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四章 送你最后一程

第七百四十四章 送你最后一程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听到裴杞堂的话,所有人停下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宁王带着人一脸大义地从人群中脱颖而出,他那一尘不染的甲胄看起来格外的扎眼,虽然是乞降,却仍旧保持着贵族的气度,即便是在人前一跪,他身后那些将士也会牢牢记住他今日的恩德。

    所以他输了,但是输的不难看,退一步保住了自己的力量,这是最大的成功。

    威严的声音却从他头顶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通敌叛国者不赦,不孝者不赦。”

    宁王从容的神情僵在脸上,本来已经平静的心湖霎时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裴杞堂这是什么意思,他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宁王抬起眼睛,看到不远处那个骑在战马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义者不赦,内乱者不赦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微笑着,那双眼睛黑白分明,不起任何的波澜。因为所有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宁王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,甚至乖乖地乞求纳降,换来的却是对他的侮辱,这不合规矩,裴杞堂明明已经答应了,现在却又反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宁王睁大了眼睛,看着裴杞堂。

    你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不敢说出口,怕张了嘴一切就难以挽回。

    宁王吞下压制在心口的怨恨和愤怒:“只要你肯善待百姓,我……就会俯首称臣,不再有任何的妄想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挣扎,希望裴杞堂能够到此为止,一切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去为先帝守灵……若是你应允,我也可以前去照顾太后娘娘,此生都不做他想。”

    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,将所有的尊严都丢在地上,他现在已经没有了王孙贵胄的雍容。

    这样够了吧,即便是皇帝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宁王,”裴杞堂的声音响起来,“你还记得当年在庆王府里,你是怎么向庆王哭诉的吗?因为你庆王上奏折与皇帝争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终你却利用皇帝的手杀死了庆王。你装傻这么多年,连最亲近的人都随意哄骗,甚至为了一线生机杀死王壇……这样的德行早已经称不上是人。”

    宁王浑身颤抖,眼睛里渐渐爬上了红血丝:“你竟然耍诈。”两军阵前,他却这样出尔反尔,难道就不怕被人耻笑。

    裴杞堂欠过身:“你可以走,愿意跟你走的将士都可以离开,不过……明日是最后的机会,就在这里,一战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愿意跟他走的将士。

    宁王向周围看去,许多士兵都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活着多好,好不容易有了活下去的机会,谁还会一门心思走上死路,再说他们中大部分人都在毫不知情之时成了宁王党,如果开始就让他们选择,他们未必会跟随宁王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不杀你,”裴杞堂直起腰身,“因为今天有将士来降,本王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,但是明日……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无数双眼睛落在宁王身上。

    宁王只觉得脚下的土地松动,而他整个人调入了一个黑洞之中。

    他已经跪下了,他已经俯首称臣,他已经如此卑微,裴杞堂却依旧不肯放过他,怎么会有这样心狠手辣的人。

    宁王嘶声道:“我是你的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,”裴杞堂淡淡地道,“你只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做了一辈子的傻子,最终还要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,这就是宁王的结局,应该属于他的结局。

    宁王咬起牙来:“你别忘了,你谋反、大不敬也是十恶不赦,这样对付我,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不一样,”裴杞堂道,“谁赢了谁来定规则,你没有这个权利指责我,除非明日你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就算活着,打不了胜仗,对于金国来说也早就失去了能够利用的价值,你让周焱与交趾合作,最终交趾人放弃了周家,金国也会这样对你,因为你在他们眼里最多就是个卖国逐利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完话,调转了马头慢慢地离去。

    宁王望着裴杞堂丝毫不加防备的模样,整个人如置冰窖。

    对裴杞堂来说,他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威胁,这是对他的蔑视,也是对他最大的侮辱,一个失去了抵抗力的敌人,不过就是个玩物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太后。”宁王忽然道。

    太后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“你会见到的,”裴杞堂道,“明日,你一定会见到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大军向后撤去,不少宁王的军队丢下了手中的武器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周围再一次安静下来,宁王环视四周,一面白旗插在地上,周围不过百名将士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,他们会被庆王的军队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末将等人拼死护送您离开。”

    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宁王摇摇头:“准备明日迎战吧!”事到如今,他还不至于愚蠢的尚存一丝侥幸。只是他没想到太后竟然没来帮他。

    这就是皇家,他早就已经看透,太后已经有了裴杞堂,自然不会再管他死活,没有了利益,谁也不会帮衬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。

    脚步声就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说到做到,这次来的不是轻骑,因为只要步军就可以掌握住整个战局。

    宁王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时候死去。

    他仍旧不敢相信,他会死的这样轻易,这样无声无息,没有人会在意,没有人会记着这一战,也许在史书上,他不过就是个假宁王,王壇手中的傀儡。

    王壇死后,他们这些乌合之众也很快分崩离析,最终他死在了庆王手中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死亡也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一支箭射过来,他没有来得及闪躲,箭尖深深地刺入了他的大腿,鲜血沿着裤子淌下来,如此温暖,紧接着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传来,他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痛苦。

    又是一箭,这一次对准的是他另一条腿。

    鲜血再一次迸溅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可以一箭射杀他,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增添他的痛苦,这是在虐杀。

    裴杞堂是在为庆王报仇。

    他不该杀死庆王,可是庆王不死,他又要怎么争皇位,不能怪他只怪皇位只有一个,如果他们生在普通人家,定然会兄友弟恭。

    可惜了。

    宁王笑起来,第一次他如此的开怀。

    因为他就要死了,这次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谋划,再也不用胆战心惊地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太后,那边是太后。”

    将军大声喊叫着:“您看看,太后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转过头,就在不远处的山脚下,盛装打扮的太后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是太后,虽然相隔这么远,但是他却能肯定,也许这就是母子之间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向太后那边撤。”宁王心中再次燃起了一丝渴望,他捂住了腿上的伤口,立即吩咐。

    只要抓到太后,裴杞堂多多少少也会有些顾忌,说不定他就能借此逃脱。

    虽然人之将死,但是却不能放弃最后挣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了,宁王向这边来了,太后娘娘您还是进马车吧!”

    内侍低声劝说着,裴十小姐上前搀扶起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摇了摇头:“他伤不了我。”她站在这里,就是要看他最终会有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她本来还怀着几分的期望,可是在看到他带着人向这边靠过来时,一切就全都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宁王是想要利用她脱身,她明白宁王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事,竟然会生下这样几个儿子。

    宁王还不如皇帝,这是她和先皇都没有料到的,也许她的宁王早已经被毒死了,留下的这个不过是鬼魅。

    眼见宁王就到了眼前,一队人马从两边站出来,手里握着的神臂弓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母后,”宁王大喊一声,“母后,救我。”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孩子在挣扎,红着眼睛,满脸委屈,找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就是这样陪在她身边,利用她这个母亲的心思,向她无休无止的索要。

    她不止是一个太后,终究还是一个母亲,一个惯坏了孩子的母亲。

    宁王死在这里,也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所以,她要来送宁王一程,不管宁王死的有多惨,她必须要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当年是她将宁王带到这个世上,现在她要看着他离开。又一次的母子分离的疼痛,她必须要承受。

    箭,毫不留情地射进了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一个个人倒下,鲜血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宁王也慢慢地跪下来,他伸出手向太后抓去,不停地动着手指,一次又一次,眼睛中充满了怨恨。

    终于他一头栽在地上,大量鲜血从他嘴中涌出,他无法呼吸,眼睛中再也没有了光彩。

    挣扎了几下后,宁王再也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宁王死了。

    太后闭上眼睛,两行泪水慢慢地淌下来,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,多亏裴十小姐在一旁搀扶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没事了,扶我去马车上歇着吧!记住……”说到这里她顿了顿,“没有庆王的吩咐,谁也不准透露今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外面只知道宁王和庆王在打仗,还不知道宁王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就让宁王死的更又价值些,也算偿还他的罪孽。

    太后靠在软垫上,脸上满是疲惫的神情,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,三娘骑着马驰过来,到了一个二十多岁青年男子身边。

    三娘笑着道:“二哥你说,这一仗谁赢谁输呢?”

    秦王抬起眼睛:“宁王已经是落水狗,庆王却如日中天。”

    三娘摇了摇头:“我看谁他们都会输,就算庆王杀了宁王又如何,按照齐人先知的话,庆王会死在二哥手上。”

    所以,都会输。

    “大齐已经是一盘散沙,”秦王道,“也该是我们出兵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庆王离开京城,急着吞并宁王的人马,就是要与大齐皇帝隔江而治。这样一来庆王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大齐皇帝陷入了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金国的探马来禀告,“庆王向南边行进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三娘并不意外:“看来庆王也是个识时务的人,表面上不信谶书上所说,实际还不是要避开我们金国的兵马,生怕被先知言中。”

    秦王皱起眉头:“大齐的庆王并不像是个一心逐利之辈。”虽然他与齐人互为对手,但是对于齐人庆王,他心中还是有几分的敬佩。

    就算是父王也不能在短短半年之内,集结到这么多的人马,夺走了大齐半壁江山。

    可惜了,庆王不敢出面与他一战,否则进攻大齐的第一战,他真想先与庆王试一试,至于那个将自己锁在宫中的皇帝,他没有半点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庆王远离京城,皇帝手中的兵马已经很少,正是我们出击的好时机,我们从东面取路,绕过韩璋,在大齐皇帝还没有回过神之前,就已经兵临城下。”

    三娘一拍手:“二哥在父王面前会立下头功。”

    庆王不要北方,他们却不嫌弃。

    秦王道:“我总觉得不妥,万一庆王不信那谶书上所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信他就不会四处求佛保佑庆王妃母子平安,”三娘说着微微一顿,“庆王妃也如许氏所说怀有身孕,而且我也提前做了准备,万一庆王府阻拦,我们有也法子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二哥不出兵,只怕三哥、五哥就会动手,父王既然已经确定要起兵攻齐,不管怎么样都会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三娘话音刚落,立即有人前来禀告:“王爷,三公主,王上已经点兵了。”

    三娘眼睛亮起来,果然一切都被她言中,只可惜她不是个男子,否则她早就建功立业,何必要站在这里为二哥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三娘纵马前行:“你不走我可要先行一步了。”上次离开京城她就说过,希望再到京城时,那里已经不再是齐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来一个长章节,这样看起来会舒服很多。

    这本书是教主最长的一本,其中很多人物都是花心思去写的,所以最后也想一个结局。

    只能说尽量去做,尽量做好,谢谢大家的宽容。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:最后一天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