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请封

第六百八十九章 请封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屋子里所有人顿时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裴夫人道:“老爷呢?有没有让人告诉老爷。”

    宫中的情势瞬息万变,谁也不知道皇上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道:“扶着老太婆出去问一问就全都明白了,”说着看向琅华,“你安心歇着,外面的事就交给祖母去处置。”

    琅华心中一暖,太夫人是在维护她。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,缩进了被子里,这是她的家,身边都是能够共同进退的亲人,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心中都多了一份依仗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让人扶着出了门,刚刚走到庭院,内侍立即迎上来向裴太夫人、裴夫人请安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笑着道:“中官大人请到堂屋里坐,老身让人为您奉杯茶。”

    内侍立即弯腰:“那怎么使得,奴婢应该侍奉太夫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裴夫人心中一亮,之前的担忧顿时去了不少,如果皇上下令捉拿裴家人和琅华,内侍就不会这样的客气。

    大家到了堂屋里坐下,内侍才道:“听说裴四奶奶在卫所受了伤,太后娘娘和皇上特意让奴婢带了御医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内侍说的是裴四奶奶,并没有提庆王。

    裴夫人抿了抿嘴唇,裴太夫人却仍旧神情如常:“虽然有护卫在伤的不太深,伤口也有两指宽。在卫所就让郎中处置过了,若是让御医再去瞧瞧,自然更加稳妥。”

    内侍毕恭毕敬地道:“那就请太夫人、夫人安排,张院使在外面候着呢。”

    张院使面色阴沉而肃穆,眼睛中透着担忧,谁都知道他在太医院曾质疑过裴四奶奶的医术,可是这次却来给裴四奶奶看伤,朝廷这样的安排,是不是跟那传言有关,如果真的是这样,裴四奶奶的身份……可不一般啊,他必须小心翼翼行事,不能出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裴家人都准备停当,张院使就要进门,内侍立即道:“伤口如何,一会儿要仔细向皇上禀告。”

    张院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趁着张院使进了屋子,内侍接着向裴太夫人道:“太夫人放心,皇上已经吩咐下去,今天的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不但要查,还要仔细的查,这是皇上吩咐下来的,这是如今京城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静静地坐在御座之上,听着顾世衡禀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宁王派人装成伤兵刺杀顾琅华,不但如此他们还在京城里散布谣言,宁王三日内必破京城,朝廷的援军已经被宁王在半路劫杀。

    京城成为了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宁王党集结了上百人配合叛军攻城,东城本就满目苍夷,如今又陷入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皇帝咬着牙,额头上青筋浮动,顾世衡和赵廖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好个宁王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寿王的声音从殿外传来,“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啊。”

    寿王仍旧为裴杞堂求封。

    皇帝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,他会放下身段,求助于庆王后人,想到这里皇帝抬起头看向顾世衡,这些人知道整件事始末,却一直瞒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”皇帝目光阴鸷,“你的女婿是庆王之子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顾世衡眼睛中透出惊讶来:“皇上……您也相信外面的传言,这……怎么可能,都是那些叛党故意散布谣言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笑,还在他面前演戏,他恨不得一剑刺过去,让顾世衡血溅当场,可是他却不能,他的心口闷闷地疼痛,仿佛要将他整个人撕裂。

    “传裴思通。”皇帝的声音阴沉,如同天边即将爆开的滚滚惊雷。

    门被打开,裴思通快步走进大殿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裴思通规规矩矩行了礼,就站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皇帝站起身来,走下玉阶,来到裴思通面前。

    裴思通垂着眼睛,看到那明黄色的靴子不安地来回走动。心中豁然开朗,多少年积压的郁气渐渐地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身为一国之君,本应该掌控所有人的生死,可是此时此刻却只能隐忍。

    是的,想杀却不能杀。

    若是庆王知晓,定然会欣慰,庆王一脉终于有皇帝想杀却不能杀的人。

    裴思通聊起袍子跪下来:“皇上,微臣有罪,当年庆王被赵氏一族陷害,皇上被赵氏所蒙蔽,微臣不忍看到庆王一脉就此断绝,偷偷地收养了庆王外室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低下头露出雪白的脖颈,皇帝的眼睛猛地一跳,他恨不得伸出手立即掐在那脖子之上。

    皇帝的手紧紧地攥起来,胸口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他本来已经斩草除根,却没想到裴家有这样的胆子,窝藏朝廷钦犯。

    皇帝嗓子发紧:“你很好……竟然将皇室宗亲当成了你的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裴思通接着道:“微臣不敢,微臣将杞堂带回裴家之后,就发誓日后只会当杞堂是自己的子嗣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他再知道自己的身世,所以在微臣心中,没有什么皇室宗亲,只有微臣的第四子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的话说得如此的动情,让皇帝的眼睛也红起来,没想要齐堂认祖归宗,没有将齐堂当成皇室宗亲。

    裴思通当他是个傻子!

    裴家留下这祸根,就是要看着那祸根为庆王平反,恢复王爵,不,不光是王爵,还要坐在他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他应该杀,将这些人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顾世衡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裴大人这是赤胆忠心啊!”

    皇帝的手一阵颤抖,这两个人竟然在他面前一唱一和,顾世衡就如此光明正大地夸赞起裴思通来,完全不避嫌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他们知道,他这个一国之君,在此时此刻不能对他们下杀手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齐堂也不曾想过要认祖归宗,只是一心一意为朝廷办事,否则齐堂也不会单枪匹马去广南西路平叛。”

    “裴大人糊涂啊,”顾世衡道,“皇上若是得知庆王一脉尚有后人,心中不知要多欢喜,您……怎么能一直瞒着……”

    顾世衡说着顿了顿:“是先皇庇佑大齐,这才让皇上添了左膀右臂,这……真是大齐之幸,朝廷之幸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瞪圆了眼睛,他们怎么好意思说出口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出去了,所以现在才更新,对不住大家。

    月中了,求大家手中的粉红粉红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