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五章 送上门的

第七百六十五章 送上门的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闵江宸眼睛通红,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闵子臣见状忙上前安抚:“别着急,你慢慢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样温言温语的询问让闵江宸又哭出来:“我就是觉得他太傻了,真的这样做,将来要怎么办?一辈子担上骂名,琅华……也不可能会原谅他,就算庆王死了,以琅华的性子宁愿殉夫也不会……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”闵子臣拍抚着闵江宸的肩膀,“你告诉我,你都听到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闵江宸这才断断续续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闵子臣脸色铁青,越来越难看。陆瑛真的有这样的心思,怪不得赵氏想要去京城投奔庆王,是不是也看透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与其做金人的傀儡,倒不如在庆王那里找到容身之地,他们毕竟是齐人啊。

    陆瑛真是疯了。

    “他做这些都是为了庆王妃?”闵子臣仍旧不敢相信,“我去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别,”闵江宸脸色变得更加难看,“你若是说了,他这辈子……都不会再理睬我……我只是害怕……害怕他这样下去,就没有了回头路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不知道陆瑛还有多少事瞒着他。

    闵子臣站起身来看向闵江宸:“你放心,我不会将你说的话告诉陆瑛,我会让人去查一查,若是陆瑛真的这样做……我定然会阻止他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走到院子里,被冷风一吹,他打了个冷战,竟然想不到要让什么人去查陆瑛的行踪,这么久了他没有培养出几个心腹,他也是傻,就这样信任陆瑛,甚至没有给自己留条后路。

    闵子臣吩咐身边的管事:“你悄悄地去打听,不要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管事很快带回来消息:“陆大人带着人出城去了,别的没有打听出来,陆家和衙门里都是守卫,我试着去问,那些人什么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闵大人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刚想到这里,下人带着守城的千户过来说话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让卑职送信过来,这两日战事吃紧,陆大人带着人出城筹备军资,请闵大人带着人守城。”

    千户的话,证实了闵子臣得到的所有消息。

    闵子臣追问过去:“陆大人没有说别的?”

    千户道:“陆大人还说,不到万不得已,要殊死抵抗,只要撑到陆大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殊死抵抗。

    既然陆瑛已经与金人达成共识,抵抗的就是朝廷兵马,难道真的就要走这一条路了吗?

    闵子臣刚准备登上城楼,就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地向城门口周围望过来。

    闵子臣认识那是赵氏身边的内侍。

    内侍来城门查看,又怕被人知晓,难不成是存了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闵子臣看了眼身边的管事,管事会意,趁着内侍没有察觉,带着两个人将内侍扣住。

    “中官这是要做什么?”闵子臣问过去。

    内侍一脸慌张,装作毫不在意:“没……没……赵主子担心战事,让咱家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内侍话音刚落,闵家管事从内侍身上搜出一封信函,内侍脸色大变:“闵大人……这是奴婢的一封家书没什么好看的,求求您看在赵主子的份上,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,赵主子将来定然不会亏待您。”

    若是平时闵子臣会将信函交给陆瑛处置,可是现在他对陆瑛存有疑心,他不能就这样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闵子臣将信函打开,里面是一封向庆王求助的信函。

    内侍万念俱灰,却仍旧不肯放弃:“闵大人,您知道吗?陆大人通敌了,我们主子也不想对不起大齐……我们宁愿回到大齐去,也不能就这样任由金人摆布啊。”

    “闵大人,您是忠良之后,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您带着我们离开相州回到京城,这才是正途……”

    闵子臣的手心已经泌出汗来,如今两条路摆在了他面前,是跟随陆瑛一错到底,还是现在回头,他一时无法抉择。

    内侍看出闵子臣的犹豫,心中大喜,立即道:“闵大人,赵主子和太子爷已经被陆大人软禁了,奴婢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送信,您只要去赵主子住所瞧一瞧,就会知道奴婢没有说谎。”

    内侍跪地哀求:“您救救赵主子和太子爷吧,现在也只有您能改变这一切,真等到将城门打开迎接金人……那我们真的就没有退路了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将信函收起来,看向内侍:“先将他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望着内侍的背影,闵子臣握住了身侧的剑柄,他要去看看赵氏和太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支队伍趁着夜色的遮掩,快速向京城靠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次他们偷袭成功,将会立下大功,所以每个人脸上都是兴奋的神情。

    上一次没能进京,都是因为庆王阻拦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终于要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机会只有一次,驻扎在京中的守军虽然走了不少,但是留下的也不容小觑,他们必须快速结束战斗,不能给齐人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城门再一次出现在金人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城楼上没有半点的声音,显然齐人没有任何的准备。金人不禁松了口气,立即示意身边的人攀上城墙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只要城门被打开,他们就等于成功了一半。

    众人警惕地向周围看去,终于听到城门传来清脆的声响,这是得手的讯号。

    “攻进去。”金人大声喊着,几个人合力将厚重的城门推开。

    这次的偷袭竟然如此顺利,他们大摇大摆地进了城,金人像潮水一样涌进了京城,他们挥动着手中的利刃,这次要杀个痛快,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将火把熄灭。”金人皱起眉头训斥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到暴露他们行踪的时候,黑暗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助力,也是齐人的噩梦。

    火把立即灭了。

    金人刚刚松一口气,不远处火光再次亮起,又有人将火把点起来。

    “灭了,”金人竖起眼睛,“我没有下令之前,谁也不准点火。”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,火把只是在黑暗中摇了摇,却没有立即熄灭。

    金人刚要再次训斥。

    那火把从一个变成两个,两个变成四个,好似一条在黑暗中舒展身体的金龙,身上的耀眼的鳞甲照亮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金人不禁愣在那里,直到有人大喊一声:“瓮城。”

    金人借着这光芒,也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情形。

    四周都是高高的城墙,他们被围在了其中,齐兵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送上门的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