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二十三章 归宿

第七百二十三章 归宿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来歇一会儿。”裴杞堂拉着琅华坐在锦杌上。

    琅华看了看外面:“一会儿我要去闵家去看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,”裴杞堂道,“宫人已经看过我,传了皇上的口谕让我明日进宫,今天我去哪里都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没有进宫面圣的人,却四处里跑来跑去,让人知道了总是不好,不过闵大人和旁人不同,裴杞堂想去看看也是对的。

    琅华想到这里心情有些低落,她还记得在镇江的时候闵大人一心为民,差点死在王家父子手中。

    裴杞堂轻轻地理着琅华的鬓角:“这次平叛死了不少的人,他们都是为了大齐的百姓,”说着顿了顿,“闵大人的冤屈我们会想办法查清楚,一定会还他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琅华顺势靠在了裴杞堂怀里,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馨香,总能让她的情绪很快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搂着琅华,伸出手去摸她腰间的荷包。

    琅华笑道:“这是十小姐送给我的,这些日子十小姐帮了我不少的忙,如果她愿意我想让她以后都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看清楚荷包上的图案才道:“这荷包绣得跟精致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头:“是石榴,寓意多子多福寿。”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忽然道,“你喜欢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啊,”琅华只要想到小孩子那粉嫩嫩的模样就心里欢喜,“我喜欢家里有好多的孩子,我每天给他们做点心吃,带着他们在院子里放风筝,教他们识字,最好女孩子多一点,不是我不喜欢男孩子,而是女孩子安静、细心,男孩子调皮,若是多了,我怕一个人照看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前世她就很想要个孩子,只可惜肚子一直没动静。

    若是春天的时候能够带着孩子们去田里耕种,秋天的时候到庄子上去看药材,收获米粮和家畜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那样的日子也会最无拘无束的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那不是有下人吗?哪里用得着你来带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:“自己的孩子,自然亲手带是最好的,你不知道我小时候跟着祖母去……”说到这里琅华微微一顿,裴杞堂不知道,他小小年纪就被庆王带出府了,从来没有过长辈和父母疼爱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裴杞堂轻松一笑,“皇室的亲情总是淡薄,就当今皇帝、惠王、我父皇和宁王,虽然都是皇后娘娘所生,但是没有满月就被抱离了太后娘娘身边,所以他们对乳娘的感情比对亲生母亲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琅华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裴杞堂低声道,“我们不同,不会和他们一样……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,我们可以晚些再要孩子,就过我们两个人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男子总是希望早些有子嗣,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如此,裴杞堂怎么会这样想。

    自从裴杞堂从广南回来,就一直担忧她身体,两个人圆了房之后更加变本加厉,现在又劝她晚些要孩子,生像是她娇弱的生不出孩子似的,不过她确实没有生孩子的经验,前世郎中都说她胞宫虚寒,一直不能受孕,今生会不会也……所以裴杞堂在劝她……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你年纪小,”裴杞堂收紧了手臂,“祖母不是说年纪太小,生产会有危险吗?我们都还年轻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被裴杞堂这样一说,琅华的忧虑也渐渐散了,今生她跟胡先生学了医术,一直为自己把脉,没发现什么虚寒之症,前世今生许多事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刚刚想到这里,萧妈妈在外面咳嗽了一声,琅华立即推开裴杞堂,红着脸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萧妈妈进来道:“顾老太太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那我们就走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家上上下下都是一脸凄然。

    闵子臣一动不动地站在旁边,脸色苍白如纸。闵夫人仿佛已经没有了精气,一双眼睛又红又肿,看到顾老夫人眼泪立即又淌下来。

    闵江宸紧紧地抿着嘴唇,坐在杌子上紧紧地握着闵怀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顾老太太道,“按理说不该这时候来打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千万不要这样说,您能来看老爷是老爷的福气,”闵夫人说着看向裴杞堂和琅华,立即上前行礼,“老爷若是知道庆王和庆王妃也来了,定然……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哽咽着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闵江宸端茶走过来,看看琅华也鼻子发酸,恨不得立即跟琅华到一旁哭一会儿,在母亲面前她只能忍着,生怕会让母亲更加难过。

    众人都去看了闵怀,顾老太太忍不住掉了眼泪:“闵大人年纪不大,说不得能挺过这一灾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哭出声来,庆王妃都已经没有了办法,所有的郎中都让他们准备丧事,只怕就是这几日的事了。

    闵夫人忽然想到了什么,站起身走到裴杞堂面前跪下:“庆王爷,求您为我们老爷做主,找到京中那金国的奸细,是金国奸细害了我们老爷。”

    琅华有些惊讶,金国奸细的事是她才查出来的,这次来闵家也是要将这些告诉闵夫人,她还没说闵夫人却已经……是谁告诉闵夫人的。

    闵子臣听到闵夫人的话,悄悄地捏起了手,眼睛中满是悲愤和阴鸷。

    裴杞堂只当是没有看到,看向闵夫人:“闵夫人怎么知道是金国的奸细。”

    “是陆三爷帮忙,”闵夫人道,“陆三爷遣人去查的,有人听到了我们老爷喊奸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陆瑛。

    琅华转头去看旁边的闵江宸,闵江宸眼睛里满是感激的神情,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琅华将老乐查到的消息也说了一遍:“我也是要告诉闵夫人,既然有了线索,就一定你能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连连点头,伸出手捂住了脸呜咽个不停。

    琅华又给闵大人换了药,闵江宸拉住琅华的手:“琅华,谢谢你,这些日子若不是你,我父亲早就……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:“先不说我们两家是至交,从兄长那里我也要叫闵大人一声舅舅,只可惜我没有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真的……没办法了吗?”闵江宸声音发颤,“我……听说……有些人请了大和尚,保住了性命……我……我不是不信你的医术,我就是……不想让父亲走……”

    不能求医,只能求神、佛保佑,虽然琅华知道这样没有任何用处,但这对于闵家来说也是最后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闵江宸攥紧帕子:“只要父亲能活着……我是……我是……什么都愿意去做的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抚了闵夫人和闵江宸,琅华才扶着顾老太太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等到琅华的马车走出了视线,闵江宸看向闵夫人,眼睛中满是坚定的神情:“娘……就那样做吧……我……嫁人……为父亲冲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连着几天没好好睡觉,今天准备早点睡。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爱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