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三十九章 情浓

第六百三十九章 情浓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只觉得脑海里一片朦胧,恍若在梦中,宫殿里灯火通明,裴杞堂终于回来,虽然脱掉了身上的甲胄,身上却仿佛还有一股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淌,裴杞堂已经不再是那个温雅、青涩的少年,但是手里的权柄却让他显得更加的高贵。

    他凝视她的时候,却是不变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琅华伸出了手臂:“你总算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身上夹着一丝的凉意,然而她却觉得温暖,因为不管在那里,他都是她最大的依靠。

    裴杞堂收紧了手臂抱着她,熟悉的怀抱,让琅华忍不住轻叹。

    他倾身过来,那淡淡薄荷香气将她包围,多日的分别,让久违的缠绵变得更加激烈,她在他的怀抱中舒展,双手搂住他的脖颈,寻找着让她熟悉的位置。

    琅华觉得有些狼狈,话还没来得及说一句,却已经是这般的模样,她微微挣扎,他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,趁着她侧头间,顺势低下头来吻上了她的唇,他的舌尖微挑侵入她的口中,一股颤栗的感觉顿时传遍她的全身,呼吸也变得急促,不知不觉中已经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他开始熟练地寻找她的衣带,衣衫被褪下一半,雪白的肌肤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,他的目光也变得更加深邃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轻轻地喊着,气息滚烫地吹在她的脸上,然后贴着她的脸庞一路吻下来,到了她的脖颈、肩膀、胸口。

    琅华喘息出声,手指也顺着裴杞堂的衣襟伸了进去,手掌贴上了他的赤裸的胸膛。这样的动作仿佛在他们身上燃起了一把火苗,滚烫的温度仿佛已经将她整个人融化。

    他终于忍耐不住,欺身而入,整个人沉在她的两腿之间。她的手指不禁收拢,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迷蒙中她睁开眼睛,望着他那比往日略微深沉的目光,其中饱含了浓浓的情欲,他的脸颊微红也是动情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低声道,“从来都是我追着你,你什么时候也想要我。”

    低哑的声音,昭示着他此时的难耐。

    她没有他这样厚的脸皮,可是看到他身上那几道略深的伤疤,不禁觉得心疼,柔软的身子迎向了他。

    久违的感觉却迟迟没有袭来。

    琅华正觉得奇怪,耳边传来清晰的喊叫声。

    “琅华。”

    呼喊声让眼前的景象消失,琅华半晌才睁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裴杞堂漆黑的眼眸,琅华也豁然清醒过来,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天还亮着,这也不是他们的卧房,只是书房的内室。

    方才她和柳子谕在理账目,然后糊里糊涂地睡着了,裴杞堂将她抱过来小憩,她竟然就……

    那旖旎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脸上一片绯红,想要将裴杞堂推得远一些,才发现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裴杞堂的衣襟里。

    她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做了什么事?

    琅华有种想哭的冲动,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,也是一团凌乱,大红色的肚兜已经露出来。

    梦是真的,方才那情动时分的感觉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人也没有变,变的只是时间和地方……

    琅华忽然意识到,那也许并不是梦,而是一段回忆。

    属于他们某一世的回忆。

    她回忆起什么不好,为什么非要是这样一段,在他们没有成亲之前,她仿佛也梦到过相似的情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觉得羞怯难当,裴杞堂会叫醒她,一定是被她方才的举动吓着了。

    裴杞堂看着琅华眼角重新染上了一抹娇媚,忍不住低下头吻在她的额头上,低声道:“我只是……有些受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该不是以为她因为他停下来……所以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这件事可要澄清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琅华忙道,“我方才……做了个梦,所以若是做了什么,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目光一深,整个人仿佛也变得有些僵硬,再也不是平日里那神采飞扬的模样:“你是说,你方才对我那般好,是因为做了个梦?”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裴杞堂垂下了眼睛,整个人有些失落,再抬起头时,目光已经重新变得清澈,仿佛被大雨冲刷过一样,嘴角上扬努力浮起一丝笑容,又一次亲吻了她的额头:“我知道了,是我不好,方才你睡着了……我一时忍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些不太清楚,那是因为这样的情景,实在让她没法好好的去思量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到这里,不讲明白总会被裴杞堂误解,万一裴杞堂以为方才她梦见的是别人……那岂不是要白白神伤。

    “我梦见了我们两个,”琅华抿了抿嘴唇,“虽然从许氏嘴里能猜出来,我们两个大约在许氏重生之前的那一世,也是……夫妻……但是毕竟一直没有确定,可方才……我梦见了我们那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裴杞堂的声音格外低哑,惊讶地抬起头,眼睛里映着她的影子,“你说的是我们?”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:“是我们……姑且叫它第一世,我梦见的就是我们的……那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听着琅华再次清晰地重复,裴杞堂只觉得胸口又酸又涨,他们曾是夫妻,方才琅华搂抱着他,情动时低哼出声都是因为他,想到这里,他的心仿佛一下子炸裂开来,他俯下身再一次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开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裴杞堂低声道。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:“还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足够了,”裴杞堂细长的眼睛微眯,笑容绽放在嘴角,“老天待我不薄,琅华,我相信,生生世世,我只爱你。”

    琅华伸出手来紧紧地抱住裴杞堂,想到她曾拒绝过他许多次,不禁觉得心酸,她到底是被前世扰乱过心绪,不过好在如今他们又两情相悦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风吹过幔帐,琅华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栗子花香气,她的脸忽地红涨起来,他该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琅华忙将手收回来:“我想起来,我跟如谨说好了,今天下午要去她房里看布料……一会儿如谨说不得会让人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撑起身子微笑着看琅华:“窘的应该是我,你慌乱什么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他却已经是一副清雅闲逸的模样,仿佛方才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到底是脸皮厚的人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我让人将书房布置一下,以后我们常过来小憩吧!”

    亏他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琅华抿住了嘴,决定不再去理会裴杞堂,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琅华转过身,脸上却浮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想写感性戏,又怕影响情节进度。

    想写情节,又觉得感情也要有。

    每天天人交战ING。

    这章满意吗?满意留言呗。