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章 真后悔

第七百四十章 真后悔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哪里来的奸佞。

    皇帝站起身一双眼睛凌厉地看过去,殿上的臣子纷纷低下头。

    外面闹了一夜,皇上的禁军四处抓庆王党,却没想到扑了个空,庆王党不但没有围攻皇宫,反而带着人出了京。

    庆王为什么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,选择不战而逃?

    众人不禁议论纷纷,互相打听之下,听说了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北疆荣国公连夜送进京战报,金国的斥候频繁出现在边疆,真定这段日子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几次战事,虽然大齐都赢了,但是金国仅仅是在试探,若是大齐再不加强防御,定然会吃败仗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荣国公在北疆抓到了金国的斥候,在斥候身上发现了大齐的地图和京城各地布防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不得不让所有人惊慌。

    如果皇上只顾得对付庆王和宁王,忽略了强敌,让金国南下围攻京城,结果就会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上朝的路上,大家聚在一起窃窃私语,京城一夜之间的变化,比之前宁王谋反试图发动宫变还要让人心焦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老寿王终于道,“真定是不是送回了战报?”

    大殿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等待着结果。

    皇帝皱起眉头,荣国公的战报他都还没有看,寿王却这样问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还没有说话,老寿王接着道:“外面都在传,金国有奸细在京城。”寿王将那些传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到奸细两个字,刘景臣的呼吸不由地一滞,难道是谁走露了风声。金国让人来回传递消息的人是不是真的落入了韩璋手中。

    那些人会不会暴露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刘景臣觉得脖颈上一片冰凉,冷汗已经顺着衣领淌了进去。

    奸佞就是金国的奸细。

    皇帝的怒气立即变成了惊诧,转头看向常安康,常安康立即将战报交到皇帝手中。

    草草看了战报,皇帝“啪”地一声拍在了御案上:“一派胡言,明明是韩璋不肯乘胜追击,却说什么怕中了金人的诱兵之计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着脸色铁青:“荣国公去真定这么久为什么不送战报,偏偏等到庆王谋反才送消息入京,借着这个机会在京城中散播谣言,其心可诛。”

    皇帝瞪圆了眼睛:“朕让他进京救驾,他却留在真定,那时候朕就该让人擒他进京。”

    “朕早就应该看出来,荣国公是庆王党,还有谁,”皇帝冷笑着看大殿上的官员,“还有谁是庆王党。”

    寿王不禁骇然,到了这时候,皇上的眼睛还在庆王身上,今天他真不该进宫来,他早就该和太后一样,放弃。

    放弃眼前这个皇帝。

    “哎呀,”叫喊声传来,“轻点,你们都轻点,拽我做什么,我又没有犯错,我这衣衫不整不能面君啊。”

    寿王眼睛一抬,转过头去,他听到了舒王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子死了之后,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没用的舒王。

    大殿门打开,赵廖先上前禀告,然后两个侍卫将舒王架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舒王双脚不停地蹬踹,试图挣脱侍卫的钳制,见到了皇帝和众人这才不得不放弃,像一滩泥般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好奇地看着大殿上的舒王,他一身褴褛,看上去如同街头的乞丐,如果不是舒王事先说话,没有人会相信,这个人竟然是大齐的王爷。

    舒王伏在大殿上:“皇上,微臣有罪,微臣没能护好太子爷有罪啊。”说着不停地叩拜起来,谁知才刚刚磕了两个头,就从他怀里滚出一件物什。

    是一块黄澄澄的金饼。

    舒王急忙伸出手,将金饼重新踹进怀里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赵廖禀告道,“舒王爷准备逃出城,被微臣撞了个正着,听传令兵说,舒王爷是受荣国公所托,将北疆的战情带回京城的。”

    赵廖话音刚落,舒王立即辩驳:“没有,没有,我不认识那个……我与那韩璋不熟悉……我怎么会传什么战情,没有……真的没有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听说宁王……逃了……对,我要去投军为太子爷报仇。”

    分明就是见势不好要逃走,却用了这样可笑的借口。

    舒王一脸的贪生怕死,让皇帝心头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“太子被宁王所害,你去了哪里?”皇帝道,“舒王府其他人呢?如今可在京城?”

    赵廖禀告道:“舒王妃带着人已经离京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又是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这次连寿王都皱起眉头,一脸怒气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荣国公可让人送消息回京?”

    舒王也垂下头来:“荣国公让微臣送了,可是微臣听说皇上抓捕庆王党,那荣国公是庆王妃的义兄,定然也是庆王党,庆王党说的话皇上必然不肯相信,微臣说了也……没有用,也许还会因此也被当做是庆王党,不如……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寿王大喊起来:“糊涂,身为皇亲国戚,竟然如此……不堪重用……”

    舒王一脸委屈:“微臣也没有……一走了之……微臣还写了封密信给吏部尚书,请他代臣向皇上禀告,谁知吏部尚书连夜逃走了,”说到这里他抬起头,吞咽一口,润了润嗓子,“我们大齐有金国的奸细,荣国公早在几天前就收到消息说,庆王回京之后会被皇上忌惮,等到皇上开始捉拿庆王,京中再生内乱,禁军和两位王爷兵马两败俱伤,就是金国南下最好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所有人惊骇地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几天之前,皇上还没有下令抓捕庆王。

    甚至庆王都还没有入京,那些消息却已经到了北疆要塞。

    必然是有金国的奸细在,否则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消息,而且这个奸细位高权重,至少很了解皇上的心思。

    大齐朝廷有这样的人在,就是最大的灾祸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件事定然要查个水落石出啊。”

    已经有官员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“皇上,此祸甚于庆王,必须立即防范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皇上,金国不容小觑,当年他们绑走太子,就居心叵测。”

    一阵嗡鸣声响彻在皇帝耳边,他怎么也没想到身边竟然会有金国的奸细。舒王的话是真还是假,他竟然无法分辨,如今京城中一片空虚,金国人真的南下攻城,那将是什么局面。

    皇帝忽然之间有些后悔,不应该先对庆王下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