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三十五章 骤雨倾盆

第七百三十五章 骤雨倾盆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庆王反了。

    闵夫人张着嘴半晌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闵子臣并不觉得意外:“母亲现在还想跟着庆王府走?他们是谋反,是大齐的乱臣贼子,就算将话说的再漂亮,他们也是反贼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脸色难看,下意识地去找闵怀的身影,多少年了,但凡有大事她都会听老爷的,可是现在老爷没了,她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,所以她只能去猜测,如果闵怀在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闵夫人道:“如果老爷在这里,一定会让……让……我们跟着庆王走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显然并不赞同:“父亲一心为大齐这么多年,如今已经没了,母亲还要给父亲冠上反叛的罪名……”

    闵夫人立即道:“我怎么可能这样做,我只是觉得你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不该这样觉得,”闵子臣义正言辞,“我们闵家就不能与这样的人为伍,不管到什么时候,都要有自己的立场,这样看来我们家更要跟庆王府撇清关系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说完看向管事:“你出去跟庆王府的人说,我们不走。”

    管事应了一声急急忙忙出了门,却发现原本停马车的地方却空空如也,庆王府的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管事转身回去禀告:“庆王府的马车已经走了。”一阵风似的,来的那么快,去的也那么快。

    闵江宸抬起头,离开的马车就是庆王府的态度,琅华那么聪慧的人定然已经想到了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形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庆王府最后一次帮闵家,从此之后闵家和庆王府不可能再站在一起,不,应该说闵家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闵江宸心中一阵疼痛,她终究还是辜负了琅华,不知道琅华会不会难过,但是她也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闵江宸看向旁边的陆瑛。

    琅华,就当她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吧,不要再记得她们从前要好的时候,不要再为她伤心难过,这就是她最大的期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舒王府。

    舒王妃刚迷迷糊糊睡着,就被一阵响声惊动起来,门外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,她虽然并不能听清楚,却还是有几个字落入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东西……从后门走……您放心……片刻功夫就能出城……只要出了城……谁也无法追查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王府的长史。

    舒王妃心中一惊,王爷一直没有消息,京中又遭受如此大变,兴许会有人趁机向王府动手。

    千防万防家贼难防,虽然她不相信一直忠心耿耿的王府长史能做出这种事,可是她不得不相信亲耳听到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您进去……再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低,舒王妃慌乱起来,难道这些人不仅要劫财还要绑人,听说许多山匪这样做,用来要更多的财物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,舒王妃立即拿出了床边柜子里的一柄刀刃,悄悄地躲在了帐子里。

    门果然被慢慢打开了,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,一个人影向床边靠来。

    舒王妃颤抖着抽出了刀,等着那人撩开幔帐向床上探身过去,立即狠狠地向那人扎去。

    “咦,人呢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想起来,舒王妃“呀”了一声扔掉了手里的利器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短褐的舒王转过身。

    突然的夫妻相见让舒王妃又惊又喜:“王爷……怎么会是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打扮。”

    差点就死在老妻手里,舒王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,他却已经顾不得回味方才惊心动魄的一幕,立即拉起舒王妃的手:“我们今晚得逃走。”

    逃走?

    舒王妃不明就里,为什么要逃。

    “不止我们要逃,”舒王眨了眨眼睛,“你要让那些宗室都知道,我们要偷偷摸摸地逃走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偷偷摸摸逃走,为什么还要那些人知道。

    舒王妃眨了眨眼睛,王爷这是在谋划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家里的细软能带的都带上,要让别人看出我们是惊慌逃窜,我已经留下了人手,只要有人问起来,就说金国已经带兵在北边作乱,看来不日就会到京城,我们要去南方避祸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说辞?

    舒王妃道:“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怎么可能有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舒王的脸沉下来,神情说不出的严肃:“这就是即将要发生的,你要按照我说的做,否则将来我们只会一直逃亡,而且无论怎么逃最终也是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舒王妃点了点头,她相信王爷,如果不是情势严峻王爷绝不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舒王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快些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廖带着人在城中穿梭,天空中一道道闪电划过,冰冷的雨滴落在他的脸上,却还没有将他淋得清醒,因为这一切真的像是梦,他也期盼这只是个噩梦。

    “大人我们进去吗?”

    裴家大门就在眼前,所有人抬起头等着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进去,”赵廖吞咽一口艰难地下了决定,“但是不要随便伤人,更不能对女眷失礼,特别是庆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您放心,”下属道,“我们都知晓。”

    门被敲响,却没有人应声,几个人互相看看,拍的更加用力:“开门,我们是侍卫司的,皇上有命,传庆王进宫说话。”

    黑夜里,喊声格外的清晰,然而却仿佛石沉大海,依旧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下属上前道,“说不定已经走露了消息,我们要不要闯进去?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第二种选择。

    赵廖挥挥手:“将门强行打开。”

    厚实的门板被打开,裴家的宅院笼罩在黑暗之中,举目望去没有任何人影。见到这种情形,不知怎么的赵廖莫名地松了口气,此时此刻他竟然期盼庆王逃走或者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搜,”赵廖道,“找到人就带过来问个清楚,庆王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侍卫司的人立即四散开来,雨越下越大仿佛要将火把浇灭,几个人在宅院中穿梭却没有任何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大人,庆王会不会带人进了宫。”

    宫中戒备森严,没有几千人用上几天时间很难攻克,庆王应该不会这样做,赵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庆王的心思向来难猜,他实在想不透,庆王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赵廖站在长廊里皱着眉头思量,黑暗中忽然传出一个声音:“赵指挥使在找本王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参加妹妹的订婚仪式,回来晚啦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赶上更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