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二十四章 阻止

第七百二十四章 阻止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陆瑛转过头去,闵江宸身边的姚妈妈边说边哽咽:“奴婢也就直说了,大小姐是什么心思三爷应该明白,老爷出了事,大小姐在床边侍疾,老爷昏迷中提了几次刘校尉,大小姐听得清清楚楚,知道老爷放心不下她,所以……所以就答应这门亲,要嫁给刘校尉了。”

    闵怀之前看上了刘家这门亲,想要将闵江宸嫁过去,只是闵江宸不肯答应。

    陆瑛目光微深,从镇江到京城,闵江宸帮了他不少忙,就像闵家下人说的,他也清楚闵江宸的心思,子臣在他面前不止提过一次,闵江宸如何和闵大人抗争,他对闵江宸也并不反感,甚至想过有那些传言在先,闵家若是愿意他也会娶了闵江宸。

    姚妈妈望着陆瑛,脸上满是期盼,若是陆三爷肯开口阻止,至少证明对大小姐还有几分心思。

    陆瑛想了想:“跟子臣说一声,我在这里等着他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别的话。

    姚妈妈低下头应了一声,陆三爷的心思谁也猜不透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闵子臣就到了陆瑛面前。

    闵子臣目光散漫,脸色苍白,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。

    陆瑛一掌拍在了闵子臣的肩头:“事已至此,你是闵家长子总要振作起来,才能撑住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眼睛里多了些许光芒,却还是一脸颓败:“我……知道……只是父亲……”哽咽着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闵大人跟我在北城的时候见过刘黎,刘黎借着运送伤兵就没有上过城墙,闵大人看在眼里,十分生气,我想闵大人在世,不会再同意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没有想到这一节:“那父亲……说的那些话,有可能是……反悔了?”

    陆瑛不再多说话:“所谓冲喜是将人娶进门,哪有嫁出去的道理,再说……那些都做不得真,倒不如守在闵大人床前,尽尽孝心,”说着顿了顿,“顾大小姐有没有打听刘黎的事?”

    闵子臣摇摇头:“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晓,尤其是庆王妃……阿宸是不会跟庆王妃说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阿宸喜欢陆瑛,心中总是觉得亏欠顾琅华,所以就算在顾琅华面前也不肯提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
    其实完全没有必要,因为是顾家先跟陆家悔婚,难不成她顾琅华不嫁陆瑛,陆瑛就活该要孑然一身,永远不娶?

    陆瑛道:“你回去吧,就将我的话告诉闵夫人,让闵夫人差人去打听一下也就清楚了。”守城这么久,刘黎身上没有半点伤,要么是他有非常过人之处,要么是他有意躲避,很容易就能知晓答案。

    闵子臣总觉得陆瑛的话没有说完:“陆瑛,你到底在怀疑什么,不如就直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陆瑛看向远处:“没弄清楚之前,我什么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乐道:“闵大人这几天就是在城墙上带兵,因为我们没有布置人手在那边,所以查起来并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不可能面面俱到,尤其是她这些日子所有的精神都在卫所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”裴杞堂拉起琅华的手,“眼下的情势,仔细地查起来也没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琅华看过去:“那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”裴杞堂笑道,“让皇帝不得不抵抗金国,只要金国没有得逞,闵大人的仇也算是报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哭笑不得,不过仔细想想裴杞堂的话也有几分道理,闵大人进宫面圣也是想要揭开金国的阴谋,但是裴杞堂之所以说这些话,是安抚她不要着急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了顾家门口,裴杞堂搀扶着琅华要走下马车,两个人刚刚进了垂花门,还没有跟顾家管事说上话,就听到有人吵嚷:“本来是徐氏长子,却寄人篱下,连你的老母亲也不顾,亏你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,再这样不要说你母亲不容你,御史言官也要弹劾你。”

    琅华皱起眉头,快步向前走去,走过了穿堂,琅华就看到了徐松元与一个年过花甲的长辈说话。

    不用想这个人定然是徐氏族中人。

    京城乱成这样,难得徐老夫人还能找到这样一位长辈来教训徐松元。

    “庆王爷,庆王妃。”

    下人先低头行礼,院子里的人才注意到裴杞堂和琅华。

    徐氏长辈脸上一闪惊愕,很快却又被威严代替:“不管她谁,都不要想上我们徐氏的族谱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想要争辩,多年的习惯却让他遵守礼数,不敢开口顶撞。

    杭氏道:“琅华没说要上徐氏族谱,但是琅华却是老爷亲生骨肉,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,媳妇就不明白,为什么老夫人要这样对自己的亲孙女。”

    妻子的话,激励了徐松元。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,顾家替我们徐家养育了琅华,如今顾、徐已经是一家,我们徐家人从来就是懂得知恩图报。我离开家的时候,母亲已经分家,知道家中遭难,我们也时常送米粮和药材过去,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老母亲没有见到你一粒米……”徐氏长辈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徐松元嘴唇颤抖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”琅华开口道,“徐老夫人这些日子吃什么喝什么?家中烧的一干二净,难不成是族里一直接济?”

    徐氏族人在京中的不多,除了父亲,其他人都是做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官,京城被围困,以他们的情况,自己尚且无法照应自己,怎么去照顾徐老夫人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额头青筋浮动,想要发作却又不敢,只因为顾琅华如今是庆王妃,他们怎么敢顶撞庆王妃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道:“我们自然有帮衬。”

    “帮了多少?”琅华问过去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抿了抿嘴唇,方才的气势顿时消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要弄个清楚,”琅华笑道,“就算是长辈训斥晚辈没有凭据也别想立足。”

    徐家长辈脸上一阵青一阵紫,就要带着人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”萧妈妈上前阻拦,“你们见了庆王和王妃还没行礼呢,按照大齐法度,可是要被治罪的。”

    徐家长辈抬起头看向琅华,怪不得徐老夫人说顾琅华骄横跋扈,早晚要在皇上面前获罪,徐家族中若是再不出面,徐家将来定然要被顾琅华连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喜欢这样的过渡章节,不过应该很快就会写完,然后就是最后一个情节点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等待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有些疲累,今晚休息休息脑子,明天争取多写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