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一举成名

第七百四十九章 一举成名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如同利刃,仿佛要将陆瑛割开看一看,到底陆瑛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陆瑛面容冷静,一双眼睛里满是沉着的神情,让皇帝浑身汗毛竖立,愈发的恐惧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陆瑛目光灼灼:“皇上,微臣已经查出金国的奸细是谁,恐怕他已经和金人通了消息,金人应该很快就会骑兵攻打大齐,而且不会从北方重镇下手,因为那里有荣国公的兵马,朝廷也向来关注北疆的情势,有个风吹草动立即就会传到京城。倒是东边,自从蒋老将军去了之后,东边交给了高家,高将军治下松懈,一直不太能服众,所以这次京城被围困,高家都没有派兵马前来救援。去年秋天朝廷又在东边建了仓廒,陆陆续续存了不少的粮食,这些粮食正是打仗所需要的。如果没有奸细通消息,金人大约不知道这些情形,也就不敢冒险从东边攻入大齐,可是有人通风报信,金人就会弃北边重镇而选择东边作为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每句话说的有理有据,让人不得不服。

    皇帝也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只在一旁书记,很少说话的秘书郎今日就说出这些、

    “奸细是谁?”皇帝眉毛竖起,“你查出来是谁?”

    陆瑛没有犹疑清晰地道:“是刘景臣。”

    大殿里顿时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却又仿佛在耳边响起一记惊雷。

    “大胆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色铁青:“你竟然诬陷刘相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没有,”陆瑛抬起脸,眉眼中有几分的浩然正气,“微臣知道刘相在皇上心中的地位,也恰恰是如此,若是有了变故,对大齐来说就真的是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信任刘相,命人准备东迁,我们带着兵马离开京城,遇到在那里守株待兔的金人,结果会怎么样,不用微臣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刘相可是你的恩师,中书省能让你来书记,都是刘相的举荐,”皇帝目光凌厉,“你……若是诬陷刘相……”

    陆瑛道:“若是微臣陷害刘相,从此之后就会万劫不复,一个没有道义的文官,将来只会被孤立,就算得皇上一时的欢心,早晚也会真相大白,到时候微臣的下场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冒死前来,是为了大齐和朝廷,”陆瑛弯腰,“皇上现在若是能够察觉真相,一切就还来得及,我们可以想个法子,躲过这一劫。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小小的秘书郎来说,密告刘相的确是冒着巨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就被杀掉。

    更何况陆瑛这个人,还是刘相举荐给他的。

    他却怎么也不相信刘相是奸细,刘相在大齐已经是重臣,不管大事小事他都会与刘相商议,刘相的地位没有人能够撼动,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刘相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为什么要做奸细,金国又能给刘相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没有利益又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皇帝想不通。

    刘相根本不会背叛他,没有理由背叛他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还记得曹太傅临终之前上过一本奏折,请皇上命皇城司前往边疆重镇,探查各国消息,并在京中监察百官,以防别国耳目混杂其中,”陆瑛顿了顿,“微臣在值房翻看中书省文书的时候,偶然发现曹太傅特意调看了当时所有准备升迁官员的甲历,没有问题的官员当时都得到了曹太傅的举荐,刘相当时并不在曹太傅举荐名单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曹太傅生了急病去世,当时在架阁库任职的正是徐松元的父亲,巧合的是徐松元的父亲很快也一病不起,不过在徐松元父亲亡故之前,吏部的员外郎得知徐松元父亲准备弹劾一位官员,那就是刘景臣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旧事,还有一桩意外就发现在眼前,闵怀大人当日急匆匆地准备进宫面圣,却在半路上遭人暗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恰好微臣去闵家时得知,闵大人昏迷中一直喊刘黎的名字,刘黎是刘相的侄儿,微臣大胆猜测,这件事会不会也与刘相有关,于是微臣仗着胆子找了几个人压下了刘景臣的侄儿刘黎。”

    陆瑛说到这里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死死地盯着陆瑛:“私下里扣留朝廷命官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陆瑛声音发颤:“微臣不得不这样做,事急从权,若是微臣错了,微臣定然会来领罪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听,”皇帝冷笑,“如今你手里可否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有,”陆瑛道,“徐家族中人和徐正元已经招认,当年徐老太爷死状有异,徐老夫人与刘相一直私下往来,刘黎也供述是受了刘景臣指使杀了闵怀,闵怀受伤之后还大喊‘奸细’,这说的应该就是刘景臣,闵大人定是发现刘景臣与金人联络,才会遭此毒手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还知晓,刘景臣的来历不清不楚,他的祖辈皆不可查验,就连宗族也是他做官之后强行改的族谱,微臣怀疑他并非齐人,这样一切就都清楚了,非我族人其心必异,便是皇上对他多加恩宠,他想要的也不是大齐繁荣昌盛。”

    陆瑛的话,让皇帝整个人开始发抖,听到这些话他已经不能不信,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即便他情愿认为这是离间之计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陆瑛道,“即便您不信微臣的话,眼下也有几件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立赵氏所生皇子为太子,战乱之时,立储必然能安抚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让探马前往东边打听情况,并且命高将军加强守备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派人监视刘景臣,若是发现异样立即回报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,审问徐家人和刘黎,调出刘景臣的甲历,皇上定然能看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陆瑛说完跪在地上:“但是这样耽搁下去,恐怕皇上和京城全都面临危难,皇上只要想方设法脱险……就还有机会扳回一局。”

    皇帝不得不对陆瑛另眼相看,竟然在这时候思路清晰地说出这些建议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陆瑛眼睛一亮:“还有一个,虽然有些危险,但是值得一用,而且,能够最快辨忠奸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皇帝忍不住继续询问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皇上已经要东迁,不妨就走上一程。如果微臣所料不错,出了京刘景臣就会想方设法与金人送消息。”

    虚虚实实,让人摸不透。

    皇帝抿了抿嘴唇,这样一来,他就占了主动。

    皇帝凝目,高声呼喊常安康:“立即让人去东边查看情形,三日之内,朕要收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陆瑛这个人,如果没有几分本事,前世也就不会位居高职。

    今生也是因为女主重生的关系,际遇才会有了变化,不过根据这一世应该可以达到推算上一世的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