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七十七章 转变

第六百七十七章 转变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觉得一口闷气压在心头。

    糟心事一件跟着一件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他将宁王和裴杞堂都杀了,也就不会有今日的顾虑。

    他现在哪里像是一个君主,就这样被他们处处掣肘。

    不但不能去查裴杞堂,甚至还要藏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憋屈。

    自从登基以来,他还没有尝到过这样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刘景臣方才的一番话,并不是随随便便的猜疑,太后将慈宁宫的事务交给顾氏,这就是个讯息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朕要将裴顾氏看管起来,京中的粮食和药材也不能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抿了抿嘴唇:“皇上这样做恐怕会打草惊蛇,宫中的事务裴顾氏插不得手,她能做的不过就是施药施米,让京城安定下来,对皇上有利无害。眼下正需要人手,不妨就利用他们。”

    利用他们,就要装作没有半点的疑心,对顾氏如此,对裴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从前是宁王装傻,现在竟然轮到了他。

    皇帝拿起桌上的茶碗立即掷了出去:“朕早晚要跟他们算算这笔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的城门紧紧地关起,一路急行的兵马终于到了城下。

    宁王骑在马上望着面前的京都。

    皇帝还真是命大,他还期望这太后能在这时候杀掉皇帝一手掌控大权呢。却没想到太后不但没有动手,反而一心帮衬。

    宁王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,他是个傻子的时候,太后疼爱他,那是因为太后知道他不会忤逆任何人,只能任由摆布。

    旁人都说,太后对他才是母子情意,其实恰恰相反,太后不过是用他来遮掩罢了,遮掩她那永远不会磨灭的野心。

    他谋反、起事到了如今的地步,若是太后有半点的慈母之心,都会杀掉皇帝,打开城门迎接他坐在那宝座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唯有握在手心里的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裴家也没有动作,”颜宗忽然道,“看来裴四奶奶比我们想的要聪明。”如果裴家趁机除掉皇帝,侍卫司和禁军就会失控,那些人并非太后的人马,太后无法控制局面。

    而他们正好挡在回援的禁军面前。

    是投靠宁王,还是投靠那身份不明,一无所有,甚至可能已经战死广南的裴杞堂,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,任谁都会立即想到答案。

    宁王望着那渐渐升起的太阳,只觉得心窝都被这阳光照亮了。

    王壇没能杀死皇帝,或许是皇帝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又或许命运安排他亲手弑君,那他就顺应天命。

    “攻城,”宁王一声令下,“先断护城河,再添沟渠,本王就不信进不去都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排床弩射出无数的踏蹶箭,仿佛整个城墙都跟着颤抖起来,即便是用夯土和青砖垒砌的城墙,仿佛也随时随地都会倒塌。

    双方的弩箭不停地射向对方,抛石车的巨石不停地滚落进来。

    整个京城被一片硝烟笼罩。

    除了中书省和兵部尚书天天进宫与皇上商议破敌之策之外,大部分官员窝在家中,不再去衙门当值。

    “守住城门。”一个副将大声地嘶喊着,士兵紧紧地扶住塞车。

    “咣”地一声,巨大的冲撞仿佛要将人五脏六腑都震出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波箭雨,站在最后面的士兵纷纷中箭。

    “换人。”副将嘶吼着,立即就有人填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的攻城,宁王的兵马仿佛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,没有任何的休息和停顿。

    副将已经开始感觉到了疲累,城内到处都是死去的士兵尸体,所有人在尸体堆里站立、挣扎。

    “将尸体挪开。”

    闵怀带着一队士兵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副将认识闵怀:“闵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衙门里没有事了,自然就做些力所能及的,毕竟我也守过城。”闵怀说着看过去,宁王车轮战让京中的将士伤亡不少,局势也变得愈发紧迫,他现在庆幸在这时候回京述职,否则他远在江浙定然会万分担忧。

    副将道: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,总要给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副将话音刚落,就听旁边的人道:“宁王这样是因为他们害怕,别看城下有不少的人马,这也就是全部的叛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军对战,自然要在对自己最有利的时候动手,宁王这时候孤注一掷,是因为他害怕荣国公和定远侯带禁军前来救驾,到时候局面会更加棘手,所以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有利。”

    那人边说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指挥人继续搬尸体。

    阳光落在那人的脸上,闵怀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副将笑道:“听你这样一说,也是有几分的道理,不过你一个小兵懂得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笑不语,接着做手里的事,半晌走到闵怀跟前行礼:“伯父。”

    若是往常闵怀定然会挥挥手训斥陆瑛一通,别叫他什么伯父,闵家和陆家没有半点的交情。

    可是大敌当前,那些私人恩怨就不值一提,闵怀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他知道陆瑛已经做了秘书郎,又颇得刘景臣的喜欢,按理说现在应该在宫中记公文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从宫中出来,看到这样的情形,干脆换了伤兵的甲胄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京中那么多的官员都闭门不出,也难得陆瑛会有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闵怀刚想到这里,小厮打扮的人到了陆瑛身边:“三爷,老太太让您回去呢,家里的情况不好,您总要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陆瑛头也不抬,“你回去跟老太太说,不止是陆家,京里到处都乱成一团。”

    陆家小厮没了办法只能恹恹地道:“老太太也是关心三爷,怕三爷在外面出了事。”

    陆瑛仍旧不为所动:“我想回去的时候,自然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来一队人跟我到西门去。”骑着马的千户奔过来呼喊。

    陆瑛见状立即向闵怀行礼,随着那千户向西门走去。

    闵怀望着陆瑛的背影,微微皱起眉头,一个人真的会变好?即便陆家全家都是小人,这陆瑛也能做一个君子?

    他一直不相信,可是现在他却觉得陆瑛和从前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世道到底是人心险恶,他不会因为一件事就下任何的定论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陆瑛,已经停下了脚步,看向收治伤兵的卫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更新完毕

    大家早点睡吧,明天见。

    求留言和月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