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五十五章 该去恨谁

第七百五十五章 该去恨谁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谨莜低下头,看到了半垂下来的腰带,上面的金线绣着的是两朵睡莲,她的手颤抖地握住了腰带,就像是握住了最后的希望,如果她就吊在这里,不会有人阻止,她也可以解脱了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渐渐急促,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死亡袭来的滋味儿,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特别的而熟悉,让自己腾空,双脚离地,拼命地挣扎,等待着痛苦结束,一切陷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为什么老天要让她活着,夺走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……”徐正元忽然喊起来,“让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打了个冷战,她不想死,她想要出去,没有人知道三娘的事,或许他们会看在她进宫侍奉过皇上的份上放了她。

    她是侍奉过皇上的人。

    她是侍御,就算品级再低也曾是主子。

    狱卒终于将徐老夫人的尸体拖了出去,徐正元的喊叫声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,徐谨莜感觉到身体愈发的衰弱,在黑暗里那一双双眼睛静静地等待着,等到她没有了力气,它们就会像啃噬徐老夫人一般,跳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走啊,快走了!金人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金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们打了败仗,皇上都已经逃了,一会儿金人就要攻破京城,不想死就快逃吧。”

    金人来了,三娘他们打过来了,徐谨莜一脸的茫然,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放我们出去……”大牢里也开始躁动起来,“将我们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仿佛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,骚乱让人更加的恐慌,连皇上都逃走了,他们是手无寸铁的囚犯,留在这里只会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狱卒如同丧家之犬般地向外逃窜,只留下一群不停喊叫的囚犯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先从大牢里脱身而出,然后将所有的牢门逐一打开,人流向外涌去,徐谨莜也连滚带爬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四周混乱不堪,空气里满是血腥的味道,本来繁华的街道已经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打仗了。

    徐谨莜睁大眼睛,这是真的打仗了。

    镇江和太原打仗的时候她只是听说,从来没有想过到底是什么模样,现在这一切就在眼前。即便从大牢里逃脱,却像陷入另一个牢笼之中。

    “金人,金人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满身是血的兵士搀扶着向前逃窜。

    犯人们喊起来:“朝廷真的输了,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从大牢里出来的人都想要回家,可是如今家又在哪里?

    徐谨莜也愣住了,她要怎么办?徐家没有了,金人即将到来,那个曾帮助三娘传话的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即便她告诉金人她认识三娘,又有谁会相信。

    所有人没有目的地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马蹄声传来。

    几个大齐士兵立即被马上的人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是金人,一脸凶悍,嗜血般的金人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金人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,拼命地向前跑着躲藏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朝廷的兵马不再抵抗,金人就如入无人之境,他们手下的都将是手无寸铁的百姓,他们都会死,也包括她。

    宁王攻进城不会屠城,庆王夺了皇位也不会屠城,因为他们都是齐人,他们是大齐的子民。

    如今来的却是金人,金人不会在意齐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出现在大街上,护送马车的禁卫军阻拦着金人,让马车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徐谨莜看到了跟在马车后面的人,这些人的模样很特别。

    是内侍。

    这车是从宫中出来的,车上必然是宫里的主子们。

    徐谨莜很想要追过去,却被人扯了一把:“还愣着做什么快这边逃。”

    几个禁卫呼喊着众人。

    箭从周围射过来,但是大家已经顾不上这些,继续向前奔跑。

    “那边,也有金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金人将京城包围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无处可逃,只有等待着被金人找到。有人开始哭出声,有人藏在角落里说什么也不肯再走一步。

    逃是死,藏着也可能是死,禁军脸上也满是颓败的神情,朝廷放弃了京城,战事不会再有转机。

    金人的号角声吹起,所有人都站在原地等待着死亡。

    一片死寂过后,破空的声响从头顶和周围传来,那号角声顿时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禁军向周围看去。

    兵士手捧着羽箭奔跑过来,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情:“是……是……神臂弓……庆王,庆王的兵马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兵败逃走,庆王却迎了上来,意外的转机让所有人眼睛中露出了希望,在这时候没人会在意庆王是乱臣贼子,起兵谋逆的人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徐谨莜也不禁一时欢喜,京城有救了,金人也许不能再攻进城来,可是立即地笑容从她脸上消失。

    裴杞堂,顾琅华,一样不会饶过她,不管谁赢,她都不会有个好结果。

    “趁着这时候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眼见禁军就要离开,徐谨莜提起裙子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不要留在这里等死,她也要走,不管去哪里,她都不能落在顾琅华手中。

    “带我们出城去吧!”徐谨莜低声哀求,“官爷们,让我们也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禁军皱起眉头思量,终于点头:“总归都是齐人,带他们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徐谨莜心中顿时欢喜。

    “咦,是她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来,“这不是大牢里管着的那位侍御娘娘吗?”

    有人知道她。

    徐谨莜抬起眼睛向那人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她,她怎么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位娘娘?”禁军问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每日给这位娘娘送饭食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在禁军眼睛里看到复杂的神情,她心中顿时发慌,她罪不至死,她的嘴唇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徐谨莜慌乱地解释:“我是被冤枉的,那些事与我无关,皇上一定也清楚,所以……没有惩办我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禁军紧绷的嘴角一动,露出了几分尊敬的神情。

    徐谨莜心中一喜,她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,终于有人因为她的身份而动容,禁卫八成会护送她出京,脱离危险之后,她就可以……

    刚刚想到这里,撕裂的疼痛忽然从她肚腹上传来,紧接着是暖暖的感觉,从身体里涌出来,沿着她的衣裙落在她的鞋面上。

    徐谨莜低下头看到了一柄钢刀穿透了她的身体,她眼睛中是难以置信的目光。她应该已经安全了,明明已经……

    禁卫握着刀柄,摇了摇头:“皇上有令,除了赵氏等人随驾离京之外,其余的娘娘皆赐自尽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娘娘,也算为了大齐的尊严,只能怪金人攻入京城……”

    禁卫手上施力转动了刀柄。

    徐谨莜感觉到皮肉被生生割离的疼痛。争了那么久,用尽全力,最终的结果却是亲手将自己的命葬送。

    这一步步,从三娘到入宫,都是为自己的死在铺路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想到,腥臭的血拼命地涌出来,禁卫已经带着人向前逃去。

    徐谨莜没有了力气脚一软,倒在了地上,疼痛迫使她睁大了眼睛,生命一点点地流逝,比自缢更痛苦的死亡,慢慢向她袭来。

    这一生,她该去恨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