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一十三章 兵败

第七百一十三章 兵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韩氏的箭落在了宁王脚边,城墙上仍旧传来一阵欢呼声。一个女子敢站在城墙上与假王对峙已经让人敬佩。

    “杀啊。”城上的守将下令,上千支羽箭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士兵忙拿出盾牌遮挡。

    宁王额头上青筋浮动,一脸阴鸷,目光如同利器般,恨不得将韩氏斩成碎片,他们以为这样就能够阻拦他,那真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立即破城。”宁王抽出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“王爷,此时攻城恐怕不妥,”王壇看向周围,“裴杞堂不知道去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方才那支装备着铁鹞子和神臂弓的骑兵突然就消失在他们眼前,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。王壇静下心来仔细看过去,目及之处仿佛只有他们的几万大军,可是再瞧几眼却又觉得随时都会有兵马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攻城的时候,若是遭遇奇袭,那后果不堪设想,”王壇握紧了手里的剑,“王爷,我们还是退一步,等到时机成熟再图大业。”

    宁王面色铁青,一向冷静的王壇竟然此时也萌生退意,他退走就等于承认了他是假宁王,他留下来又要防备裴杞堂,无论是进是退都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,这就是裴杞堂的算计。

    除非他在这里大获全胜,这样才能一扫阴霾。

    他决不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攻城,”宁王再次道,“传本王令,立即攻城。”

    几万军队苦战了这么久,胜利眼见就唾手可得,或许老天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。

    王壇还想要劝说。

    宁王一脸威势:“违令者,斩!”

    攻城的号角吹起来,军队立即向城下涌去。

    城墙上的韩氏见状,不由地汗透衣襟,脚下一软差点摔在地上,多亏旁边伸出了一只手将她挽住。韩氏转过头看到了顾琅华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妃,”韩氏不禁松口气,紧接着又担忧起来,“我……方才说的那些话,不知道有没有用处。”看着宁王疯狂的攻城,她不禁觉得害怕,如果京城就此被攻破,她就是大齐的罪人。

    琅华向城下看去,虽然城下杀声震天,脸上露出安然的笑容:“他赢不了,即便他有几万大军,也踏不进这城门。”

    韩氏很想问为什么,转念她却想了明白,是因为庆王到了京城,庆王妃相信庆王会赢。这样毫无保留的信任,才会换来今日的局面。

    反过来思量,当年她为宁王的谋算是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叛军正竭力攻城,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身边开始传来惨叫声。打仗的时候死亡本已经司空见惯,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,许多人死的悄无声息,他们没见到箭矢飞过来,就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带兵的将军终于察觉异样,仔细查验过去,发现周围满是陌生的面孔,说这些人陌生并不是因为这些人的相貌,而是这些人的神态。这些人没有全力去攻城,而是防备地看着他们,脸上都是冷漠、恨意和莫名的兴奋,手里的刀随时都会向他们刺过来。

    敌军。

    这是敌军混入了他们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戒备,”将军大喊起来,“有敌军,有敌军……”

    吼叫声传到周围,引起一阵的骚乱。

    “敌军在哪里?”众人面面相觑,正当所有人怔愣的时候,开始有人扬起了手中的利刃,鲜血四处迸溅,到了这一刻宁王的大军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手臂上拴着白色布条,这是……朝廷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这一支混进来的军队,就像是火种一般在叛军中点燃,王壇等人发现的时候,这把火已经有了燎原之势。攻城不得不停下来,叛军开始防备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王壇最担忧的事发生了,两边的壕沟中涌出了不少人,他们手里举着的是定远侯的大旗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撤吧,过来的是定远侯,裴杞堂的人马还不知道埋伏在哪里。”这是最让人害怕的,他们已经乱起来,若是再有什么变故,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裴杞堂这样狡诈,看来周焱一定兵败了。

    王壇很想说,王爷走吧,我们不是裴杞堂的对手。

    裴杞堂刚刚到了京城,就将整个局面逆转,宁王起兵这么长时间,却没有半点的收获,裴杞堂却从裴家四子变成了庆王,恢复了他皇亲贵胄的身份,紧接着如旋风般来到京城,转眼之间就要拿下这一战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让人恐惧,等到裴杞堂真的统帅千军万马正式与他们两军对峙的时候,他们几乎不会有任何胜算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王壇再一次劝说,“快下令撤兵吧。”时间越久损失就会越大。

    宁王脸色铁青,多日来定远侯只能望着京城之危束手无策,今天竟也找到了机会。眼看着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兵马就这样被冲来,这一兵一将都是他的心血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他才发现,他输不起。

    宁王闭上眼睛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“撤兵。”撤兵休整之后再与裴杞堂一决胜负,只要能撤回营地,他就还不算输。

    大军刚刚准备调转方向,喊声就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“王壇,你带着假宁王要逃跑吗?”

    宁王抬起头,只见裴杞堂带着骑兵围上来,他们就像狩猎的狼群,等着收获落入陷阱的猎物。

    裴杞堂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笑容,径直看向王壇,仿佛根本就没有将宁王放在眼里:“周焱想逃已经被我斩下头颅,逃可就是死路一条,不如血战到死,还能留一丝尊严!”

    王壇的手忍不住颤抖,他从未见过有谁一心劝说敌人来迎战。

    旁边的将领大声道:“我们宁王是先皇嫡子,你才是为祸大齐的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王?”裴杞堂眯起眼睛,“随随便便就能自称为王吗?”

    “太祖起兵之后救了两城十万余军民被奉为齐王。”

    “高宗皇上从辽国手中夺回幽云十六州被封为燕王。”

    “中宗皇上为朝廷整饬吏治,凡臣不敢结党怀奸,欺罔蒙蔽,假公济私,三年之内朝廷内务清理干净,国库存银增长十倍,凡遇灾朝廷减免税收,百姓得以休养生息,从而被称为仁王。”

    “先皇平息西夏战祸,命人建养济院,福田院救助百姓和伤兵……”裴杞堂目光一沉,“你的假王做了什么?引交趾进大齐屠杀我们大齐的百姓吗?为你们征战的将士们知不知道他们的亲人已经被你们卖给了藩国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,亲爱的们。一半电脑,一半手机完成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等待。

    教主争月票榜大家都知道,十月是最后一个关键月,请大家多多帮忙,投月票给教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