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四十四章 保护

第六百四十四章 保护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在屋子里准备裴杞堂带去广南的衣物,足足两个箱笼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需要带这么多?”琅华转头问寒烟。

    寒烟笑起来:“反正有人跟着,不要说两个箱笼就是四个也带得。”

    琅华想了想还是整理了两个小包袱,这样让裴钱随身拿着更方便,东西带的越多,对他来说越是累赘。其实她应该跟着裴杞堂一起走,但是眼下玉双还没有离开大齐,京里也有一堆琐碎事,她也不放心两个家里的老老少少。

    广南的事却不等人,再过几个月天气热起来,瘴疫就会蔓延,最好能够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在夫人门口跪着呢,听说周家人进了门只是跟大奶奶说了几句话,连太夫人那里都没有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周家人的态度,不管怎么样从此之后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周家不愧武将出身,做事十分干净利落,这样丢手走了,不管裴大奶奶怎么做,麻烦的都是裴家人。

    阿琼端了茶上来道:“连太夫人都惊动了,大奶奶房里的下人都在嚼舌。”

    萧妈妈轻轻摇了摇头,示意阿琼不要再说。

    琅华抬起头来:“是不是在说我,刚刚进门就闹得周、裴两家失和。”她想一想也就是这样的话。如果不怪在她头上,难道要找裴家长辈理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夫人门前,裴大奶奶哭得嘴唇苍白,额头上满是沁出的冷汗。

    被寒风一吹,裴大奶奶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大嫂不用将这件事推在琅华身上,去广南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裴大奶奶惊讶地转身,裴杞堂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脸上都是恨意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挑起眉毛,神情十分的冷淡:“大嫂有没有劝说过周家,不要太贪心,好好做一个守将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广南年年闹钱荒,马彦一本告上了朝堂,方才在衙门里,还有人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镇库钱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张开嘴,镇库钱就是将铜钱都扣下来,不在市面上流通,她听说过只言片语,但是从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裴夫人听到声音也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儿子站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裴杞堂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,脸上带着几分让人敬畏的威严,赶来的大爷显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对比之下,高低立现。

    裴夫人有些理解为什么老爷那么喜欢裴杞堂,也愿意将所有的一切都压在裴杞堂身上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道:“那一定是谣传……我们周家在广南那么多年,并非贪心,那些武将本就是愿意与周家交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与我没有关系,”裴杞堂神情冷淡,“跟裴家也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所以该怎么解释是周家的事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慌乱地看着裴大爷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我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接着道:“琅华脾气好,但是我这个人向来不好说话,家里传出什么话,我都会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整个人如同脱力一般坐在了地上,裴杞堂是要去广南的,得罪了他,万一他在广南抓住了周家的把柄,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裴杞堂转身离开,径直回到了琅华房里。

    萧妈妈和阿琼、阿莫见状立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琅华刚要上前询问,却被裴杞堂立即搂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低声道,“东西都帮我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:“你去夫人那里了?何必去说,反正……”他不应该是注意这些内宅细节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你受委屈,不想那些下人非议你,”裴杞堂在琅华耳边轻声道,“这恰好是我能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的怀抱很暖和,温热的气息将她整个人笼罩,让她觉得说不出的安全、踏实。

    “杞堂,”琅华将手放在了裴杞堂的手背上,她的心慌跳个不停,脸上染了一层薄媚,“你去广南要小心,我想早点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低下头,一吻落在了琅华脸颊上:“我其实已经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觉得好笑,裴杞堂可不应该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裴杞堂伸出手去摆弄琅华的腰上的衣带,自从上次梦中被他将衣服解开之后,他那双手就愈发不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再见面,你是不是就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呢喃传来,琅华只觉得心湖如同被重重地撞了一下,顿时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她其实真的不记得,前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月事。

    “从前老太太说的时候,我还不以为然,却没想到……原来这么难,怪不得让我再三保证。”

    琅华在裴杞堂怀里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中。

    宁王抬起眼睛费力地看着头顶上的太阳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这么久,应该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王爷,”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来,让人看不清脸的宫人站在那里,“你再等一等,这一次定然会让您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裴杞堂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已经走了,昨日就动身去了广南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周家没有忘记和本王的约定。”

    宁王动了动嘴唇,这一次他不止要出去,他还要坐上那个位置,裴杞堂想要广南,却没想过广南有一份大礼等在那里,最重要的是,等裴杞堂回过神,天下早已经变了样子。

    “希望周家能再拖一拖。”将裴杞堂拖在那里不能脱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南。

    城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守门的官兵站在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无论谁上前说什么,一律不肯放行。

    冯师叔觉得已经不能再拖下去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福安公主就要离开大齐了,这些西夏的商贾也救跟着散开,没有这些西夏人,场面就不够热闹,也不够好看了。

    冯师叔正想着,三条尾巴立即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炳之上前道:“师父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冯师叔翻了个白眼:“别乱叫,谁是你们师父,我没有这样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来到广南,就算将这几个蠢蛋甩掉了,谁知道他们会出现在船舱了,见到他之后就像见到亲人一般,立即挂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呸,不要脸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比他还不要脸的人,而且一来就是三个。

    对,不要脸。

    冯师叔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“去骂他们,”冯师叔指着守城的官兵,“骂到他们开门为止。”

    徐恺之愣在那里,这能行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人问三娘的事。

    是个新角色,但是之前有所铺垫,因为是第一世比较重要的一个情节。

    求留言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