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七十三章 灾难

第六百七十三章 灾难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正元听着外面喊叫的声音,应该是死了不少的家人,他的汗毛都竖立起来,只希望那些家人不要供出他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徐家庇护他们那么久,也到了该他们报恩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砸了,拿不走的都砸了,他们不是想要钱,老子就不给他留。”

    山匪的声音传来,外面顿时传来一阵碎瓷声响,几个人边砸边笑。

    徐正元喘息不得,家里摆的那些东西都是祖上就传下来的,价值多少他再清楚不过,没想到就这样断送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就不换那些珍珠,他真是被猪油蒙了心。他立即想起二太太,当时他要这样做的时候,妻子竟然不劝说,到底是头发长见识短,看到利益就什么都不顾了,现在可好换来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徐正元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生哥拉了拉徐正元的手,“我害怕,他们会不会闯进来,母亲和妹妹也不知怎么样了……我……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徐正元吓得魂飞魄散,凶狠地看着儿子:“不许说话。”若是被山匪听到,他们都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生哥闭上了嘴,仿佛都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“烧了……都烧了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又有声音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屋子一个不落地都给我点了,哈哈,这些人平日里作威作福,让朝廷四处围剿我们,现在也让他们尝尝爷们儿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儿。

    山匪烧屋子了,烟不停地从缝隙里窜进来,徐正元额头上顿时冒出了细汗,三魂七魄顿时跑了一半。

    他要死在这了,不被山匪杀了也会被烧死,这处石屋就是他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生哥开始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开始变得灼热,仿佛他的须发也要跟着燃烧,浑身的汗毛都变得卷曲,整个人就要化在这里,这还不要紧,那浓烟呛得他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要出去,他要出去。

    顾不得许多,徐正元推开了门,目光所及之处是从不远处飘来的浓烟,再逗留片刻,他都会晕厥在这里。

    徐正元伸出手捞起了生哥,慌忙不迭地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呦,有人出来了。”山匪握着火把正准备离开,突然看到了徐正元。

    “是位老爷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见到那凶神恶煞的山匪,腿顿时一软,想要向前跑,却没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是个孬种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正想要说话求饶命,忽然觉得天旋地转“咚”地一声整个人撞在了旁边的台阶上,热热的鲜血顺着他的头顶淌下来。

    山匪提着生哥,生哥吓得哇哇大叫:“父亲,父亲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徐正元只看到山匪手一挥,小小的生哥顿时滚入了一片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徐正元尝到了死亡来临的滋味儿,这些土匪真的是杀人不眨眼,就算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,徐正元挣扎着想要逃走,奋力地向前爬去。

    “还要走。”

    山匪如同在捉弄一个玩偶,扬起了手中的钢刀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……我都……”

    山匪挥手,他的腿立即被扎了一刀,滚热的血液湿透了整条裤子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哪里去了?怎么就你一个?告诉我,我就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找谁?找徐松元,找顾琅华,他们不在这里,我知道他们去了顾家,你们饶了我……”徐正元缩起腿,哭起来,“徐士元是我的弟弟,他是宁王身边的人……你们放了我……将来我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里那么多屁话。”

    山匪一脚踢过来踹在徐正元的脸上,徐正元只觉得那脚尖仿佛陷入了他的眼眶之中,他的右眼如同大蚌里的珍珠,“噗嗤”一下就被挤了出来,热乎乎血粼粼地落在了他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徐正元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,却只能依稀看到人影憧憧,紧接着他脖子一凉,他的头被人揪起来,他能感觉到利刃割开了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徐正元拼命地想要挣扎,却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力气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二太太望着火光,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塑雕像。

    没了,所有一切都没了。

    她的家,老爷,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徐老夫人看向徐二太太,“为什么这些人就来了我们家中?”

    这么多达官显贵,为什么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道:“你们有没有将匣子送出去?”

    “是老爷,”徐二太太道,“是老爷换了珍珠,老爷被人骗了几千两银子,一直耿耿于怀,他一直都在找机会……将那些廉珠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找到了机会,却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愣在那里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徐二太太木然地转过脸:“娘,您不应该将这个家交给老爷,大哥大嫂在的话,我们徐家不会是这般模样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扬起手打在了徐二太太脸上。

    徐二太太却没有半点的反应,她感觉不到疼痛,眼前所有的一切已经让人没有了痛觉,她想要冲出去找她的生哥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敢。

    等待是这样的煎熬。

    等到那喊叫声远了,徐家的老家人开始小心翼翼地走出去查看情形。

    半晌,老管事上前禀告:“大约是朝廷的官兵过来了,那些山匪就往西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忙伸出手:“快……快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管事低声道:“要不要让人去找找大老爷,家里出了这种事……多个人多个帮衬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脸上满是怨恨的神情:“若他有这份孝心,就应该带着杭氏回来,他这样对我这个母亲,还要让我去求他不成,只要正元没事……”她现在只求着正元没事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顾不得再多说话,带着人向徐家宅院走去。

    徐家门口已经是一片狼藉,浓烟围绕下已经看不出院子本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悲从心来,京城虽然不是祖宅,但是祖宅里好多物件都带了过来,这还是其次,院子都是这样的情形,人八成也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正心急如焚,只听不远处的管事惊呼一声:“这……老二爷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推开身边的下人,疾步向前走去,抬起眼睛,看到不远处的月亮门前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,准确的说是一个赤条条的人被挂在那里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鲜血淋漓,脸上一片血肉模糊,紧紧地闭着眼睛,通过那扭曲的五官依稀能辨出徐正元的模样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挂着,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脑子仿佛要被炸裂开来,差点晕厥在地:“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”快将正元放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空张嘴,却说不出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章,一会儿发上来。

    继续求留言,求月票君光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