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一章 慢慢失去

第七百四十一章 慢慢失去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正在思量间。

    常安康上前低声道:“赵指挥使在城门口抓住了萧修容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更加深暗。

    不止是这样。

    常安康接着道:“慈宁宫那边传来消息,太后娘娘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睁大了眼睛,太后竟然在这时候与那些人一起离京,这真是狠狠地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在为期前,京城竟会有这样的混乱。

    皇帝控制不住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金国难道真的要发兵大齐?金国与宁王勾结的事他已经知晓,但是他从没将金国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皇帝眼睛里要冒出火来,他只想将大殿上这个舒王立即杀了,若不是舒王坏事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逃窜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舒王道,“微臣愿意修书一封,请西夏派兵支援大齐。”

    舒王的女儿如今是西夏的皇后,此时此刻他需要西夏支持,所以还不能杀。

    皇帝很想笑,他如今哪里还像一个皇帝,他还不如街边的乞丐,至少乞丐不会担忧随时会有人来杀了他。

    前有狼后有虎。

    他手里能调动的兵马却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韩璋说的是真的,他没有兵马抵抗金兵。

    韩璋说的是假的,那么韩璋就是投奔了庆王,现在北疆的兵马也在庆王手中。

    皇帝心头一阵疼痛,庆王是没有来夺宫,庆王像是直接绕过了这一步,直接将大权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直接与朝廷对立。

    这个天生的反骨,逆臣。

    皇帝的额头上青筋暴出,他真是恨不能亲手将齐堂和裴家灭族。当时齐堂当众杀了沈昌吉,他还以为得了一个忠心耿耿的能臣,谁知道……

    皇帝心窝一阵刀割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皇帝看向赵廖:“庆王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赵廖道:“庆王的人向杭州方向去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哼一声,前朝时,太祖一直不能拿下北方,直接囤兵江浙,与前朝沿淮水为界建立了大齐,难不成庆王也要跟他玩隔江而治这一套。

    可笑之极,只要有他这个皇帝在,庆王永远就是个藩王,就是个反贼、逆臣。

    赵廖舔了舔嘴唇:“微臣捉拿庆王时,听庆王党说,庆王回的是藩地。”

    至少在表面上,一个王爷回到藩地,没有自封为皇帝,远远离开京城,就好像并无谋反之心。

    赵廖将手里的奏折拿出来:“庆王的人还送来了奏折,请求皇上先除奸佞,免得等到金国偷袭大齐,那一切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就要去拿那奏折,皇帝伸手抓起桌案上的茶碗用力掷过去。

    碎瓷的声音传来,所有人低下了头,常安康也霎时明白,立即退回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觉得要先查奸佞?”

    在皇帝的注视下,殿上的人互相看看,谁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舒王眨了眨眼睛:“当然要查,不查怎么办,等着那人再给金国传递消息,让金人打过来不成。”

    赵廖不禁为舒王捏了一把汗,现在也只有这个意识不到危险,不懂得政权争斗的王爷才敢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查,”皇帝冷冷地道,“朕命你们去查,立即将金国奸细给朕捉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定会尽心竭力。”

    大殿上众人的声音震得皇帝攥起了拳头,皇帝感觉到权利渐渐地从他手中流失,他明明不想要现在的结果,却无法以一己之力更改,因为他还要依仗这些臣子,不能将这些人推给庆王。

    所以他逼不得已,他只能暂且先放过庆王一马。

    等到官员陆续退下,皇帝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,空气就像刀一般割开他的喉咙,他忍不住一阵剧烈地咳嗽。

    就像先皇临死前那样,仿佛要将身体里的东西都咳出来,愤恨的眼泪顺着皇帝的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“朕要杀了他,”皇帝半晌才咬牙切齿,“朕一定要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侍卫司和皇城司开始带着人在宫中和京内寻找金人。

    皇帝答应先平外患,让不少官员安下心来,大齐内部再闹,最坏的结果是换个皇帝,真的放了金人南下,大齐王朝就算完了,而且金人所到之处必然是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刘景臣走出宫门,身边忽然人影一闪紧接着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腕,将他向一旁拉去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几乎将刘景臣吓得魂飞魄散,额头上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。

    刘景臣稳下心神抬起头,意外地发现拉他的人竟然是陆瑛。

    “陆瑛?”刘景臣皱起眉头问过去,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陆瑛一双眼睛说不出的幽深,脸上没有特别的神情,一如既往的沉稳,他弯下腰道:“学生听人说,金人的奸细混入了朝廷,于是急着来问老师,真的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刘景臣脸上一僵,陆瑛跟了他这么久,也算是他的心腹,许多事都帮他办得妥妥当当,所以在面对陆瑛时他也就放松了紧绷的心弦:“不要出去乱说,这是庆王的计谋,为的是不让皇上追捕他,皇上命人追查奸细,也是权宜之计,为的是稳住人心。”

    陆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记住,不论什么时候,谁问起来,你都是这话。”

    陆瑛再次躬身,眼看着刘景臣慢慢地走开,知道刘景臣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,陆瑛才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闵子臣立即上来道,“是不是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瑛目光深远:“等到最好的时机揭穿他,我们只有一次机会,不能让他察觉,也不能让他有所防备。”

    而且要快,要赶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,在裴杞堂手下争出一条路,裴杞堂想要除掉皇帝,他就要想方设法保住这皇权。

    他不能让裴杞堂从他身边夺走一切,该属于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城门紧闭,再一次进入了戒备。

    定远侯等人带着兵马赶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宁王受到了消息,因为多日奔波而憔悴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的笑容:“成了,金国答应本王的事成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金国到底用了什么手段,让皇帝立即调转矛头指向庆王。

    真是好本事。

    这下,坐山观虎斗的人成了他。

    宁王不禁笑几声:“当年先皇立他为皇储时,惠王府中的幕僚就断言,他必然是个昏君,果然如此,现在我就要看着他怎么被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”宁王道,“立即转兵去京东,想方设法在青州与金人会和,我们要借金人的手除掉皇帝和庆王。”

    幕僚不禁有些犹豫:“如果金人出尔反尔对王爷不利……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”宁王摇了摇头,“金人虽善骑射,却没有实力吞掉整个大齐,既然我已经答应划二十州给他们,并且派官员帮他们管理属地,每年与他们通商贸易,他们不费任何力气,坐等税收,何乐而不为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拿到齐地又无心力去管理,反而被束缚,”宁王脸上露出自信的神采,“我清楚金人的想法,才能与他们交换利益。”

    宁王话音刚落,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“隆隆”的声音,茶杯里的水也跟着颤动,隐隐约约仿佛有马蹄声传来。

    传令兵闯进军帐:“不好了,有兵马……有兵马朝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个人终于要领盒饭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