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一十章 不敢相信

第七百一十章 不敢相信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宁王立即看过去:“他在哪里?不惜任何代价,立即带兵去剿杀裴杞堂。”如果让裴杞堂这样下去,一定会扰乱军心。

    王壇道:“那我们就要放弃攻城。”今天借用了“八牛弩”本来已经让京城的守军大乱,继续这样攻下去,就算一时半刻不会破城,也会让禁军损失惨重,他估计了一下,再有六七天的功夫,京城必破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候裴杞堂却带兵回京。

    是剿杀裴杞堂还是继续攻城,只能有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王壇道:“如果真的是裴杞堂,也不知道广南那边的战事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王壇这样一说,众人纷纷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庆王若是能这样来到京城,难道已经平息了广南西路的战事?”

    “周焱呢?如果是这样周焱为什么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周焱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周焱是大齐少有的猛将,他的三个儿子个个都能领兵,别说才几个月,就算是整个朝廷去剿杀他,他也能支撑一两年,更何况他与交趾王关系匪浅,交趾至少可以牵制福建水师尚济,尚济这些年练兵只守不攻,根本不是交趾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去年看到尚济,尚济还是灰头土脸的模样,不可能,肯定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样说,可是周焱却没有半点消息传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周焱没有败,至少会将裴杞堂拦住。

    宁王的心也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焱是他好不容易布下的一颗棋子,广南看似离京城很远,却是他最后的退路,万一起事不成,他就可以退兵广南休养生息,准备粮草来年再战。

    朝廷向来谈瘴色变,不会轻易出兵广南,在加上他与交趾王早就有了盟约,别说广南,拿下福建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裴杞堂去广南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他以为周焱定然会给裴杞堂一个教训,让裴杞堂知道广南是个什么地方,那些土司和地方驻军早已经不听朝廷号令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若说周家就这样败了,他决计不会相信,周家不会这样脆弱,交趾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事态如此发展。

    失去了广南,他就等于被断了后路,不光是他,这军帐中所有人都会惊慌。

    宁王咬紧牙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要想知道广南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形,就要去试探裴杞堂。

    裴杞堂若是被周焱兵败回京,那么这支骑兵必然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宁王道:“下令,迎战裴杞堂。”

    “斥候军已经查看清楚,周围没有埋伏的军队,裴杞堂这些人是孤军深入,本王要亲眼看看裴杞堂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杞堂看着不远处的宁王军队,怪不得定远侯一时无法克敌。

    叛军攻城的兵马看起来就有两万人,这些人平日里都在禁军任职,宁王造反他们也纷纷杀掉上峰起事,手里用的、身上戴的都是大齐最好的装备,平日又**练成了精兵良将,尤其是那几个将领,应该十分了解定远侯用兵的习惯。

    而且,宁王早就已经提前布置,将周围的粮草收为己用,不但如此还利用护城河将附近两座城池变成了水城,定远侯的兵马无法驻扎休息,每天被宁王以逸待劳。

    “时间长了,消耗的只会是定远侯的人马,”裴杞堂道,“京城被围困的时间越长,定远侯就越着急,更容易被宁王牵制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偷瞄了裴杞堂两眼,他总觉得庆王爷醉翁之意不在酒,说是对付宁王,真正想要做的就是靠近京城,近而探看京城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算是过去又怎么样,也不可能会见到庆王妃,庆王妃是不可能上城头的。王爷到底是年轻,又和庆王妃是新婚燕尔,如今近在咫尺,就难以自持。这样关键的时刻,他竟然想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王奉熙不禁尴尬地清了清嗓子,这一路王爷频频提起王妃,他是彻底被带歪了。这样一想,他心里就舒服多了,说到底都是王爷这根上梁不正。

    裴杞堂看向宁王的大军,前锋军已经调转方向,朝这边涌来,王奉熙不禁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“定远侯不是说一直找不到宁王的中军大帐吗?”裴杞堂微微扬起头,“这一次,他定然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宁王狡猾的很,设了十几个营地,让定远侯不知该打哪个,他就带兵过去为定远侯找一找方向。

    王奉熙仍旧有些疑虑:“如果定远侯不出兵怎么办?毕竟皇上和王爷隔着心,定远侯不愿意动用手中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轻笑一声:“丢在嘴边的肥肉他怎么能忍住不吃,再说,难道靠我们几百人破敌吗?我们输了,定远侯就孤立无援,早晚也会败在宁王手中,所以他不能不出兵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眼睛一亮,这就是王爷的计策,所以王爷没有让大军跟上来,自己只是带了少量的兵马来京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王奉熙觉得汗颜,王爷是他从小看到大的,他为了培养王爷的见识和韬略,经常讲经史给王爷听,偶尔卖弄一下学识,王爷总是难得会与他说上两句话,他一直以为王爷对此并不感兴趣,生怕培养出一个莽夫来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王爷定然是耐着性子听他胡说八道,一定觉得他很可笑。王奉熙脸红起来,时隔多年,竟然补了一把害臊。

    “那城中……”王奉熙讪讪地道,“会不会也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琅华会的。”裴杞堂目光闪亮,他从来不怀疑这一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中琅华手里握着风筝,小小的竹筒就躺在她手心里,里面放着一张字条,上面只写了四个字:王壇之乱。

    裴思通看着这四个字皱起眉头:“这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会是王壇之乱,明明就是宁王谋反。”

    惠王和庆王谋反,被称为两王之乱。

    这是朝廷和坊间惯用的称呼方法。

    现在宁王起兵,这张字条上却没有提宁王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是不是写错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将字条收好,不禁笑起来:“没有错,他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章终于写顺了,我很满意。

    双倍最后一天,宝宝们手里的月票,一变二,二变四,让它动起来投入教主的怀抱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