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三十章 爬龙床

第七百三十章 爬龙床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徐侍御,这就是您的居所。”

    侍御,徐谨莜的心一阵乱跳,她以为最少也要是个婕妤,却偏偏只是个比宫人高一阶的侍御。

    那个刘景臣骗了她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还没有谢恩呢?”旁边的管事妈妈立即提醒。

    徐谨莜这才僵硬地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徐侍御您好好准备准备,皇上一会儿就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抿了抿嘴唇应下来。

    内侍带着人退了下去,管事妈妈立即跟上前打点。

    徐谨莜坐在屋子里,向周围看去,这样一座普通的宫殿,从前她在慈宁宫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,更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难道她这一步走错了吗?

    “大小姐,”管事妈妈上前低声道,“应该叫您主子了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的手握成拳头:“她怎么能就是个侍御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别急,最重要的就是走过这道宫门,您现在已经做到了,”管事妈妈立即上前安抚徐谨莜,“如今只要侍奉好了皇上,很快就会晋封,要紧的是您心里得清楚,怎么才能让皇上另眼相看,您有什么地方是和旁人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静下心来,她带进宫的这个温妈妈,是她在家庵里认识的,对她一直多加照顾,要不是温妈妈她可能真的要青灯古佛过这一生。

    徐谨莜点了点头:“我都知道,现在皇上的心腹大患是裴杞堂和顾琅华,事到如今皇上也知道当年错杀了许氏,我只要在这上面下功夫,迎合了皇上的心思,皇上就会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妈妈笑着点头:“这就对了,奴婢常说,主子虽然受了些苦,但是享福的时候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看了看左右才道:“许氏曾说过的那些话我都记住了,皇上问起来我就如实的说,但是三……他们会不会直接攻下了大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管事妈妈笑道,“您看看您在哪里,这是大齐的皇宫,大齐守卫最森严的地方,金国远在太原之外呢,那里有边关守将,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破关,绝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,您只要安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了战事,皇上也会带着人躲开,您是娘娘又知道先知那些事,皇上舍弃太后也会带着您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知道管事妈妈这是在安抚她,她不会跟太后比,但是只要她还有用,她手里握着刘景臣的把柄,即便刘景臣想要害她,也要看金国人答不答应,这些可都是顾琅华教她的,她从前就是太软弱,太善良才会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我服侍您梳洗打扮吧!”管事妈妈上前搀扶徐谨莜。

    梳洗、打扮,旁边的宫人垂头侍奉,徐谨莜觉得踏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皇上已经从勤政殿起驾了。”

    内侍一声催促,徐谨莜的心立即像打鼓般乱跳。

    皇上定会先问她许氏的事,徐谨莜想好了要怎么回答。她要让皇上高兴,如果这次做不好,也许就再也没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说话间几个内侍和宫人已经进了门。

    见到徐谨莜的模样,内侍皱起眉头:“这都是怎么侍奉的,皇上的规矩你们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宫人战战兢兢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快,都动起来,耽误了皇上的事,你们一个个都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宫人不敢再耽搁,立即上前搀扶徐谨莜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徐谨莜问过去。

    宫人不敢说话只是将徐谨莜拉到内室里开始动手脱她的衣衫,徐谨莜惶恐:“这衣服是新换好的,你……你们……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一个内侍走过来,徐谨莜吓得就要将衣衫拉起来,却阻止不了几个宫人的手,暴露出来的身体被内侍看了个正着,徐谨莜心中立即升出一股的羞耻感,不过立即地这种感觉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内侍不是男人,她在宫中住了那么久,对这些事早应该见惯不怪,她不能手足无措地让人笑话,她可是见过世面的官家小姐。

    眼见衣服都被脱下,却没有人拿新衣裙过来,宫人反而搀扶着她向床上走去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徐谨莜浑身汗毛竖起,结结巴巴地说出来:“我……我还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内侍笑一声:“这话徐主子可不该说,您随时随地都要等着侍奉,这里是皇宫,所有人都要听皇上的,只有皇上好了,才有您的好。您应该早就明白了,否则也不能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内侍是在讽刺她想方设法爬上龙床吗?徐谨莜抿起嘴唇,她要记住这些人,早晚有一天让他们卑躬屈膝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已经记住了,见到皇上立即将那些话说出来,只要给她几乎,她就会说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众人行礼的声音,徐谨莜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个人影。

    皇上。

    徐谨莜试图起身却被床边的宫人牢牢地按住,片刻功夫,帘子被掀开,徐谨莜下意识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皇帝站在床边,明黄色的亵衣下面没有着裤子,两条腿就这样裸露在外。

    徐谨莜瞪大了眼睛,那些想说的话忽然去了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宫人起身撩开被子,皇帝立即躺了进去。

    脱掉那一身的龙袍,皇帝此时此刻就像是个发福的中年男人,已经下垂臃肿的脸上带着几分的情欲,一双眼睛里是冷漠和麻木,伸出手立即抓向了徐谨莜的胳膊。

    徐谨莜很想大叫,却发不出声来,只能扭动着身子躲闪。

    皇帝的神情中夹着几分的轻蔑,仿佛是在耻笑她。

    沉重的身子不管不顾地压上来,陌生的气息灼热地喷在她脸上,徐谨莜终于颤抖起来,大喊出声:“皇上……皇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话刚说到这里,皇帝的大手伸过来牢牢地掐住了她的脖子,让她喘息不得,她立即挣扎起来,那只手却如同铁钳一样,她越是挣扎收得越紧。

    徐谨莜眼前渐渐模糊不清,正当她要失去意识时,那只手终于松开了,她就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,张大嘴剧烈的喘息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皇帝已经让人擦拭了身体,穿好了长袍,居高临下地看着徐谨莜:“许氏都跟你说了些什么?全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来吧二货。

    求月票呀,这两天出票了,教主奋斗了一年,还差这两个多月就见结果了,大家帮帮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