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六十七章 营救

第六百六十七章 营救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松元靠在角落里,紧紧地盯着靠近的人群。

    周围瞬间安静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是宁王的人,眨眼之间就会将他们全都清理掉,如果是来帮忙的……

    徐松元期望是裴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顾家吗?”

    有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松元的心顿时沉下去,裴家不会不知道顾家在哪里,不常来顾家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疑问,他看向云常:“你先走,看看她们是不是已经脱身了,我……过去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走不动了,更加没法护卫顾老太太和杭氏,让云常走开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云常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快走,”徐松元道,“反正都要死,就是早死晚死而已。”在这里是死,被追上也是个死,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冷地道:“大人命我们速战速决,不要再拖延时间,快……”顾家人已经难以支撑,他们只要再攻一波,顾家的防卫就会被击溃。

    黑衣人再一次亮起兵器。

    徐松元一把推开云常:“国公爷将你留下来,就是要你照应顾家,你怎么反而意气用事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人这是将自己豁出去了,云常咬了咬牙,不再说别的话,躬身行了礼慢慢退下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再次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凌厉的力道扑面而来,徐松元提起剑来阻挡。

    “咣”地一声,虎口再一次被震裂,温热的鲜血迸溅,剧烈的疼痛让徐松元忍不住颤抖,紧接着他感觉到腋下一凉,闷闷的疼痛立即传来,他知道必然已经中了一剑。

    可是他顾不得这些,对他来说,哪怕多站在这里一瞬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冷笑声传来,森然的刀锋再一次向他逼近,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握住了刀尖,巨大的力量,将徐松元整个人抵在了墙上,徐松元喉头一甜,鲜血从嘴里涌出,紧接着他感觉到了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“人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火把终于照亮了周围一切,也将徐松元的脸照了个清楚,徐松元那本来温雅的脸上满是迸溅的鲜血,身上不知多少处挂了彩,鲜血顺着道袍淌在地上,看起来十分的可怖。

    黑衣人顺着火把看过去,只见来的人穿着普通百姓的衣衫,为首的缺了一条臂膀,跟在他后面的几个人手上都提着染血的利器。

    黑衣人皱起眉头,这些人从何而来,要做些什么,他刚要开口询问,拿着火把的人忽然张开嘴,喷出一片水雾,他握着的火把“忽”地一下猛烈地燃烧,发出了灼目的亮光。

    黑衣人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,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一阵破空声响传来,十几支箭已经到了眼前,黑衣人想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,只能眼看着箭尖没入了身体,三四个人被击中要害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为首的黑衣人顿时被激怒了,他放开徐松元,挥舞着手中的利器向拿着火把的人砍过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黑衣人也揉身上前。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那些人大声喊着,向后退了两步,紧接着火把晃动,几个人前后换了位置,静静地等待这黑衣人靠近。

    眼见着黑衣人的刀到了眼前,一柄长枪如灵蛇般刺出,冲在前面的黑衣人立即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这是军阵。

    黑衣人不禁惊诧,难道是朝廷的兵马到了?可是这些人为何没有穿戎服。

    “顾家人快走吧,”拿着火把的人喊道,“这里有我们在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趁着黑衣人慌乱之际,快速转移位置,代替顾家下人堵住了内院入口。

    那些人行动并不快,有些人甚至走路一瘸一拐,可是他们行动十分有章法。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人心中一动,顿时明白过来:“你们是伤兵。”这些人一定是在养济院的伤兵,只有伤兵才懂得阵法,才会是这种模样。

    伤兵啐了一口:“算你们有见识,老子打仗的时候,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呢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三衙的人吗?这辈子都被出过京城吧,别看一个个得意洋洋,上了战场一准要尿裤子。”

    伤兵们大声地笑着,黑衣人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纷纷挥刀向伤兵砍过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伤兵吩咐顾家人:“快带人离开这里,快走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,”徐松元不禁道,“你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伤兵道:“这里我们能应付的了,你们先离开,记住不要去东门,要去南城,不要问原因,是……萧邑告诉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知道萧邑。

    可是萧邑跟着琅华去了广南,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京中,难道他们已经回来了?

    那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松元不禁舒了口气,这样一松懈,却觉得腿脚发软,摇摇晃晃就要倒下去,好在被顾家下人搀扶住了胳膊:“徐老爷,我们先去后面给您看看伤吧!”

    徐松元没有拒绝,一个连站都站不稳的人,留下反而是拖累。

    顾家下人带着徐松元向后院退去。

    路上的颠簸,让徐松元感觉到身上的伤口更加疼痛,他不禁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徐松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见到了满脸慌乱的杭氏。

    杭氏眼泪不停地淌下来:“老爷,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想要安慰杭氏,却记得那些伤兵的话:“事不宜迟……我们……快……快去南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,您都哪里受了伤?”杭氏一面询问一面在徐松元身上找着伤口。

    徐松元只觉得浑身无处不疼,手脚仿佛被冰水浸过一般,麻木又冰冷:“没事……我没事……快些走,不要耽搁时间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被抬上马车,伤兵用布条简单地将徐松元腋下的伤口缠住:“外面到处一片混乱,你们还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杭氏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千万不能睡,”顾老太太关切地用帕子擦了擦徐松元脸上的血迹,“琅华说不得就要回来了,她一定会治好你身上的伤,这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了父亲、母亲,你们可都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听得心中一暖,是啊,他还要等琅华和恺之回来,一家团聚。

    他一定得等到那一天。

    马车开始向前走去,刚刚出了胡同,就听有人道:“是不是顾老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是裴思通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松元强撑着精神看过去,帘子掀开,裴思通的脸探了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养了一天好多了。今天晚上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大家投点月票给教主吧,还有几十票就能前进一名。

    让我们前进前进前进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