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八章 必须接受

第七百六十八章 必须接受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刚刚起床,萧妈妈立即带着人上前服侍。

    萧妈妈低声道:“闵大小姐还在门口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。第一次知道阿宸喜欢陆瑛的时候,她的心情十分微妙,虽说她已经与陆瑛退婚,可是仍旧不免会对阿宸失望,所以过了许久,她才能公正地劝说阿宸一句,希望阿宸悬崖勒马。阿宸与陆瑛并不合适。

    却没成想阿宸就这样认定了陆瑛,可惜的是,直到现在阿宸也没有看清楚陆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盲目的喜欢一个人,想要苦求一个结果,是没有任何用的,那不过是阿宸心中的一个执念。

    所以她真的已经没话跟阿宸说。

    “王妃,”阿莫进来禀告,“闵大小姐晕倒在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连日奔波,加上满怀心事也难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将她安排在北院,让郎中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郎中几根针下去,闵江宸悠悠醒转,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的情形,她已经模模糊糊地喊起来:“琅华……琅华……”她真的有些话想要跟琅华说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,才坚持到了京城,无论如何她也要见到琅华。

    闵江宸的手在半空中挥舞。

    “阿宸你总算是醒了,真是要吓死母亲了……”

    闵夫人用帕子擦着闵江宸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阿宸,庆王妃忙着打理京都的事务,如今腾不出功夫来,你也该懂事了,不要仗着与庆王妃相识就胡闹。。”

    “最……后一……次,”闵江宸仿佛是在乞求,“真的是……最后……一次,母亲您就再纵容女儿一次。”之后她再也不会去想别的,都听从族里的安排,哪怕青灯古佛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琅华撩开帘子走进屋子,清澈的声音仿佛让整个屋子都亮起来。

    闵夫人低下头立即上前行礼,在琅华面前,她只会觉得自惭形秽,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和顾、闵两家的关系,庆王妃不会再理会她们。

    闵江宸支撑着起身,红肿的眼睛迎上琅华的目光:“琅华,你来了,你还是来了,我就知道……你不会不理睬我。”

    琅华坐在锦杌上,示意屋子里的人退了下去,抬起头来:“有什么话你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攥紧了手,像是握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:“琅华,你救救陆瑛吧,陆瑛人不坏,他不是故意要与金人为伍的。”

    琅华眼睛微微发亮,仔细地看着闵江宸:“那你说他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最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闵江宸的心乱跳个不停,所有的血液都冲上了头:“琅华,陆瑛是放不下……”放不下你,所以才会一心想要与庆王对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样,陆瑛不会做出傻事。

    闵江宸说完话乞求地望着琅华,只要琅华能写封信给陆瑛,定然会让陆瑛回心转意,只有琅华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闵江宸从琅华眼睛中看到了失望,如同吹灭了最后一盏灯,剩下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为什么?闵江宸不明白,她说错了什么?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闵江宸急切地差点从床上扑下来:“琅华,你别……生气……我没有……别的意思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停下脚步,脸上满是怜悯的神情:“你觉得陆瑛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,他不肯接受你也是因为还没有忘记我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嘴唇嗡动,她是这样想,可是此时此刻她却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阿宸,你可以喜欢一个人,却不能因此变得愚蠢。你以为了解他,其实只是你的妄想和揣测,陆瑛不能接受你,都是因为你自己,你没有让他动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像一柄刀扎在了闵江宸的胸口,闵江宸几乎支撑不住就要倒下来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你以为他真的投靠了金人吗?真的是这样你们早就死在了相州城外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瞪圆了眼睛:“琅……华,你这话……是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琅华走到门口,阳光撒落在她的肩膀,她的脸上是不容置疑的笃定:“陆瑛不会投靠金人。”

    “投靠金人最终换来的不过是一世骂名,他要的却是争得一席之地,如果赢了金人,就能为齐蔚争来名声和百姓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不……”闵江宸尖叫,“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,我是亲耳听到,我听到他与金人在交谈,没有错,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你想错了,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错……我没错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渐渐变得癫狂,喊叫了一会儿却伏在闵夫人怀里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……我是要帮他,不是要害他,我不想来京城,我只是……他做了错事,如果他没错,我们这是在做什么?我做了些什么啊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叫喊,让院子里的闵子臣脸色变得铁青,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过,陆瑛有可能是在骗金人,陆瑛是诈降。

    他对陆瑛并不信任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陆瑛留给他的一句话:“不到万不得已,要殊死抵抗。”

    他那时并没有放在心上,现在他却明白过来,所谓的万不得已,就是离开相州,带着赵氏和齐蔚一起逃离,万一金人没有上当,他要保护齐蔚,让齐蔚活下来。可是在此之前,他要守住相州城和赵氏母子。

    他没有等到打仗就仓皇逃窜,将相州扔给了陆瑛一个人支撑。

    闵子臣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,一步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陆瑛不告诉他实情。

    闵子臣想到这里不禁笑出声,因为他不堪重用,陆瑛早已经看透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了他,”闵子臣双手颤抖,“我该回相州去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”琅华道,“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能后悔。”也许这个结果也是陆瑛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要跳着写来着,画面感虽然强,但是情绪会断,所以还是改回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晚了,那么明天继续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