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零九章 欢迎

第七百零九章 欢迎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就在北城外。”

    消息传到了宫中,舒王听得眼睛发亮,一扫多日的阴霾。裴杞堂居然到了,这么快,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想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不是裴杞堂而是庆王,没有谁再敢质疑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舒王道,“庆王回京勤王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上是压制不住的欢喜,裴杞堂到了就可以与定远侯一起抗击宁王,定远侯就不至于会首尾难顾,这样一来宁王腾不出手脚来攻城,京城的危机有望可解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想着,心中却有一股气怎么也发放不出来,他就这样让庆王一脉在外面耀武扬威,他作为皇帝的颜面何存。

    舒王抬起头看着皇帝:“皇上,既然庆王已经到来,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些表示。”

    表示?难道裴杞堂还没有打胜仗,他就要封赏,甚至打开城门欢迎庆王进城?

    “皇上,您虽然让人送了公文出去,但是宣威将军、明威将军、定远侯和周围地方官员,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,若是我们在城头上插起大齐、您和庆王的旗子,外面的人一看便知是什么情形。”

    插旗,让他插庆王的旗?

    皇帝从御座上站起身,一双眼睛冒出火来,这就叫得寸进尺:“舒王该不会是想要朕将皇位让给庆王吧?”

    皇帝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,舒王颤抖着抬起头:“皇上……这是在怀疑老臣……对皇上的忠心?”

    舒王掌管皇室宗亲,从来不曾偏颇,如今又拖着病体每日在宫中陪着皇帝议政,对于这样身上没有半点瑕疵的人,皇帝就算想要咬一口,也无处下嘴。

    皇帝只得愤怒地挥了挥袖子。

    刘景臣急忙上前:“皇上,舒王爷说的有道理,这样才能更快地结束战事。”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,若是不让宁王和裴杞堂打起来,皇上才更要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“皇上,老臣是一心为朝廷着想,想要为皇上分忧。”

    皇帝几乎要将牙咬碎,真的是要让他欢迎庆王回京,真的是要让他摇尾乞怜。

    这一步步的退下去,他到底要退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刘景臣再一次上前,“庆王突然到京城,定然会让宁王措手不及,现在是个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就连刘相也这样说。

    皇帝看向刘景臣,刘景臣轻轻地颌首。

    “那就照舒王所说的去做吧,”皇帝道,“希望庆王能够打一个胜仗。”庆王打一个胜仗,然后死在城外,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赵廖上前禀告,“微臣以为要保证宫中的防卫,巡防的人手应该从三队增成四队。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增派人手。

    皇帝皱起眉头:“这是为什么?宫中一直都很太平。”

    赵廖抬起头:“闵怀大人在进宫的途中遇袭,如今生死未卜,只怕是京中还有叛军、奸细,我们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皇帝瞪大了眼睛,正要开口询问,旁边的刘景臣已经道:“那……闵大人有没有说出什么话来?”

    赵廖摇头:“就连庆王妃也束手无策,恐怕就算一时保住性命,也……很难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闵大人可是一心为国,”刘景臣一脸悲伤,“朝廷应该加以安抚,老臣愿前往闵家。”

    京中死了太多的人,每一次都是刘景臣亲自去抚恤。

    皇帝望着刘景臣,发生了这么多事,一直留在他身边,能够为他分忧的就只有刘相。

    赵廖刚刚退下去,常安康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常安康满脸喜色,“赵主子那边有动静了,已经传了太医和嬷嬷前去。”

    赵氏要生了,皇帝心中一喜:“告诉太医院若是出半点差错,朕唯他们是问,”说着顿了顿,“有了消息立即来知会朕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应了一声,立即下去传话。

    皇帝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踱步,半晌才道:“赵氏也不知道会不会生下皇子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抬起头来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皇帝眉头微皱:“刘相可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刘景臣躬身道:“皇上必会得一位皇子。”

    皇帝微微一笑,真的是这样那么他的江山就会更加稳固: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声音低沉:“一定是位皇子,皇上可还记得许氏说的那些话。”

    皇帝略微思量:“你说的是庆王妃的母亲?那个宁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您想一想,”刘景臣道,“许氏说的那些话有些真的应验了,裴家的确藏了庆王之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许氏是宁王党,”皇帝冷冷地道,“她说的话不足为凭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目光闪烁:“许氏到底是不是宁王党谁也不知晓,她一个妇人或许只是被宁王利用,”说到这里微微一顿,“也许这一次能够证实许氏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说完躬身上前低声在皇帝耳边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皇帝惊讶地看着刘景臣。

    刘景臣点点头:“从前微臣也不相信,可是庆王的身份证实之后,微臣才发现有些事不得不信,若是果然如此,我们也可以提前准备。”

    皇帝神色微凝,半晌才道:“那就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王的中军大帐里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宁王看着帐里的几个一言不发的将军,一股怒火不停地向上撞:“消息证实了没有?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几个将军面面相觑,郑闯向前跨一步:“宁王爷,这恐怕是谣传,那裴杞堂在广南西路被周焱困死,怎么会突然来到京城,说不得是定远侯的计策,别说才几百人,就算是几千人又能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不足为惧,那些人就是前来骚扰,绝不会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是呢?”王壇问过去,“裴杞堂打败李常显也是用了几百人,这个人打仗向来没有章法,我们总要有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郑闯道:“王大人和诸位将军是被裴杞堂吓破了胆,就算真的是裴杞堂,也只能在中军大帐看沙盘,绝不会贸然带兵前来,谁也不会让他冒这个险。如果裴杞堂真的来了,那就是上天在帮宁王,让宁王今日就解决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郑闯的话让宁王觉得心中舒坦了许多,话虽然好听,事实又会如何,宁王攥起手,他也不相信裴杞堂会这么快来到京城。

    “报,”高昂的声音打破了中军帐的安静,“左翼被敌方攻袭,田将军被斩了。”

    宁王手中的令牌顿时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列队欢迎我家枸杞。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