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九十章 封爵

第六百九十章 封爵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顾世衡和裴思通都跪地不起,两个人撅着屁股,仿佛都在等他的赞赏。

    这两个挨千刀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常安康借着端茶的功夫过来道,“太医院张院使回来复命,裴四奶奶的伤虽然没有性命之忧,却还是要养上一阵子才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张院使也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了借口要与裴家和顾家为难,否则就会让宁王趁机得了好处。

    皇帝闭上眼睛,努力想要稳住因愤怒波动不停的气息,然后道:“裴卿何罪之有,裴卿保住了皇室血脉,让庆王一脉得以延续,否则将来朕……”

    朕要如何向先皇交代。

    这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,皇帝的心已经疼起来,疼得他冷汗涔涔,他恨不得立即捂住胸口,可是他要维护他作为皇帝的尊严,他不能吵,不能闹,不能生气,还要继续将所有的话说完。

    这如同是亲手碾磨着自己的血肉。

    今天之恨,他要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皇帝弯下腰,伸出发抖的手,将裴思通扶起来。

    裴思通偏偏有千斤之重,依旧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皇上,微臣不敢,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仿佛要咬碎了牙齿,却依旧面带宽和的笑容:“裴卿对朕对朝廷忠心耿耿……朕都知晓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顾世衡因此感动地抽噎:“皇上与裴大人的君臣之情,值得天下人效仿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见状也上前搀扶裴思通,裴思通这才起了身。

    皇上道:“舒王说起来朕本还不信,没想到……是真的,”说着看向宫人,“将舒王爷也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大殿门打开,舒王被人搀扶着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神情。

    舒王道:“如今既然真相大白,就早些让齐堂归宗,微臣尽快和礼部商议好章程……”说到这里舒王停下来看向皇帝。

    大殿里几十双眼睛纷纷扫过来。

    皇帝想起先皇驾崩的时候,他得知了消息从宫门口一路跑进来,不知跨过多少的宫门,走了多少的台阶,才大汗淋漓地赶到了先皇榻前,看到了还剩下一口气苦苦挣扎的先皇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虽然累得几乎喘不过气来,却一点都不觉得疲累和难过,心中满是兴奋的神情,胸口有一股气,雀跃着仿佛要震碎了他的身体,他装作万分悲痛扑在先皇身边哭个不停,好不容易应付着先皇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,太后提醒他:“皇帝收敛着点,这毕竟是你的父皇。”

    他愤恨太后鸡蛋里挑骨头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忽然理解了太后,此时此刻裴思通、顾世衡包括舒王在内,所有人的脸上都是这样的神情,明明心中狂喜,却还装模作样的遮掩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知道了结局,却还假惺惺地问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也想提醒他们:收敛着点。

    他是一国之君,齐堂就算恢复王爵,也只是一个王爷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自然要承继庆王的王爵。”

    舒王道:“既然齐堂不在,只得由老臣出面谢恩。”

    舒王颤颤巍巍地跪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只得再次起身搀扶,这几步路走得他异常疲惫。

    “皇上,宁王假称庆王谋反围攻京城,既然庆王恢复了王爵,朝廷就该下诏书,命庆王带兵进京勤王。”舒王一口气说出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重中之重,地方官员得知了这样的消息,没有人再去投靠宁王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”裴思通道,“就让中书省立即拟诏书,想方设法让人传出去,这样一定会扭转战局。”

    皇帝扯了扯嘴角:“只是不知道庆王在广南怎么样了。”他现在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该盼望齐堂打了胜仗,还是希望干脆听到齐堂的死讯。

    哪种会让他更痛快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十五日之内,京中定能收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:“传刘相进宫,命他带着中书省立即拟出文书。”

    内侍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皇帝看向舒王:“齐堂归宗的事就交给舒王了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所有事,皇帝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走出勤政殿坐上步辇,皇帝刚刚闭上眼睛养神,就听到有人道:“太后娘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太后让人扶着走过来,脸上满是惊喜的神情:“皇上,他们说的可是真的,裴杞堂是庆王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又来了。

    皇帝的心一沉,这出戏所有人都要演下去。当年杀死庆王的时候,他在文武百官面前又是愤恨又是痛心,现在他们终于将这些还给了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庆王的儿子还活着,消息一下子传遍京城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仔细打听着,当看到礼部尚书匆匆忙忙地出入舒王府,皇室宗亲一个接一个地去裴家之后,大家就知道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止是真的,而且皇上接受了庆王之子,并让他承继爵位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了东城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缩在下人房里,吃着一碗粟米粥,桌子上放着几块药饼,徐二太太站在一旁劝说:“娘,您就吃了吧,我们好不容易才拿到的,吃了这样的病就不会生瘟病,我们东城这边死了那么多人,到现在还没有都掩埋好,眼见就要下雨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二太太说到这里,外面顿时响起一记惊雷。

    巧姐立即缩进了徐二太太怀里。

    徐二太太安慰着女儿继续道:“老爷又是这个模样,咱们家里不能再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”徐老夫人道,“不吃她的饼就能得什么瘟病,这就是她的手段,让朝廷认为这世上只有她能治好瘟病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声音尖厉:“若不是这样,朝廷怎么可能封她为命妇,她有什么资格做命妇,一个连身份都不明不白的人,”说着抬起眼睛,“让你去问的怎么样了?不是说顾琅华受伤了吗?到底伤在哪里,伤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二太太摇摇头:“娘,我们家现在哪里有人手去打听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徐老夫人抓起了桌子上的药饼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声响传来,巧姐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徐二太太眼看着辛辛苦苦得来的药饼沾满尘土,滚在她的脚边。

    徐二太太鼻子一酸,眼泪顿时涌出来:“娘,您这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,亲们,爱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