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四章 稳操胜券

第七百六十四章 稳操胜券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用了三天时间筹备了药材,由萧邑带着太医院的医工去了太原。

    送药材的马车一路走的虽然快,但是很稳当。押车的是裴杞堂留在京城驻防的兵马,这些人曾跟着裴杞堂在盐州打过仗,也在西北击退过金人,是裴杞堂身边最牢靠、可信的人手。

    三公主仔细地听着:“那辆马车上坐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探子道:“那些人保护的太过严密,我们想了许多法子,就是没能靠近。”

    他们扮作百姓上前讨要食物,也是被人远远地隔开,最近的一次也只是看到了下人打扮的人从马车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马车很不起眼,就是普通人家常见的那种……拉车的却是上等的好马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的眼睛渐渐亮起来,马车用寻常的可以掩人耳目,拉车的马却不能凑合,因为庆王妃怀有身孕,绝不能有半点的疏忽。

    “三娘,”乳母端了茶过来,“您用些茶点吧!”

    三公主看了一眼沙漏,不知不觉中大半天已经过去了,她惴惴不安地等着消息,如今终于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让韩璋和顾世衡身陷险境,逼出了庆王妃,只要再让人仔细确认一番,就会发现马车里的确然是庆王妃。

    庆王妃不会允许她的父兄死在北疆,北疆失守之后,带给裴杞堂的也是一个危险的局面。许氏曾说过,裴杞堂最大的对手就是他们金人。

    曾经的噩梦就要实现,庆王妃即便怀着身孕也会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现在该怎么办?”探子弯腰道。

    三公主抿了一口茶,还在父皇没有打下西夏的时候,她已经开始看大齐的书籍,因为她的乳娘是齐人,从小她就听乳娘讲齐国的事,夸赞齐国的富足,那时候她想,这样的好地方总有一天会归大金所有。

    比起大齐的皇帝,她的父皇和皇兄们个个骁勇善战,多年的准备他们早已经兵强马壮,这一仗他们肯定会赢。

    “跟王爷说,我这边的人手兵分两路,一路人马去对付庆王妃,一路人马正好去京城,让王爷援兵助我们能一臂之力。若是能再次将京城攻破,庆王定会慌张。”

    最好的结果是,两头都打了胜仗。

    北疆有战报传来,皇兄节节胜利,她就再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“北边攻下的城池,让皇兄交给陆瑛,皇兄也能腾出手脚,专心对付庆王。”

    探子应了一声:“属下立即将消息送到王爷手上。”

    等到探子退下去,三公主转身继续看桌子上的舆图。

    “三娘,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”乳母轻声道,“既然一切顺利,你也该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目光微深,只有这此打赢了,她才能松口气,皇兄打败了韩璋,就是吉兆,她越来越确定,许氏说的话会发生,庆王会死在这一仗。

    可惜了,庆王敬酒不吃吃罚酒,若是答应与她联姻,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庆王妃都要尝到各种痛苦。

    三公主道:“庆王妃遇到我们的人马,定然会想要逃回京城,那时候他们就会发现京城已经落入我们手中,她早就无路可逃了。”

    三公主说完伸手将墙上的舆图扯了下来,她再也不必看这些,因为她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瑛听到金人探子的话颔首:“我会照王爷和公主的吩咐,接管周围的城池,筹备足够的粮草供给,按时送给王爷。”

    金人对陆瑛的回答十分满意:“王爷说了,只要赢了庆王,陆大人虽然没有带兵打仗,也是首功一件,将来必然不会亏待陆大人。”

    陆瑛弯腰行礼:“多谢王爷信任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金人,陆瑛重新做到书桌前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,半晌将身边的亲信叫进来:“你去整顿人马,我们就要出城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子臣看着躺在炕上面容憔悴的闵江宸。

    闵夫人哭得像是个泪人:“这样热下去可怎么得了,城里郎中的药吃了一碗又一碗却都不见起色,我的阿宸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父亲去世了,他发誓要照顾这个家,却没想到不但让母亲跟着他颠沛流离,妹妹也苦不堪言,难道他怎么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“母亲、哥哥,”闵江宸缓缓醒过来,“你们不要担心……我只是受了风寒……已经……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欲言又止,阿宸是从陆家回来之后病倒的,他知道这定然与陆瑛有关,阿宸不肯开口,他只好去探陆瑛的口风。

    没想到陆瑛听了只是吩咐照顾太子的御医前来探看,再也没有多问。他自认为很了解陆瑛,他明明感觉到陆瑛想要接受阿宸,却不知又是什么原因将阿宸远远地推开。

    闵子臣皱起眉头,换做旁人或许他早就质问过去,偏偏是陆瑛。

    闵江宸试着要坐起来,闵子臣忙上前阻止:“你不要起来,身上的热还没有全褪,要再歇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点了点头,只是眼泪差点又涌出来,身子好了又能怎么样,就这样病在床上没有气力去想别的,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闵夫人拉着闵江宸嘘寒问暖,半晌起身:“我去厨房给你煮一碗粥来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带着人出去,屋子里再没有了旁人,闵子臣这才低声道:“下人在陆家找了你那么久,你去哪里了?是不是陆瑛……”

    闵江宸立即摇头:“没有……不是陆瑛……”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隐瞒,“陆瑛只是让我回家守孝,再也不要登门……我心里……一时不舒坦……”

    闵子臣皱起眉头:“他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闵江宸垂着头不说话,闵子臣看着妹妹单薄的身子,心中一阵后悔,他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他真是大错特错,怪不得父亲会骂他,他真是不识好歹,就这样害了妹妹,如果一切能够重来,他不会阻扰父亲将妹妹送回杭州,这样父亲也会跟着离京,不至于被刘景臣害死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人现在还高高兴兴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哥哥的错,”闵江宸将被子攥成一团,“是我,我以为他会忘记琅华,没想到琅华在他心里……那么……他宁愿为金人做事,也要将琅华从庆王手里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为金人做事。

    闵子臣不禁倒抽一口凉气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一章留言六十多,我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,以为系统抽风了,原来是有任务啊,呵呵,以后这样的任务多来点。

    求月票呀,宝贝亲蛋们,有没有月票投给教主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