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八十三章 等这个机会

第六百八十三章 等这个机会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快,抬起太子爷,快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队人马已经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有几百人,他们看起来……上千。”

    听到斥候兵的禀告,所有人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”马瑞道,“我们分头行事,你们去找荣国公,我带着太子的尸体想方设法离开,如果大家都平安,我们就在平阳聚齐。”

    思州知府望着马瑞:“那怎么行,你们要怎么脱身……”

    马瑞掷地有声:“若是没能将消息传递出去,让金国攻进大齐,将来我们都是大齐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思州知府的神情严峻起来:“马大人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行事,”马瑞说着道,“前面就有岔路,你们先藏起来,我们引着叛军向前走,记住不要走回头路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要将消息送到。”

    思州知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列位,”马瑞抱拳,“有缘再见了。”说着就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也跟你走,”舒王突然跟上前,“太子在哪里……我就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舒王已经疯癫,四周知府想要让人将舒王拉回来,却已经来不及了,马瑞等人已经引起了叛军的注意,叛军跟着一路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都藏好,”思州知府咬咬牙,“我们就按照马大人的安排,一定将消息送给荣国公,让荣国公将边疆的狼烟烧起来。”他不能让马瑞白白涉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跑,一追。

    胜在马瑞和舒王早早地熟悉了周围的地势,能够微微拉开与叛军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”舒王道,“将太子的尸体留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对,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送给宁王的人头,太子的人头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京中才能最快得知太子的死讯。

    马瑞点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下属。

    来追的叛军也是个人物,曾在金州领过禁军,与太子见过面,甚至还有些恩怨,他定然能够分辨太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几个人步伐缓下来,眼看着叛军就到了眼前,几个兵卒“迫不及待”地放下了太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接下来又是逃亡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叛军显然发现了尸体,立即让人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死了,死人。”下属大声禀告。

    领头的叛军跳下马,走到了尸体旁边,虽然死尸和活人有些区别,但是足以让他认出这个人的身份,太子,竟然是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生擒太子才是宁王想要的结果,但是一个死了的储君,也足以让人心中振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叛军笑起来,一脚踹向太子的身体,“死的好,这昏聩的储君一死,王爷大业已成。”

    叛军说完伸出手拉住了太子的头发,一刀抹向太子的脖子,狠狠地隔了几下,圆滚滚的头立即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子的头颅被挑在旗杆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瑞和舒王足足跑了一个时辰才敢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舒王爷真厉害,”马瑞钦佩地伸出拇指,“这一路多亏有了您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否则,”舒王咧嘴一笑,“就算我不来,你也会想方设法动手吧?”

    马瑞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舒王拍了拍马瑞的肩膀:“你是什么时候看准了裴杞堂?”

    马瑞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但是有些人,见过一次,就足以让人钦佩,更何况裴四奶奶在太原向他要军帐的情形,如今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也是我该做的,”马瑞道,“我也是太原知府,不能让太原百姓,再一次陷入金国之祸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璋站在舆图前皱起眉头深思,如果不是收到了琅华的消息,他可能已经带着骑兵杀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对裴杞堂来说的确是个好机会,可若是因此出了差错,他这辈子都要懊悔。不光是他,裴杞堂也定然已经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多等一天,京城就多一分危险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消息……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大声喊着,“思州知府来送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韩璋眼睛一亮立即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思州知府已经躺在了地上,几天的赶路让他用尽了所有的气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战报?”韩璋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思州知府咬着牙坐起来,看着韩璋那威武迫人的气势,思州知府精神一振:“国公爷,太子爷被叛军害了。”说到这里他眼睛一红。

    韩璋一脸惊诧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思州知府连连点头:“我们……亲眼所见,太子殿下真的被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一起来的将士都泣不成声,他们赶了这么远的路,就是来传递消息的。

    韩璋半晌才回过神:“你说太子……薨了?”

    思州知府将发生的事向韩璋说了一遍:“国公爷,太子爷死于金国和叛军之手,为了大齐……太子爷说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一片安静,韩璋仔细地听着。

    思州知府道:“太子爷说,封关、救驾。”

    封关、救驾。

    一个是对付金国,一个是对付宁王。

    如果说太子糊涂了一辈子,那么唯有这一次是英明的。

    但是韩璋知道,这恐怕并非太子的意思,如果太子能如此聪明,也就不会落得如今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我们该怎么办?”副将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如果是封关,他就要去真定、太原主持大局,那意味着他不能再去京城救驾。

    “韩家军多年驻守边疆,”韩璋道,“我们不能让边疆有半点的闪失,只有边疆无忧,朝廷才能安心地平息内乱。”

    “回边疆。”

    “回边疆。”

    “回边疆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将士们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”韩璋道,“三日之内,我们要让边疆的狼烟烧起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裴家的屋子里,裴大奶奶盘坐在蒲团上,不停地念着佛经。

    自从京城被围困,她就是这样,一天只吃一顿饭,从早念到晚。她闭门不出,直到等来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是裴杞堂赢还是父亲赢。

    是宁王赢还是皇帝赢。

    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,父亲是宁王的人,之所以会在广南闹出动静,就是为了将裴家和禁军引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,宁王才能如此快地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结束。

    同学们求月票,求留言,好不好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