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大难临头

第六百六十二章 大难临头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没昏聩到自绝后路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太后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皇帝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太后盛装打扮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一扫这些日子颓废的神情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情形,皇帝心中警钟大作,难道是太后指使了王壇。

    皇帝下意识地四处去找利器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”太后道,“哀家若是想要害你,就不会跟你来到行宫,此时此刻也不会毫无准备地站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王壇背后的人,定然是宁王,”太后说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“宁王死的蹊跷,尸体也被烧的难以分辨,你就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?一切没有查明之前,竟然敢来到行宫住,若不是带了足够了人手,只怕王壇的剑已经架在了你的脖子上。”

    是宁王。

    皇帝仿佛明白过来。他不是没有疑心宁王的死,是萧修容梦中见到了宁王的死状,他这才认定宁王就是被烧死了。

    至于来到行宫,也是因为……萧修容。

    太后着看向内室里:“你的萧修容哪里去了?将她找来审一审也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才察觉,那个本该在大殿里休息的萧修容,现在却没有了踪迹,一种奇怪的情绪立即涌上皇帝的心头。

    有些酸涩,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萧修容,不可能,她不会背叛他,当年她只是一个舞姬,要不是他吩咐御医仔细照顾,萧修容早已经死了,萧修容是他觉得唯一一个对他没有私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哀家早就说过,不是番人不可信,而是你根本分辨不出真假,”太后微微一笑,“若是那个萧修容跟你要些赏赐,她图的不过就是那些罢了,偏偏她什么也不要……真正对你上心的女人不会一无所求,做了皇帝那么多年,连这点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脸涨得通红,若是往常,他定然要与太后争辩,再不就是拂袖而去,如今却是这样的关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太后娘娘,”常安康跪下来,“两位快想着法子出去吧,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来不及,”太后淡淡地道,“王壇虽然厉害,一时半刻也不能杀死侍卫司所有人,你还有两个忠心耿耿的指挥使在。”

    皇帝自从登记之日起,就防着有人谋反,这些年没有做别的,就是将京城和皇宫内外布置的如同铁桶。

    宁王收买一个王壇已经是费尽心机,想要拿下京城,还需要动用京外的兵马。

    她早就听说皇帝在皇宫和行宫修了密道,那些人平日里神神鬼鬼的折腾,如今也该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皇帝道,“走后面的密道。”说着看向常安康。

    常安康立即捧出一只匣子。

    “去吧,该是他们效命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壇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棘手,侍卫司有多少好手,他心里再清楚不过,却没想到真的打起来的时候,那些平日在衙门里浑浑噩噩的人,一下子精神抖擞,全都换了模样。

    皇帝在位这么多年,还是培养了不少的亲信。

    损失了大量的人手,最终才靠近了皇帝的寝殿,王壇匆匆忙忙地踏进去,意料之中的是皇帝没有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有密道,”属下来禀告,“赵指挥使没有带人进来,定然是在外面接应。”

    密道通往哪里谁也不知道,在行宫四处寻找,也要找上很久。

    王壇道:“他们定然要进京,我们沿路搜捕,抓到了皇帝,宁王的大事就成了一半,将来你们都是功臣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刚下过雨,空气中有一股的凉意。

    杭氏将斗篷送进了徐松元的书房:“老爷早些歇着吧,这样熬也不是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徐松元将多少年不看的书籍都翻了出来,虽然暂时“养病”在家,却比在衙门里还要忙碌,每天钻在书房里不肯出来,吃饭、睡觉都要她再三去说,他才肯暂时放下那些书。

    杭氏弯腰看过去:“老爷到底看出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眉头紧紧地蹙起:“我在看太祖和先皇时留下的那些关于广南的文书,”说着顿了顿,“广南的那些土司绝非善类,关键时刻能否出兵帮忙,谁也说不准,裴杞堂整兵和周焱开战,军粮从哪里来?若是没有当地人支持,怕是支撑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恺之也不知道会不会惹祸。”

    杭氏心里一紧:“老爷就不能说点好的,”说到这里杭氏脸上一红,“我倒是有件事要告诉老爷,老爷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徐松元抬起头:“什么事?快说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杭氏嘴角翘起,就要说话,外面却传来一阵嘈杂声。

    一下子打破了整个徐家的平静。

    徐松元站起身来,杭氏也转身吩咐下人:“快出去看看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下人刚刚出门,徐正元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:“大哥,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虽然一身的酒气,整个人却异常的清醒,一双眼睛大大地睁着,仿佛刚从阎王殿里爬出来似的,他喘口气接着道:“官兵打起来了,连城门口都堵住了,已经死了不少人,你说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杭氏愣在那里,徐松元忽然想起惠王谋反的时候,京城四处抓人,那些跟随惠王的人,也想要在京中杀出一条路,将惠王救出去,跟京中的禁军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种事,谁敢去对付禁军。

    “谋反,”徐松元道,“该不会是有人谋反了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徐正元只觉得脑袋“嗡”地一声:“谁谋反?惠王、庆王、宁王都死了,谁还能谋反?”

    “我去衙门里打听打听,”徐松元看向杭氏,“你们将所有家人都聚在一起,守住家里的两道门,不要让任何人进来,我问出消息立即就让人送信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说完向外走去,杭氏茫然地站在原地,眼看着徐松元走过了月亮门,她心中忽然满是恐惧,很想去将徐松元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嫂,”徐正元却喊了一声,“您别愣着了,大哥方才的话您听明白没有?快去安排管事看门,我……我还得去告诉母亲,免得母亲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杭氏这才缓过神来,她长长地吸一口气,看向下人:“让人守住前门、后门,所有的管事来我屋里,我有事要交代。”

    杭氏忙着布置家里,徐正元一路小跑回了屋子,徐二太太正守在门口,见到徐正元仓皇的模样,就要开口询问,徐正元已经急着开口:“快,将贵重的东西都收拾起来,一会儿若是出了事,我们就要逃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更新了。

    还有两天了,求月票,就靠大家手里的票才能渡过难关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