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零七章 求救

第七百零七章 求救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柳子谕睁大了眼睛,他万万没想到徐恺之敢杀人,而且杀的是周焱。

    周焱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,在京城的时候太妃娘娘嘱咐他,千万不要逞能,见到周焱就远远避开,那是一个吃生米的,血腥气重的很,可是徐恺之却杀了他,虽说是因为裴杞堂在身边,却也太让人惊诧了。

    徐恺之什么时候会用软剑,不过短短几个月功夫,徐恺之就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果然在谁身边受谁影响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看到的,听到的,学到的,做到的全都不同起来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开始,将来又有几个人能够超过徐恺之。

    欢呼声持续了半晌,徐恺之才被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谁让你手腕这样抖的,”冯师叔上前握住徐恺之的手,手指轻轻地一拨,那软剑的箭尖就像灵蛇吐信般探了出去,但是很快又收回来,“这样才对。”

    虽然看似像是在训斥,冯师叔却趁机抓起自己的袖子,撸干净了徐恺之的小花脸,然后点了点头,这才像个样子。

    徐恺之鼻子头被冯师叔拽的通红,他一把拉住冯师叔的胳膊,低声道:“师父,我方才真有点害怕,不过想到姐夫……我总不能给他丢脸,也不能让师父失望,师父您再多教教我,我一定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心中莫名的一软,竟然没有舍得反驳徐恺之,半晌他才回过味儿来,他这是着了这臭小子的道,被这臭小子绕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”的声响突然传来,是富良江的方向。

    裴杞堂看过去:“是尚济与交趾开战了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有些担忧:“您要不要留下来……这场仗恐怕要打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摇摇头:“尚济能够应付的来,京城那边已经不能再耽搁了,立即选出五百轻骑跟我一起进京。”他就是为了能早些离开广南,才会杀了周焱,布置好攻打交趾的水军。

    王奉熙应了一声:“我立即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看向江面,宁王听到消息,知道皇上封他为庆王,一定会急着破城,京城现在才是最艰难的时候,别说他能带着轻骑回去,就算只有他自己,他也必须回到琅华身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缝合了多少伤口,治了多少伤兵。

    桑皮线不多了,所有的药材全都短缺,他们还没有山穷水尽,都是因为这是大齐的都城。京中的达官显贵有囤积药材的习惯,皇室宗亲更是如此,许多院子都荒置了许多年,明明没有人住,却依旧规规矩矩按照种类排放了各种药材,她让人挨家挨户地去找,有了不小的收获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再支撑十几日没问题。

    十几日之后呢?琅华既希望裴杞堂带兵回到京城,又希望再晚些看到他,因为时间越久就代表裴杞堂将广南西路安排的越妥当。

    “庆王妃,他这条胳膊会不会有事?”旁边的副将问过来,“这可是右臂,日后……还要握笔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听得这话抬起头来,立即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眸子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竟然是陆瑛。

    方才她只顾得查看伤口,并没有在意抬进来的是谁。

    鲜血浸透了陆瑛的袖子,肩膀上一条伤口,差点将整条右臂截断,陆瑛面色苍白,平日里那双透亮的眼眸如今微微有些涣散,他喘了一口气,才向琅华道:“方才闵大人可被抬下来?”

    闵怀?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:“我在这里,一直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陆瑛神情放松了许多:“兴许是没有受伤,方才叛军登上了城墙,差点就被他们攻破了北城门,多亏了闵大人带着人赶过去,我和子臣见闵大人支撑不住,前去帮忙,还没来得及找到闵大人,就被叛军冲散了,你们暂时不要去北城,还是留在这边……稳妥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死了不少人,我平日里带着的一百多人,如今只剩下二三十,宁王找来了‘八牛弩’,有几百人攻了上来。”

    陆瑛说着,眼角露出几分的悲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被宁王合围,从前互相提防的人,如今也要联手一起抗敌。

    就像闵大人本来厌烦陆瑛,如今却又和陆瑛一起在京中巡防,陆瑛仿佛也和往常有些不同,他是城府极深的人,人前很少说话,如今说出这些,可见外面的情形极为严峻。

    前世京城没有乱起来,没有到如此的境地,琅华也不曾见过陆瑛的这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缝合的时候,你尽量不要动,”琅华道,“若是坚持不住,我可以让两个婆子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压住我?”陆瑛哂然一笑,“还不至于会如此,你动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捏着针线快速地在陆瑛伤口上穿梭。

    陆瑛侧头看过去,只见琅华眉头轻蹙,平日澄明的眼睛里爬上了一层细细的红丝,显然已经十分的疲惫,可是她的手却仍旧稳健,动作比寻常的郎中都要敏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仍旧很难想象那个娇滴滴地跟在顾老太太身后的小姑娘,会变成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有了变化,可惜那时候他一心想要从族中崭露头角,并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疼痛让陆瑛心里慌跳不已,他闭上眼睛缓慢地呼吸。身上的伤口就这样被她用桑皮线接合在一起,虽然疼痛难忍,却真的舒坦了许多,或许他本来就是个残破的人,若是想要将自己一块块补起来,终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见识了生死,他努力地平复心中那些情绪。

    可他仍旧忍不住会思量。

    琅华到底是在什么时候遇见了裴杞堂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一起,镇江战乱?还是在杭州遇见沈昌吉。

    当年若是他留在镇江,早些与陆家断绝关系,今天所有一切会不会换个结果,只可惜很多事等他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庆王妃在里面吗?”外面响起慌张的叫喊,“庆王妃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陆瑛脸色一变看向琅华:“是闵子臣。”

    陆瑛话音刚落,闵子臣已经走进了军帐,见到琅华,闵子臣立即上前半跪在地上:“庆王妃,求求您,您快救救我父亲吧,我父亲他中箭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终于写完这章可以睡觉了。

    亲们,现在投月票,一张顶两张,每年双倍时间有限,大家多多帮忙,将月票投给教主吧。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