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五十八章 人不为己

第七百五十八章 人不为己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齐人的兵马直逼而来,已经溃败过一次的金人,更加手足无措,当他们提起手中利器时,才发现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力量。

    齐人的鼓声,齐人的声音回响在耳边,提醒他们是一群外侵者。

    践踏别人的国家和土地,必然要付出血一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金人将领眼看着他们引以为傲的骑兵被庆王带着的军队吞掉,他心中不禁一阵胆寒,按照王爷的计划,他们攻下京城之后,王爷带兵奇袭周边重镇,这样一来就算是韩璋守住了北疆,也没有了用处,大齐的河北、京东几路都在他们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他们才出兵就遭受重创,王爷和三公主布置已久的南下计划,恐怕已经是名存实亡了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大齐还有庆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觉得一暖,一支火箭落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前面不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声音发颤:“有人堵住了我们的去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本来就战战兢兢的皇帝,顿时起了一身的冷汗,“是谁拦着我们,是不是庆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常安康道,“是一群百姓,那些人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消息,在前面请命,求皇上带兵抵抗金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找死不成?”皇帝瞪圆了眼睛,“将他们都轰开,朝廷的事也是这些人能够明白的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的脸上一片乌青,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,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些刁民竟然还不知轻重。

    “这些刁民怎么就不明白,朕有事,大齐就完了,他们也都会死,”皇帝道,“他们应该帮朕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更红起来:“他们定是被庆王唆使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庆王,常安康不知怎么说才好:“皇上,庆王在京城打了胜仗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打胜仗,皇帝觉得胸口一滞,额头上青筋浮动,表情变得狰狞:“你们是不是在骗朕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皇帝这般模样,常安康立即劝说:“皇上您千万不要动气,庆王定是早有预谋,就都等着您离京之后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皇帝伸出手五根手指如同鹰爪般捏住了常安康的喉咙:“还有什么事瞒着朕,说……都给朕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哆嗦着嘴唇:“庆王……占了……京城。”

    皇帝身体一阵摇晃,常安康的话如同重锤般狠狠地落在他的心头,砸得他耳边一阵嗡鸣。他的京城,他的宫殿,他的帝位,他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都被庆王这样占了。

    竟然不是金人,不是金人……

    而是他的侄儿,终究还是同室操戈,他早就料到会有今日,只是手下留情没有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“朕……好恨……”皇帝瞪圆了眼睛,直直地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宫人见状立即上前又是掐人中,又是拍后背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常安康尖声道,“您……别吓奴婢们。”

    半晌皇帝才喘过气来:“他……称……帝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常安康道,“他还是庆王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还活着,皇帝忽然笑起来,笑声如同破旧的风箱,发出“刺啦啦”的响动,皇帝道:“他不敢,他不敢,除非朕死了,他不敢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还活着,庆王就只能是庆王,否则庆王永远都是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皇帝笑声越来越大:“庆王有种就来杀朕,他不敢,你们都知道吗?他不敢向朕下手。”

    皇帝半天才停下来,气息不稳之下又开始不住地咳嗽,折腾了半晌才喘着粗气躺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前方是过不去了,后面又……只怕庆王的兵马会立即追上来,即便不是庆王,还有金人,金人被庆王打红了眼睛,集结更多的军队前来攻打我们大齐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他,”皇帝道,“这……都是庆王……的错,大齐……若是有……半点……差池,列……祖……列宗不会放过……他,不会……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陆瑛……呢?赵廖……呢?他……们……哪里去了,”皇帝伸出手道,“叫他们……将百姓……冲散,朕……一刻也不能……耽搁,朕……要离开……这里,立即……离开……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方才虽然那般说,终究只是自欺欺人,他不能被庆王追上,庆王一定会杀了他,他不能死,为了大齐,为了皇位他还不能死,他是身兼重任的人,他要为大齐活着。

    常安康禀告道:“陆大人和赵大人已经去想办法,若是能让地方官员安抚好百姓,我们就可以继续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还会怕这些刁民不成?”皇帝道,“让皇城司将人都赶开,再有闹事者,格杀勿论,立即就去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不敢怠慢:“奴婢立即去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瑛只听到有人大喊一声,外面的人群就像炸开了锅般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,朝廷杀人了,他们不杀金人,只会对付手无寸铁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昏君,他是昏君,将昏君拉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瑛心一沉,皱起眉头,定是他离开的功夫,皇帝命人强行对付百姓了,在这种时候,若是连百姓都不再拥护王权,皇帝可就真的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陆瑛快步走出去,刚到了院子里就听到赵廖道:“陆大人,您还要保皇上吗?”

    赵廖看着愤怒的百姓,脸上满是苦笑:“百姓说的也不无道理,我们这样东躲西藏,早就不配被称为王师,如今金人大举进攻齐地,趁着我们手上还有武器,总该为百姓做点事才对。”

    陆瑛并不觉得意外,缓缓转过头来:“你要投靠庆王?”

    赵廖摇了摇头:“我从没想过,只是如今……能够带兵抗击金人的也只有庆王爷了,我不会去找庆王,我只是……想回到老家相州,守住北方的城池。”逃离京城的路上他想了许多,从前是放不下这个指挥使的职司,赵家世代深受皇恩,他不可做出背信弃义之事,可现在强敌环伺,这些就已经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陆瑛点了点头,赵廖的话既然已经说出来,就是必走不可。

    赵廖叹口气:“陆大人我劝你也早些回头,有些人,有些事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陆瑛目光一暗,脸上露出几分的伤感:“你说得对,只是……我与庆王有些恩怨,”说到这里他声音一颤,“终究是永远不能释怀。”

    这些决定了他们必然要对立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这么说,我们今天并肩站在这里,下次见面的时候说不得就各为其主……”

    赵廖想要反驳,却又不知说什么,他今天一走,在皇上心里就是乱臣贼子,陆瑛的话却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陆瑛拿起了随身的水囊递给赵廖:“你能告诉我这些,也不枉我们相交一场,我就以水代酒,算是为你践行,只希望来日若是相见,不要太过伤感。”

    赵廖微微一笑,打开水囊喝了一口,递给了陆瑛。

    陆瑛刚将水囊凑在嘴边,却又慢慢地放下,仿佛想到了什么,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深沉。

    陆瑛深深地望着赵廖:“总有一天你要遇到庆王的人,有封信我想托你转给庆王妃,”说着他向周围看了看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赵廖对陆瑛和庆王妃的事也有所耳闻,陆瑛与庆王的恩怨应该就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僻静处,陆瑛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赵廖。

    赵廖接过去:“若是我能有机会……定不负你所托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很好了,”陆瑛面容舒展了些,殷切地望着赵廖,“我一直都以为我做这些事,她会阻止我,哪怕是一个眼神,一封信,我也许都会回头做一个好人,可是我终究没有等到,或许……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赵廖不明白这些话到底有什么含义,但是他知道这个“她”说的就是庆王妃。

    赵廖刚想到这里,不知怎么的,肚腹之间忽然传来一阵疼痛,他的身体不由地一抖,冷汗立即从头上淌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总是要为自己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这种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