有种说不出的难过,他不由自主地做出承诺,“琅华,答应我,无论什么事都要跟我说,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,没了话。

    陆瑛从琅华屋子里出来,走到院子里,站在廊下,阿莫拿着伞送出来,不知怎么的陆瑛站着听了会儿雨才慢慢地撑着伞走进了雨里,他的身影在雨水的冲刷下成了一道淡青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琅华刚准备起身,萧妈妈迎面走过来,脸上挂着颇有深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琅华不由地长喘一口气,撩开帘子大步就走进去,果然看到赵翎靠在软榻上,在看她刚刚让人买到手的《九章算术》,也不掀眼皮看琅华,只是道:“谁喜欢谁都清楚,谁讨厌谁也是那么明白。”

    又是没头没尾的话,就像是之前他说的那句,“你要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琅华蓄起力气一脚踢过去,不料却被赵翎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不躲还好,这样躲闪,让她心头的怒火烧的更旺,非要踢到他不可。

    赵翎仍旧眼皮不抬,淡淡地翻着书,仿佛故意来惹她生气似的,让她那些本来压在心窝里的不舒坦,一下子都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才发现已经将他的月白色的袍子踩满了痕迹。

    力气发泄出去,胸口仿佛也舒坦了许多。

    赵翎终于放下手里的书,望着琅华鼻尖那冒出的细细汗珠,很包容的一笑,“你母亲的事我不能确定,那时候即便是我说了什么,你也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那句话,也是实话,”赵翎道,“在外面跟他好端端的说话,进屋里来……对我必然也少不了这几脚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仿佛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厌恶你就好,”琅华说出去就后悔了,岂不是等于承认了她喜欢陆瑛,本来方才涌起的那些愧疚之心,一下子去了干干净净,反而吐出两个字,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书不错,但是你解的题有一道是错的,”赵翎将《九章算术》中夹的纸拿出来放在琅华跟前,“这个粟米不该这样解。”

    琅华脸微红,一把将纸夺起来,“我用不着这些,只是胡乱看看罢了。”

    赵翎深有同感,“也是,一个妇人在内宅里,学学筹算也就罢了,像粟米、衰分交给账房先生来算就好。”

    琅华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赵翎道:“如果这有注解就方便的多,粟率五十,粝米三十,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虽然不想跟赵翎说话,却又忍不住听过去,可是赵翎说到一半却停下来,琅华杏眼微瞪,“接着说啊。”

    终于将一章粟米讲完了,赵翎才拍拍袍子上的印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有件事,琅华必须要问清楚,“你说你趁乱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赵翎想也没想,“也没什么,就是运走了那一百多具尸体,趁着马车出城进城,官路上没人会注意,将他们的尸体送回了家乡掩埋。”

    王仁智忙着与闵怀斗法,也没时间会发现尸体不翼而飞的事。

    赵翎目光深远,如同天边那时聚时散的云烟,“我答应他们不论生死都要让他们清清白白,不能任官府将他们当成反贼扔在乱葬岗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赵翎,忽然让琅华想到他身负重伤却支撑着屹立不倒的模样,不管赵翎是什么身份,在这一刻他也算得上是个英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韩御史皱起眉头伸出手来遮挡扑向他脸上的雨丝。

    空气中是一阵潮湿又发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韩御史紧张地缩了缩肩膀,完全没有看到角落里伸出的一只大手径直抓向他的脖子,紧接着他就像一只布袋子被人拖进了黑暗的小院子里。

    院子吞掉了韩御史之后,木门“咣”地一声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街道重新静寂下来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灯被点亮,吓得面无血色的韩御史看到了几个粗壮的男人,他们虽然梳着四方髻,却仍旧难以遮掩头上曾经梳着小辫子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些是西夏人。

    辨识出这些人的身份,韩御史反而松了口气,“你们怎么才来,那韩璋……已经将粮草运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奉上,接下来又要进行一个大情节啦。

    明天准备爆更求票,一万字打底,请大家一定多多支持教主,会让大家看着爽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