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一章 不肯

第七百六十一章 不肯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太后还有些不敢相信:“他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程女官低声道:“说是摔了一跤,正好地上有一洼水,就溺死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不知是该悲伤,还是该觉得可笑,大齐的皇帝,最终的结局是被一洼水溺死了。这样窝囊的死法,就像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“当年太祖爷定下嫡长子承继皇位,就是怕手足相残,可是太子……”太后摇摇头,“太过平庸,硬被推上这个位置,却望着他一个比一个出色的兄弟们坐立难安,所以登基之后迫不及待地向他们动手。一步错,步步错,现在他们都离哀家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活着好,如果不活着就见不到后世的繁华、成败,却也最痛苦,”太后捻着手里的佛珠,半晌才稳住心神,“皇帝驾崩了,国不可一日无君,将寿王和舒王叫过来,哀家要与他们商议,新君继位之事。”

    程女官应了一声,终于走到了这一步,庆王靠着自己的力量登上了皇位,从此之后大齐会太平吧。

    舒王和寿王很快进了门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有所准备,寿王先一步开口道:“皇上驾崩了,是不是要按照礼数治丧。”大行皇帝的尸身总不好流落在外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那就从宗室里选几个人去将皇上的尸身迎回,停在行宫中,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下葬吧,也不要葬在寿陵,免得他无颜面对先皇,就在茂陵选个好地方!”

    寿王目光闪烁,茂陵是高宗皇帝为嫡长子靖王修葺的,靖王曾被封为太子,却还没有等到继承皇位就英年早逝,太后娘娘这样安排是为庆王爷铺路吗?告诉天下皇上失德不配做君主。

    寿王转头去看舒王,舒王脸上没有了往日懵懂的模样,目光清澈,露出几分的老练和睿智来,立即道:“事不宜迟微臣愿去迎大行皇帝尸骨,也算给天下人一个交代,这件事就不要牵扯庆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大行皇帝被金人所害,接下来大齐还要与金人对战,不能让庆王爷分心。”

    寿王静静地听着,到底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大行皇帝在位的时候舒王宁愿装傻,现在却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太后起身看向寿王:“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这些。”

    寿王道:“太后娘娘可是在想新帝的事?皇上之前立了太子,诏书也在中书省存了档,赵氏带着太子也在相州立了足,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太后目光一深:“寿王爷该不会想要稚子登基吧?在这种时候,稚子可能击退金人?”

    他哪里是这个意思,寿王不禁冷汗淋漓:“太后娘娘误会微臣,微臣的意思是,皇上虽然立过太子,但是太子年幼,不足以支撑大齐如今的局面,庆王爷身份尊贵,先被封王之后称帝也算合乎规矩,不如立即请庆王爷登基。”

    大齐再也经不起内乱了。

    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还是寿王爷想的周到,既然宗室一致这样想,就不要再耽搁,立即写封奏折,求情庆王接下这重担,保住大齐的江山社稷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文武百官劝说庆王登基。

    寿王先带着宗室上奏折,舒王为此还在庆王府哭了一鼻子,从太祖爷起兵一直说到现在的险境,绘声绘色让人不禁动容,宗亲们先坐不住了,全都跪在院子里,求庆王答应继位。

    琅华听着萧妈妈禀告前面的消息,手不停地翻阅账目,她不能去前方卫所,就留在后面调动药材,事实证明,调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好在这样的辛苦过后,让卫所有了很大的改善。

    萧妈妈笑道:“府里上上下下都高兴的不得了,现在也只有您能坐得住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想笑,她不是坐得住,她是想立即做完手头的事,带着人去偷看前面的情形,裴杞堂答应登基这一幕,她怎么能错过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的关头,最沉得住气的其实是裴杞堂。

    琅华一直没有等到裴杞堂回府,吩咐萧妈妈先服侍她休息一会儿:“王爷回府了就叫醒我。”肚子越来越大,行动愈发不方便,人也很容易就疲惫。皇帝的死讯也让她心底的大石落地,这一彻底放松,就一发不可收拾,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。

    屋子里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琅华转个身就落入了裴杞堂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了。”琅华声音沙哑而慵懒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手落在她的肚子上:“你睡着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那一定又是大动干戈了,每次裴杞堂从外面带兵回来,都要请胡先生先为她诊脉,她睡着了不能拒绝……

    “胡先生怎么说?”琅华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微微笑着:“先生说,与其叫你起来吃东西,倒不如让你好好睡一觉,这样精气神足了,身子也就好了,说不得胃口也会变好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到这里,琅华的肚子也仿佛是在应和般,“咕噜噜”叫了一阵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禁笑出声,裴杞堂立即让人去准备饭菜。

    虽然饿了,可是今天琅华格外不想离开裴杞堂的怀抱,就这样轻轻地依偎着他,她的心就如此充实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没有?”琅华立即想起来,在这个关头裴杞堂却在屋子里陪着她,岂不是要将太后和宗室都急死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今天才第二天,”裴杞堂声音清澈,将琅华搂得更紧,“等上些日子再说。”

    琅华轻轻地推搡着裴杞堂:“那你总要露一面,若是让人知道……你就在我屋子里……岂不是……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垂下头,嘴唇摩挲着她的耳垂,低声呢喃:“你放心,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这里,我也不会让他们知晓。”

    琅华被逗得面红耳赤,成亲这么久了,她还是没有练就他的厚脸皮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梦中大和尚说的一句话:天地轮回本来一切都是公平的,想求就要有舍,没有舍也就没有得。

    那么她前世的痛苦,会不会就要换来今生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裴杞堂忽然问过来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发生?”否则裴杞堂应该早就进了府门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眯起,他不准备瞒着琅华:“他们上了奏折,让我效仿太宗皇帝,登基之后与金人联姻,最快速度平息战乱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登基之后要面临的事,身为一国之君,就要做许多不得已的事,就像先皇虽然与太后情深,却依旧后宫佳丽三千人,后宫何尝不是稳固政局,权衡权利的地方,这就是她不太喜欢深宫的原因。

    人虽然拥有权利,也被权利左右。

    第一世她是徐琅华,在官宦人家长大,早早进宫陪伴太后娘娘,最终嫁给齐堂成为皇后。

    第二世她是顾琅华,被许氏害瞎了眼睛,禁锢在陆家内宅,最终被人陷害惨死。

    第三世她依旧做着她的顾琅华,却在顾家放肆的生长,见识过内宅及深宫以外的所有一切,自由自在,说不出的快活。

    这三世比起来,她最喜欢第三世。

    可是裴杞堂不同,他是应该坐在皇位上的人。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,总要有取舍有得失,所以她也不能太过自私,但是有些事她是决不答应的,就像什么纳妾,什么挑选女子入宫。

    琅华还没说话,裴杞堂伸出手慢慢地梳理她的长发:“我没有答应,让他们将大行皇帝的太子迎回来登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。”琅华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嘘,”裴杞堂伸出手来将琅华搂得更紧,“相信我,我会用我的法子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,这些臣子始终要明白裴杞堂不是先皇,也不是大行皇帝,他虽然会听臣子的谏言,但是他却不会受臣子胁迫,既然他能站在这里,就有本事靠自己登上皇位。

    “就差最后一仗了,”裴杞堂将手落在琅华肚子上,“希望孩子出生之前,一切落定,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头,笑着闭上了眼睛,她要在他怀里再多歇一会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瑛听着属下禀告:“金人有意求和,庆王已经拒绝了,看样子这一仗在所难免,我们在相州恐怕也会被波及。”

    庆王只要将所有金人逐出大齐,金人怎么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办?”赵氏先慌乱起来,紧紧地抱着怀里的齐蔚,“朝廷定然不会出兵援助我们,不管是庆王还是金人赢了,我们都……守不住这城啊。”

    陆瑛目光愈发深沉。

    赵氏吞咽一口:“若不然我们降了吧,不管怎么样庆王也会登基,我们若是能归降,庆王就更加名正言顺,到时候八成会封我们一个藩王,就算分到不好的属地,毕竟还能活下来,陆大人与我们一起去属地,我们都不会忘记陆大人相助的恩情。”她知道如果没有到相州,也就不能与朝廷争取这些,陆瑛总是能靠得住的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能够活命的办法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在等陆瑛说话。

    陆瑛却看向窗外,耀眼的阳光热烈地照过来,让他不禁闭上了眼睛,他到了相州之后,想方设法招兵买马,他以为裴杞堂至少会登基以后再去处置金人,少则三个月,多则半年,到时候他们具备了与裴杞堂一争长短的实力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裴杞堂没有急着登基,而是先发兵与金人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他有时候觉得明明揣摩到了裴杞堂的心思,可是到头来却还是算错。他自始至终也许都不了解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我在想,是不是这周就写完了呢,还剩一章两章?差不多了吧。

    月中了,要结束了,求大家的月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