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章 死在泥坑

第七百六十章 死在泥坑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皇帝惊恐向声音处看去,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侍卫立即将皇帝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们虽然东躲西藏,但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遇到敌人,周围充斥着紧张的气氛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慌乱间,一支箭破空而来,皇帝身边的侍卫抽刀阻挡,却只碰到了箭尾,那支箭偏了方向从皇帝身边擦过。

    皇帝如同石像般僵在马背上,死亡就离他那么的近,让他几乎不敢相信,他们真的要杀死他。

    他们要弑君。

    弑君之罪他们就不怕写入大齐史册,被后人唾骂吗?

    他们怎么敢毫无忌惮地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皇帝张开嘴,却发出一个微弱的声音,他感觉到力量正从他手心里消失,他再也不是那个坐在龙椅之上,能够决定任何人生死,至尊无上的君王。

    怎么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先皇驾崩的时候,他坐在龙椅上心中狂笑,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威胁他的位置,若是谁敢心存妄想,那么他会毫不留情地杀掉那些人,他却确实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震天动地的笑声惊起了山中的鸟儿。

    皇帝的脸色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不是一个人,是很多人在这里,一双双的眼睛都望着他,如同在看一个被绑缚住手脚等待被放血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放过朕,”皇帝声音发颤,“朕会……封赏……你们……给你们……加官进爵……朕说到……做到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问道:“给我们什么?金人的官爵吗?”

    皇帝如同被人泼了一盆冰水,他们这是在折辱他,他们有什么资格,竟然敢跟他这个皇帝这般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胆,”常安康的公鸭嗓响起来,“你们怎么敢这样不知礼数,随意顶撞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是皇帝?见到金人扔下百姓,夹着尾巴逃窜的皇帝你们要吗?”

    “傻子才会为他卖命。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然后是杂乱的脚步声,悉悉索索地踏着落叶慢慢地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胯下的马都开始不安地踏着蹄子,皇帝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快走……走……”皇帝浑身汗毛竖立,双腿不由自主地用力。

    这些人显然不会被他收揽。

    他只有逃走。

    当年惠王谋反的时候,他就是这样让大军围攻惠王,将惠王逼得无路可走,最终将惠王一党擒获。

    现在他面临的何尝不是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保护皇上,向西走,快……”

    新一轮的逃命,竟然比皇帝想的要容易些,很快就冲出了庆王军队的包围,也许这次他又能逃脱。

    皇帝心中浮起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“甩……掉了……没有?”皇帝张开嘴,嘴里是腥甜的味道,这样的颠簸,已经让他将嘴唇咬烂,手脚完全没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他们就跟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只要被追上,就是死,在后面的侍卫已经又少了十几人。

    惨叫声传来,如同一柄刀刺进了皇帝的心上,没有援军,没有人帮忙,他能做的只有一直跑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走……”皇帝有气无力地吩咐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的奔逃,皇帝已经如同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“他们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次一次地被追上,就好像在玩一个虐杀的游戏。

    皇帝眼睛深陷,披头散发,如同乞丐般,伏在马背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胯下的马显然也已经不堪重负,说什么也不肯再走了。

    “跑不动了?”

    讽刺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我们做了约定,只要你跑,就不杀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皇帝脚一软整个人从马背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让沈昌吉杀犯人时用的法子,他们是故意要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终于从树林里走出来,握着一柄染血的刀,鲜血不停地从刀尖上淌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牙齿打颤,那柄刀上的血仿佛就是他的。

    皇帝吞咽一口:“朕是天子……是庆王的长辈……庆王应该给朕应有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将嘴里的草茎吐出来,那吐沫仿佛迎着风吹到了皇帝脸上:“你还配姓齐吗?”

    还配吗?

    关键时刻只会奔逃的人,没有了任何的尊严,乞求别人饶恕的人,怎么配做天子。

    皇帝的眼泪涌出来,若是这样都不行,是真的要他的性命,庆王还想让他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若是他放过朕,朕可以写一份诏书,让他承继皇位。”皇帝拼尽了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对,他可以给庆王这个来换取他的活命。

    这是庆王最想要的,他们会答应,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”冯师叔瘪了瘪嘴,仿佛要为皇帝掬一把伤心泪,“那有什么用处?连自己皇位都保不住的人,还许诺别人,真是不知羞,怪不得庆王和太后都不肯来见你,你还不如那个死去的宁王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着这话,整个人如同打摆子般抖动。

    常安康上前搀扶住皇帝:“天家,我们快走吧,跑过前面的那片林子,说不定就有了希望,陆大人和赵指挥使还在等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人在树林里穿梭,每跑一步仿佛都落在了刀刃上,让皇帝疼得汗透衣襟。

    这样的疼痛,这样的恐惧,比死更要难受。

    皇帝觉得自己的腿仿佛已经被磨碾成了碎末,身体淌着血水,滴滴答答地流下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怕死,因为现在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他情愿不逃,就留在京城与金人决一死战。也不会落得如今的地步,被百姓唾骂,被庆王侮辱。

    停下来喘息,立即就有兵马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天空下起了雨,湿冷如同刀锋,毫不留情地吹在皇帝身上。

    太苦了,生不如死的苦楚。

    宫人和侍卫都去阻挡叛军,皇帝手脚并用地继续向前跑去,身后的黑影却始终跟着他,只要他停下来黑影就靠近几步。

    皇帝惊惧中,脚一滑摔进了烂泥里。他仿佛忘记了挣扎,任由泥水涌进了他的口鼻。他已经无法喘息,他记得他处死庆王之前,太后求他网开一面,不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他没有听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这个结局,是他当年一手为自己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啊,皇帝的拼命地向外吐着泥水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逃不动了,因为这一切太苦了。

    皇帝动了几下,终于沉下了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淹死在泥坑的皇帝,皇帝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