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九十五章 将她扔出去

第六百九十五章 将她扔出去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送什么贺礼?

    徐老夫人仿佛被扎了一下,方才充斥在心头的欣喜和满意顿时去的无影无踪。她感觉到慈郡王府管事的那双眼睛,火辣辣地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老夫人?”管事却不准备放过,紧着喊两声,“您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觉得礼物不够好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王妃也这样说,这些东西若是往常真的拿不出手,可是如今战乱临头,送这些金的银的也没有用处,所以我们王府另备了两车药材,这可是我们王妃一点点凑出来的,不过……”管事眼睛弯起来,“这都算作是我们慈郡王府和老夫人两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算她们两个人的。

    这话就像是千万根针一下子送进了她的耳朵里,扎得她浑身颤抖,徐老夫人几乎站不稳,慈郡王府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难不成收留她们就是为了……

    不,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与顾琅华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又或者慈郡王府只是在试探她的态度,若是能够借着她既讨好了刘相,又向顾琅华……示好,那自然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慈郡王府的算盘打的好,可惜的是,她却不能让他们如愿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道:“这是郡王妃安排的吗?老身没有想过这些,所以劳烦您跟郡王妃说一声,老身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莫名惊诧,不由地睁大了眼睛:“这……老夫人是嫌弃东西不好?还是……您可千万别生气,我们郡王妃说了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府竟然这样毕恭毕敬地说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方才徐老夫人大约会从心底里高兴,慈郡王妃这样看重他们,他们徐家毕竟还是有一份面子在。可现在,她却不这样觉得了,只因为慈郡王府提起了顾琅华,而且言语之间对顾琅华十分的推崇和尊敬。

    仿佛恨不得立即就贴上去。

    那是她极为厌弃的人,却一下子被高高地抬起来,徐老夫人就像吞了只苍蝇,说不出的难受和恶心。

    桌子上那些让她眼前一亮的礼物,更是让她心中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礼物,”徐老夫人道,“我没有道理去裴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的,”管事笑容可掬,“虽然都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但那是关起门之后的事,在人前君是君臣是臣,就连太后和母家都是这般,否则岂不是乱了套,您说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胸口气息一滞,慈郡王府的人这是要做什么?存心与她添堵不成?竟然教她什么是君什么是臣,要她对顾琅华俯首帖耳。

    一个下人敢如此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想要发作,忽然想起这是慈郡王府,她的脸陡然红起来。所以慈郡王府的下人敢如此趾高气昂,因为在他们眼里,她是来慈郡王府讨生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老夫人心中五味杂陈,她以为他们是慈郡王府的座上宾,却为何转眼之间就变了样,到底是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管事目光更加热烈起来:“庆王妃是什么品级您知道吗?宗室中除了皇上、太后、太妃们和老寿王,其余的人都要上前行礼,老夫人您是庆王妃的祖母,自然也不能例外,您家里之前大约没有出过命妇,所以不清楚这里面的规矩,就算是您行了礼,那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这样光彩的事,谁家想要还得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管事说着,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有些轻佻。管事这样的目光徐老夫人十分熟悉,她在嫌弃那些新贵时就是这般的模样,慈郡王府以为她竟然如此不知礼。

    只因为她不想向顾琅华谄媚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明白过来,问题果然就出在这里。

    顾琅华,就是顾琅华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落脚地,还没来得及在这里好好休养些日子,却又因为顾琅华,她之前的努力都要付诸东流,可惜了刘相一番心血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如同被人不留情面地打了一拳,眼前一阵阵发黑:“是不是她找到了慈郡王府?我们家如今成了这般模样,她却还要与我们为难。”

    管事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,正不知要如何回话,只听不远处传来慈郡王妃的声音:“这是在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抬起头,只见慈郡王妃和慈郡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立即见礼。

    慈郡王妃问向管事:“你在和老夫人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管事摇摇头:“奴婢……奴婢只是……”吞吞吐吐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慈郡王道:“这位是老夫人?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应了一声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立即上前见礼: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。”

    看到慈郡王如此热络,徐老夫人本来攥紧了的心,顿时舒展许多,她目光一闪弯腰道:“我们一家人叨扰多时,如今也该回去了,慈郡王和郡王妃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想来想去还是回到东城的好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脸色大变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不禁垂下眼睛:“我家中本就有麻烦事没有弄清楚,留在这里只怕会连累郡王爷和郡王妃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脸上露出关切的神情:“这……到底是什么事?我们能不能帮上忙?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黯然:“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如今看来果真如此,老身也已经尽力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一脸晦涩。

    慈郡王妃猜测:“可是为了庆王妃?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立即沉默,半晌才叹了口气:“这话我本不该说,但是……慈郡王府这般帮衬,我怎么也不该隐瞒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唯有将话说明白,让大家都知晓顾琅华是个什么品性。

    “裴四奶奶并没有认祖归宗,她也从来没有回到徐家拜见我这个长辈,”徐老夫人说着提起帕子擦了擦眼角,“即便是家里遭了难,她也不曾来问过,这样看来她并没有将这里当成娘家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说完话,慈郡王惊诧地看向慈郡王妃。

    慈郡王妃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道:“所以我们并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整个人瑟缩了一下,慈郡王一脸的怒气:“老夫人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心中一喜,大齐向来推崇孝道,不管是谁,听说顾琅华对她这般,都会十分气愤,说到底她也是顾琅华的祖母: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慈郡王妃试图想要解释,“妾身并不知晓,妾身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慈郡王冷冷地道,“这是慈郡王府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急忙点头:“妾身……都是妾身失察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微微弯起嘴角。是啊,这里是慈郡王府,就是因为慈郡王的祖辈父慈子孝,才会被封了这样的爵位,说不得慈郡王会因此在皇室宗亲面前揭穿顾琅华的行径。

    慈郡王接着道:“这里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,那些身份不明,存心不良,搬弄是非的人,就不该跨入王府大门一步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笑容僵住,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慈郡王妃低下头,眼睛中闪动着泪花:“是……妾身……立即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。

    慈郡王抬起头,一双眼睛如利刃般落在徐老夫人身上:“将他们扔出府去,本郡王再也不要见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浑身的血液霎时被抽了干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把这块情节点写完,这样看起来连贯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