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三十四章 相信谁

第七百三十四章 相信谁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那贱人呢?滚出来,给小爷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黎砸完了东西,立即走出门向旁边屋子搜去。

    闵家下人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刘黎生的粗壮,天生就有把好力气,手里的钢刀一挥,闵家下人立即见了红,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再上前。

    刘黎一脸狰狞:“谁敢再来,小爷就让你们立即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刘爷您误会了,我们家夫人不是要跟您退婚,而是……老爷如今已经没了,总不能不办丧事就办喜事,您等我们大小姐守完孝,自然就……顺理成章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刘黎瞪圆了眼睛,“你们当爷是傻子,人说死就死了?你们唬谁呢,尸体呢?拉出来让爷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黎酒气冲头,愈发无法无天,沉重的脚步声传来,仿佛已经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门外的家人再也无处闪躲几个人扑上去缠住刘黎,刘黎却像一只发疯的野兽,不管不顾地挥舞着手中的利器。

    闵夫人心跳如鼓,将闵江宸紧紧地护在身后,没想到老爷刚刚去世,闵家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,将来九泉之下她要如何像老爷交代。

    闵夫人嘱咐闵江宸:“一会儿他进来,你就逃。”她就算拼得一死,也要护住阿宸。

    闵江宸拼命地摇头:“不,我要和母亲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门开始剧烈的晃动,刘黎显然要闯进来。

    曲柳的木门经不起这样的重击,用不了两下就会支离破碎,“轰”地一声响,门板果然被撞开,人高马大的刘黎一脸狰狞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屋子里的闵夫人和闵江宸,刘黎狰狞一笑:“原来都在这里。”抬脚向屋子里走来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闵夫人大喊一声,却阻止不了刘黎。

    眼见刘黎就要走到跟前……

    闵江宸紧紧地捏住了手帕。

    “将他拿下。”威严的声音传来,闵夫人听到了抽刀声响,紧接着几个官兵围了上来,官兵和家人不一样,他们更懂得如何才能制服个武人。

    眼见着刘黎开始束手束脚,失去了方才猖狂的模样,闵夫人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闵江宸搀扶着闵夫人,抬头看到了陆瑛。

    陆瑛站在那里,脸色冷峻,在火把的照射下,显出了几分的威严,不知怎么的看在闵江宸眼里,是那么的亲切而和煦,熨帖着她慌乱的心。

    陆瑛来了,他到底还是来帮闵家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妹妹,”闵子臣走过来,“那畜生有没有对你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”闵夫人道,“他刚刚闯进来……”如果子臣他们晚到一会儿,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闵子臣抿起嘴:“这要感谢陆瑛,要不是陆瑛早有准备,事先在禁军中找了人手,我们也不会这么快赶到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不禁有些动容,之前陆瑛说刘黎的事,她还不肯相信,以为陆瑛在耍什么花样,没想到真的是这般。

    刘黎被捆住却仍旧大喊大叫:“你们竟敢这样对小爷,等我禀告刘相,将你们全都下大牢。”

    “刘黎,”陆瑛走过去,“我问你一句话,闵大人是不是伤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屋子里霎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闵夫人差点惊呼出声,闵江宸难以置信地望着刘黎和陆瑛。

    就连地上的刘黎都已经不再挣扎,眼睛中的酒气仿佛也散了一大半,怔怔地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刘黎半晌才道,“你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根本不将闵家放在眼里的人,却在这一刻脸上却满是惊慌失措,仿佛被人揭开了最重要的秘密。

    陆瑛向前走两步:“是不是刘相命你向闵大人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刘黎的眼睛睁得更大,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,嘴巴一张一合不知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堵上嘴,先带下去,好好看管。”

    陆瑛一声吩咐,禁军上前立即将刘黎押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闵夫人望着陆瑛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这些,我们老爷是被刘黎加害……”一切都发生在她眼前,她却仍旧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了旁人,陆瑛才道:“不是刘黎,而是刘相,闵大人是被刘相害了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更加不明白:“为什么?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陆瑛道:“只要仔细审那刘黎,我们就能知晓实情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的心一阵乱跳,她竟然差点就嫁给了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事不宜迟,”闵夫人急切地道,“就让人去问,问清楚,他们到底为什么……”仇人就在眼前,她恨不得立即为老爷报仇。

    旁边的闵子臣道:“要想查清楚,眼下还不能惊动府衙,万一真的和刘景臣有关,走露了风声,恐怕就……”

    闵夫人只觉得浑身没有了力气,皇上那么信任刘景臣,闵家又向来被当成太后党,没有确实的证据,闹到皇上那里谁赢谁输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什么呢?我们家老爷和刘景臣一直没有恩怨,为什么他要向我们老爷下手。”闵夫人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无能,离开老爷什么事也做不成。

    忽然她想起来:“要不然去求庆王妃帮忙。”现在也就庆王府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夫人,”管事进来禀告,“门口来了两辆马车,说是庆王府派来的,赶车人拿来了帖子,请您上车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忙伸手接过去,管事手中捧着的果然是庆王府的名帖。

    闵子臣看向陆瑛,陆瑛一双眼睛幽如深潭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拿好东西上马车,”闵夫人握住闵江宸的手,“我们跟王妃走总是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不禁皱起眉头:“这么晚了要去哪里?这些人可不可信,现在兵荒马乱母亲怎么能这样轻易就下决定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有一丝犹豫,她沉思片刻才道:“庆王妃已经事先跟我说过,只要庆王府来马车,让我不要犹豫,立即就跟着走,王府会保我们平安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冷哼一声:“庆王府能保的了谁,战事过后皇上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庆王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迟疑间管事又来道:“王府的人说,若是您不上车,他们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走吧,”闵子臣道,“如今父亲不在了,家里便由我这个长子打理,我们不能对庆王府偏听偏信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看向闵江宸:“阿宸你呢,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垂着眼睛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只是无论去哪里,我们一家人都不能分开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话音刚落,陆瑛身边的人进来低声禀告:“赵指挥使带着人马去了裴家。”

    陆瑛点点头,看向闵夫人:“庆王反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妹妹结婚,我们被堵在高速了??

    主要是路盲的我开过了高速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