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四十九章 感人

第六百四十九章 感人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看向徐正元:“你想要闹分家?”她早就想过只要她活着一日,就永远不能分家。

    这个家要由她来掌控。

    徐正元恐怕徐老夫人生气:“不是,儿子没这么想,儿子就是有些害怕。前些日子徐士元的事差点将儿子也搭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想一想,顾家、裴家这些年都在折腾些什么,哪有一个安分守己的,儿子昨晚还梦见,裴杞堂就是庆王之子,我们家也被牵连下了大牢,真的闹到这个地步,恐怕连刘相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想起了刘相的话,让她早些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刘相不会骗她,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刘相,徐家早就败了。老大被庆王牵连获罪的时候,刘相就跟她说过,除了谋反之罪他可以为徐家挡过去。

    徐家是不能再卷入这种事之中了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站起身来,不禁步履蹒跚,她的两个儿子,老二虽然听话,却只有老大会读书,这些年她在老大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的心血,才将他到如今的地位,如果分家……就等于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老二这辈子不可能入仕,徐家就不再是官宦之家,老二的几个孩子年纪还小,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低下头,桌子上的花斛照着她老态龙钟的脸,她要怎么向族里,亲友交代,那些人从来都是逢高踩低,这样一来还会有谁敬着她,不到逼不得已,她不能分家,不过也要有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一旦广南传出消息,她就要当机立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第一次在裴家见到杭氏。

    杭氏正式递了帖子,给裴太夫人请了安,又和裴夫人说了一会儿话,这才来到她房里。

    杭氏道:“我也是听到外面风言风语,说广南那边出了事……看到裴家这样,我也算是心安了。”如果裴杞堂有危险,裴家长辈早就心急如焚了。

    琅华有些话不想瞒着杭氏:“外面那些话是真的,不过您放心杞堂会照顾恺之他们,杞堂动身去广南之前我们都说好了,若是那边战事吃紧,就先将恺之他们三个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有冯师叔在,恺之应该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你呢,”杭氏道,“一定要去广南吗?现在天气越来越热,我打听过,往常这个时候,广南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有瘴气了。”

    杭氏手里的帕子被握得有些发皱,脸上虽然用了许多粉遮盖,却还能看出憔悴的面容,这些日子恺之不在家中,杭氏一定很着急。

    其实琅华也没想到徐恺之会下定决心去广南历练,但是她相信裴杞堂的判断,徐恺之和顾炳之他们只有经过事,将来才会更加出色。

    儿行千里母担忧,琅华不自觉地就想到这样的话,这就是杭氏此时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奶奶,”阿琼进门禀告,“蒋家来人了正在外面的堂屋里坐着,说什么也要见您一面,太夫人和夫人让人来请您。”

    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杭氏一下子紧张起来,跟着琅华出了门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“您跟我一起过去吧。”琅华看向杭氏,免得杭氏在这里空着急,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要见到杭氏,心里一块柔软的地方就被触动,情不自禁地想要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看着杭氏焦心,她也不好受,总想要拉着杭氏的手好好说一阵子话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长大的她,仿佛又矮了一截似的,变成了小姑娘。

    可能这就是做一个女儿的天性。

    她已经两世没有母亲了啊。

    琅华拉起了杭氏的手,杭氏的手有些颤抖,手指将她拢住,却又不敢握得太紧,克制着激动的神情,仿佛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就这样静谧地走了一会儿,琅华却觉得心里很舒坦,仿佛心中一块空缺被填满了。

    刚刚进了堂屋,坐在椅子上的蒋老太太立即站起身,蒋太太顾不得上前搀扶,婆媳两个都走到琅华面前。

    “裴四奶奶,”蒋老太太眼圈通红,见到琅华就拜了下去,“求求您这次帮一帮我们蒋家。”

    琅华急忙伸出手来,将蒋老太太搀扶而起:“老太太是长辈怎么好拜我,有什么事您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蒋老太太用帕子擦了擦眼角,整个人如同风中的落叶,不停地颤抖,嘴唇哆嗦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蒋太太见状上前道:“我们老太太想请四奶奶去看一看,金人送来的遗骨到底是不是我们家老太爷,如果是……我们就想让老太爷叶落归根。”

    蒋老太太又紧紧地握住了琅华的手,不过是一瞬间,脸上的皱纹仿佛更加深刻,那双混沌的眼睛里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裴夫人上前帮着琅华将蒋老太太扶到一旁坐下,抬起眼睛看向琅华时一脸的担忧:“琅华可曾见过蒋老将军?”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:“没有,我在太原修葺卫所时,蒋老将军已经跟着太子爷去了真定。”

    蒋老太太脸上露出些许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裴夫人叹了口气,琅华没有见过蒋老将军,要怎么帮忙辨认,就算是有过几面之缘,过了这么多年,尸体皮肉早已经腐烂,就连蒋家人自己都做不到的事,琅华还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。

    蒋太太一脸歉意地看着琅华:“我们本不该来麻烦四奶奶,只是……那金人说,四奶奶能够辨认得出,我们才会前来询问。”

    死马权当活马医,她们也就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如今算是破裂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的事,那金人不过就是在哄骗她们罢了。

    琅华没想到金国人会说出这样的话:“您说的金人在哪里?他是金国的使臣?”

    金国的使臣为什么认识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蒋太太道,“那个人是金国的郎中,说是在大战的时候为伤兵包扎伤口,我们老太爷受了伤,就是他动手医治的,只可惜老太爷伤势太重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蒋太太说不下去,其实他们早就听说了,老太爷死得很惨,最后被人看到的时候,身上已经满是鲜血,所以虽然没有尸身,他们都知道老太爷已经阵亡了。

    这次金国使臣来到大齐,说要送还老太爷的尸身,老爷听了愤怒不已,他们根本不相信金人会有这般善举,根本就是随便找了个尸体来侮辱蒋家,老爷冲动之下出城,就是为了教训那些金国使臣,却没想到遇到了那个郎中,而那个郎中又认识裴四奶奶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完毕。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别忘记留言和投票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