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一十四章 众叛亲离

第七百一十四章 众叛亲离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杞堂说话的时候,定远侯的兵马纷纷向后退了一步,本来焦灼的战局,突然被迫中止。

    宁王的叛军不得不抬起头来张望。

    周围突然之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看看你身边的将士,你明知这一仗赢不了,他们会死,他们的家人也会因叛国被杀,你赔上这么多条性命,不惜通敌卖国不过是为了一己私利,你就不觉得愧对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宁王,大齐没有这样的皇族,明明高居王位,这辈子却只做了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清晰地道:“装疯卖傻!即便被人奉为王爷又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宁王似是被人捏住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,立即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只有小人才会阴谋算计,连自己尊严都愿意出卖的人,又怎么会善待旁人,这样的人就算做了王,也是残暴失德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这是裴杞堂的激将法,宁王却压制不住心头的怒气,拿起身边的弓箭,对准了风中摇曳的庆王大旗射过去。

    旗帜旁却突然窜出一个人,用力将旗帜晃动,他的箭从旗帜旁擦过。

    笑声从裴杞堂军队中响起来。

    宁王的脸涨得通红,裴杞堂好像能料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,而他明知是陷阱却要跳进去。

    宁王稳住心神:“本王是白龙之子,上天将降灾祸,唯有本王能够平息,所有男儿当随本王建功立业。”

    自从起事,宁王就以白龙之子为号笼络人心,每次说出来军心都备受鼓舞,这次一定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白龙之子别走,”旁边的定远侯也被裴杞堂的话鼓舞,“与我大战一场,看看到底谁赢谁输。”

    庆王说的对,眼前这个要么是个假宁王,要么是个傻子,他怎么能就此被束缚住手脚,这一仗如果不打赢,他不用再回大齐,干脆自行了断,也免得为家族蒙羞。

    定远侯话音刚落,就要驱马前行,战马一声轻嘶,被个小老头按住了马头。

    定远侯不禁惊诧,他的这匹战马跟随他东征西战,只听他的命令,就算面对辽国铁骑也不曾怯阵,现在竟然被一个不起眼的老头随随便便就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定远侯您着什么急,”冯师叔嬉笑道,“时机未到,您先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宁王士气受挫,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定远侯刚要扯开冯师叔的手,身边却多了三个少年。

    冯师叔道:“等一等,我们跟定远侯一起杀敌。”

    一个奇怪的老头,带着三个乳臭未干的孩子,来干扰他的决定,定远侯不禁皱起眉头,看向身边的副将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冯师叔边笑边向叛军指去。

    定远侯抬起眼睛,只见在宁王叛军身后,一面大旗竖起,一位将军带着兵士站立,号角声吹起,然后有人喊道:“左厢都军、行营副军,圣上有令,命你们奋勇杀敌,平息叛乱,捉拿王壇与假王,待你们回朝之时勤政殿赐宴,恩荫妻子。”

    左厢都军和行营副军都是随宁王起事的禁军,现在却命他们对付宁王。

    定远侯道:“这怎么可能?哪里来的禁军,哪里来的皇命?”

    冯师叔笑道:“我们王爷说有就是有。”

    所以,那些喊话的人并非禁军?这不是在耍诈吗?方才宁王还在这里义正言辞地训斥王壇和假王,转眼之间他却又用气计策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听那些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军队里开始骚乱。

    终于有人站出来道:“他们都是骗你们的,叛乱就是死路一条,除非助王壇将军拿下皇位,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。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,大齐的运数已尽……来啊,跟着我一起为王壇将军夺得皇位,助王家改朝换代。”

    叛军将士面面相觑,助王家改朝换代,要推翻大齐王朝吗?

    王壇又是什么人,一个名不经传的官员,为什么要为王壇卖命。

    那人刚说完话,一柄钢刀忽然刺过来,径直地刺入他的身体,他痛苦地弯下腰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将他踹倒在地,一脸凶狠和不屑:“我们都是齐人,都是齐兵,我全家深受先皇恩惠,先祖又随高宗皇帝征战,让我投靠宁王可以,让我助王壇谋反称帝……”他啐了一口,“妄想,王壇算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扬起手里的刀:“听到没有,左厢都军、行营副军,我们都是蒙祖荫入仕,别忘了我们的祖荫是大齐给的……我们被王壇蒙蔽一时,不能一错再错,为今之计只有杀死王壇将功折罪。”

    “杀啊,杀王壇小儿。”

    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十个、百个,更多人抽出了刀与身边的将士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,王壇是谁,算个什么东西,老子不为他效命。”

    声音此起彼伏,远处的定远侯望着这一切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绝不会相信,短短一天时间,宁王会连续受挫。

    徐恺之道:“他们都是禁军,许多人都在侍卫司任职,这些人祖上都曾为大齐立下功劳,这些人绝不会推翻大齐,扶持王壇上位。”

    “周升大哥没事吧?”顾詹霖一脸担忧,“他方才被人刺了一刀,我看到好像有血。”

    耳边一阵叽叽喳喳,定远侯也忍不住问道:“周升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冯师叔没有回答定远侯的话,只是道:“周升不会有事的。”王妃手下的这些人真是懂得在什么时机说什么话,周升只说了一句,大齐运数已尽,就挑起了宁王叛军的内乱,既然一切都已经算计好,周升必然有自己脱身之法。

    “侯爷,”冯师叔笑嘻嘻地看过去,“您方才不是要出兵吗?”

    现在可不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定远侯这才抖擞精神:“众将士听令,随本侯捉拿王壇。”

    号角声响起,定远侯军队立即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都不要受人蛊惑,”王壇大声喊叫,声音却淹没在沸腾的人群之中,“听我说……都听我说,这样下去我们只会吃败仗,只要我们不乱,他们就拿我们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杀王壇。”

    王壇的话音刚落,宁王身边传出这样的呼声。

    “王爷只有杀了王壇,才能稳住局面。”

    王壇惊讶地睁大眼睛,看向说话的人,他们都是一同起兵谋反,现在竟然提刀相向,不管裴杞堂是怎么算计的,显然已经收到了成效。

    宁王一言不发,王壇心中一凉:“王爷,我一直忠心耿耿追随您,我死不足惜,若是您杀了我,余下投靠而来的将士就要寒心啊。”

    宁王养着战局,半晌才淡淡地道:“本王一向知晓王将军忠心,假以时日本王成就大业,定然追封你为护国公。”

    王壇一脸震惊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这样……你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宁王道:“我怕,王将军应该带人战场厮杀,落一个忠义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王壇脸上慢慢爬上一丝笑容:“好计策,让我自己送死,我死以后就没有了王壇谋反,不愧是宁王,”他的手指颤抖地指着宁王,“但是你别忘记了,我死了你也顶多是个假宁王,因为就像裴杞堂说的那样,你从来就不是个体面的皇族。”

    宁王厉眼看向王壇:“你知不知道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王壇笑一声,带着些许怅然:“只怪我自己认错了人,”说着顿了顿,“不过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,你也一样赢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王壇,”宁王身边的护卫道,“竟敢如此出言不逊。”

    王壇已经不在乎,一扯缰绳立即向战场冲去。一个已经知道自己必然会死的人,还会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爷,那是王壇吧。”副将指给裴杞堂看。

    裴杞堂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,王壇一死,貌似会稳住军心其实不然,王壇率先起事保宁王,却是这样的下场,现在无论是谁跟随宁王,都要仔细思量自己将来能够得到些什么。

    更何况死了王壇,那些相信王壇谋反的人,就像是群龙无首,很快就会丧失斗志。

    裴杞堂吩咐副将:“命人去收点俘虏。”

    至少会有一多半的叛军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勤政殿内,皇帝等待着战报,前几日他害怕宁王的军队愈战愈勇冲击进京城,今天他却希望宁王和齐堂都拿出几分的本事来,最好硬碰硬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一箭双雕,不用怕宁王,也不用担心齐堂。

    常安康一脸的喜气:“皇上,战报,战报来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有战报传进来。

    皇帝抬眼看过去,康安康跪下行礼:“皇上英明,叛军已经大败,宁王撤兵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站起身眼睛雪亮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啊皇上,京城没事了,”说到后面常安康有些哽咽,“京城之危可解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心中欣喜,立即问过去:“庆王呢?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常安康道:“听说庆王只带了几百人进京,这些人死伤不多,等清理好战场,我们城门大开,庆王爷就能带兵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死伤不多?只有几百人进京?

    皇帝眼睛愈发幽黑:“庆王没有受伤吗?”他希望常安康摇摇头。

    谁知常安康笑着颔首:“没有,毫发无损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心立即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。

    人在外面,就每天一更,但是有时间的时候字数会增加,算是长章节吧。

    十月一日到七日,月票双倍日,求大家为教主投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